读书网 > 大暠江湖录 > 第一百四十二章 赈灾粮款(中)

第一百四十二章 赈灾粮款(中)

  那运粮官对着季长醉,打起自己的耳光来,一面打,一面道:“小的该死,小的该死!请相国大人恕罪!”

  季长醉看着他,冷笑着道:“你不是我的人,我恕不了你的罪,你滚回去问问阳昌邑,问问葛实真,看他们两个肯不肯恕你的罪吧!”

  “是!小的这就滚回去,这就滚回去!”

  那运粮官说着,真的就在地上打起滚来了,他双手抱头,两腿蜷曲,在地上笨拙地滚动着,身上沾满了灰尘,看起来甚是滑稽。

  季长醉笑骂道:“别滚了,给我站起来!”

  “是!小的谨遵相国大人号令。”

  那运粮官立即从地上站了起来,面对着季长醉。

  季长醉负着手,看着那些粮车,道:“这些粮食你都是从哪里运来的,老实回话!”

  运粮官迟疑了片刻,道:“相国大人,小的到这来之前,阳总督曾经特意吩咐过小的,让小的不能泄露粮食的来处,否则就要罢了小的的职务。相国大人宅心仁厚,就请不要为难小的了。”

  季长醉瞪了那运粮官一眼,道:“我平生最爱做的事有两样,一样是喝酒,一样是与人比剑斗武,可见我这样的人,连宅心仁厚的边都沾不上。阳昌邑说你泄露出粮食的来处,就罢免你的职务,但你要是不告诉我粮食的来处,我就会要了你的小命!”

  那运粮官此时左右为难,不知道现在到底是应该听阳昌邑的,还是应该听季长醉的,他两边都不敢得罪,只得向季长醉卖惨,道:“相国大人,小的还有二位高堂要赡养,还有一双儿女要抚育,求相国大人放过小的吧。”

  季长醉道:“你今天如果不把粮食的来处说出来,就算是还有太爷爷、太奶奶要赡养,我也照样要了你们小命!”

  运粮官知道自己如果不告诉季长醉粮食的来处,今日就过不了关了,便只能僵硬地笑道:“禀告相国大人,这批粮食是从岚州峰回县的兴边粮仓运来的,是阳总督和葛总督联名向岚州的杨总督借来的粮食。”

  季长醉心道:“会州和祁州都不是穷苦的地方,阳昌邑和葛实真为什么还要到岚州借粮?罢了,这件事日后再说,先弄得粮食来要紧。”

  “峰会县就在覆盆子附近,你们居然还运了这么久才运到,当真是没把运粮的事放下心上!如此作为,实在是为官之奇耻大辱!”季长醉呵斥道。

  运粮官垂头道:“相国大人教训的是,小的一定谨记于心。”

  季长醉道:“罢了,说到底你也只是一个运粮的,罪不在你,罪在阳昌邑和葛实真。你留下粮食和粮车,回去向他们两个复命吧,就说粮车被我暂时征用了。”

  “是!小的一切都听相国大人的安排。”

  那运粮官招呼着粮车上的人都下来,随他一同回去。

  运粮官临走之前还不忘对季长醉拱手道:“多谢相国大人不追究小人的罪过!多谢相国大人!”

  季长醉对裴世勋叹道:“小吏也难当啊!既要逢迎官长,还要管束手下的一方百姓,更要养活家里的一大堆人,确实不容易啊。”

  “所以说有时候地方上的贪腐,是很难杜绝的,因为地方上的小官如果不贪污一点的话,很多连自己和家人都难以养活。”裴世勋道,“从这方面来说,小官们的贪污,也算是不得已而为之了。”

  季长醉道:“非也,我虽然承认小难当,但小官再难当,也不该成为他们贪腐的理由。正所谓不义之财,虽千金而一文不取。小官贪污,说到底都是没能控制住自己的贪念。天下间绝没有不得已而为之的贪污。”

  裴世勋感慨道:“相国大人所言极是,世勋受教了!”

  这时运粮官一行人已经走远,季长醉对裴世勋道:“去叫些人来,让他们来的时候尽量都带上粮车,越多越好。”

  裴世勋惊道:“大人莫非是想要要带人到兴边粮仓去运粮?”

  季长醉道:“我正是此意,难道你觉得不妥吗?”

  裴世勋道:“岂止是不妥,相国这样做,是犯了大忌讳的!按照大暠律例,只要是调用粮仓中的粮食,就必须得到朝廷和皇上的准许,如若不然,即视为犯上作乱,图谋不轨,要处以极刑的!大人可千万不能犯这个忌讳!”

  季长醉道:“不就是去仓库里运一些粮食出来么,没有你说的那么严重,而且西瘴的灾民们再得不到粮食,就真的没救了。所以就算我这样做冒着巨大的风险,我还是要做,我不能对那一百五十万灾民见死不救,你明白吗?”

  “世勋明白,”裴世勋不想季长醉铸成大错,道,“但大人今日如若去兴边粮仓取了粮,他日大人回到应天,要怎么应对朝廷上的悠悠之口?”

  季长醉拂袖道:“既是他日的事,就留到他日再说好了。现在我只想弄到能救活西瘴灾民的粮食,至于我这样做会带来什么后果,我一概不问,一概不管,就算事后皇上要杀我的头,我大不了便伸直脖子罢了!”

  “大人何必如此……”

  裴世勋还要再劝,季长醉已经背身过去,走向城内。

  “你既不肯为我叫人过来,我自已去叫便是了。”

  裴世勋听到这句话,看季长醉身形如电,已经走出老远,知道自己已经不可能再阻止他了。

  “大人此去运粮,手上没有圣旨,兴边粮仓那边定然不会肯。到时大人必会强行运粮食出来,这样的消息不出一日,就会传到应天城。那些想至置大人于死地的人一定会借此对大人不利,到时该如何是好?”

  裴世勋预想着回应天之后可能会出现的不利情况,越想越觉得季长醉凶多吉少,但他又知道自己已经不能阻止季长醉了,便只能绞尽脑汁,想想应对之法,但他想了很久,都没有想到一个万全之策。

  而季长醉回到城中,已经集结了三千军士,带着城中所有的二千六百辆粮车到了城外。

看过《大暠江湖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