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大暠江湖录 > 第一百四十六章 行路难(中)

第一百四十六章 行路难(中)

  章子丘道:“就凭我天资聪颖,是少见的好苗子!”

  季长醉笑道:“这样的话你也好意思说出口?你有几斤几两,我还不清楚?”

  他不想再多待下去,又道:“我现在有急事要办,没时间和你多说了,你再要跟着我,我也随你的便,但你想要我收你为徒,就等到全天下练武的人都死绝了再说吧。”

  季长醉说完,转身就运起“游云掠影”,往东急奔。

  章子丘亦展开轻功,全力而为,勉强能跟在季长醉身后。

  两人片刻不停,急奔了数十里,章子丘早已是内力不济,一路上都靠一口气撑着。

  季长醉心想:“到应天路程尚远,终不能如此奔跑不休。而且到应天之后还不知道会遇到什么变故,还是留些气力为好。况且章子丘那小子只怕也早已不行了,再这样奔下去,他一定会力竭的。”

  他这样想了一通,便对章子丘道:“小子,我看你已经快没力气了,前面有一座集市,我们去那里买两匹好马来,休息休息。”

  章子丘早有此意,但又不愿服软,强撑着道:“买马太浪费时间了,你不是有急事么,我们直接这样奔到应天去就是了!”

  季长醉知道他是在和自己斗气,便道:“那我就只买一匹马好了,我骑马赶路,你就在一旁快跑吧。我们到时候可以比一比,看是你的脚力快,还是我的马力快,好不好?”

  章子丘心道:“好你个季长醉!你明知我已没了力气了,还要激我,我可不能上你的当!”

  “那可不行。”章子丘说道,“你对我要一视同仁,怎么能你一个人骑马,让我走路?要骑马,应该要一人一匹才对。”

  季长醉道:“你先前不是说买马浪费时间么,怎么现在又要骑马了。”

  “先去我是没想好,胡乱说的,骑马赶路更快,更省时间,我们也能早点到应天。”

  章子丘算是败给季长醉了,他知道自己来找季长醉就是个错误,这样下去他以后的日子肯定不会好过,奈何他又不得不来找季长醉。

  集市已经到了,季长醉买了两匹好马,让章子丘牵着,闻到前面酒楼中飘来的一阵饭菜香气,才想到自己都已经两天两夜都水米未进了,顿觉腹中饥饿,于是在一个小摊上买了些烧饼来充饥。

  他刚买得烧饼,就听得身后的两匹坐骑传来一声悲鸣,猛然回头,但见两匹马的马肚上都已经插上了一把亮得晃眼的尖刀,同时还看见一个人影已经冲进了街口,混入了人群,再难寻见。

  “你一个大活人,怎么连两匹马都看不住?”

  季长醉看着倒在地上,已经死去的两匹马,又看着章子丘,就感到一股怒火从心窝升到了嗓子眼。

  这倒不是说季长醉心疼这两匹马,而是他极为自负,觉得自己居然中了这种下三滥的招数,实在太丢面子了,便把气撒在了章子丘身上。

  “那人动作太快了,又是从人堆里闪出来的,我都没有反应过来,马肚子上就多了两把刀子,我有什么办法?”

  章子丘说的没错,那人的手法确实很快,身法也是一流,所以季长醉听到马儿发出的惨叫声,才知道已经着了小人的道。

  “算了,算了,骂你也没有用,我也懒得骂你,再去买两匹马来就是了。”

  季长醉又来到先前买马的地方,买了两匹马,还是让章子丘牵着。

  章子丘道:“你还让我牵着,不怕再被人捅了马肚子?”

  季长醉骂道:“你就算是一头猪,也不会在已经有防范的情况下,还让那小人给得手了!”

  “还是什么名震江湖的大侠,”章子丘牵过马,小声嘟囔道,“也就骂人的功力厉害罢了。”

  “你小子要想和我去应天,就老老实实地给我牵马,少在背后叽叽歪歪地说我的坏话。你要是再乱说,小心我把你的舌头割下来,切成丁来当下酒菜。”

  章子丘的小声嘟囔,当然不能逃过季长醉的耳朵,季长醉也不知为什么,一见到章子丘就喜欢拿他开玩笑。也许是他平时在人前,说什么都碍于情面,只有在章子丘面前,才能嬉笑怒骂,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两人出了集市之后,马匹果然都还安然无恙,季长醉骑上马,把手中的剑扔给章子丘,让他给自己拿着。

  章子丘本想说:“你的臭剑,凭什么要我给你拿着,我又不是你养的仆人。”但他想到这样说可能会招来季长醉的一顿恶骂,便把话都收进了肚子里,想着自己在心里说说过瘾就好了。

  且说两人上马之后,纵马飞奔,一直到了夜里,才到了祁州与会州交界处的晚梅镇。

  季长醉是第二次到晚梅镇了,这里的梅花已经凋谢,树上还只冒出几颗青芽,看起来甚是萧索。

  季长醉驱马走到金蛟镖局前,见原本兴盛一时的天下第一大镖局,大门和周围的墙上,都贴满了官府的封条,已经在江湖上彻彻底底地消失了。

  原来功名利禄,武功才学,青春美貌,转眼间就都会化为乌有,季长醉看着破败的金蛟镖局,从心里发出一声深永的感慨。

  章子丘对此却浑然不觉,因为他正值年少,而年少的人大多是不会有什么感慨的,他们的头脑中已经充满了自己预想的美好未来,哪里还会有空的地方让他们用来感慨呢?

  夜色已深,章子丘在马上已经看不清前路,而且又感到肚子里已是空无一物,急需填充,便对季长醉道:“天都黑成这样了,什么都看不清,这样再走下去,再老的马都要迷路了。我们要不要找一家客栈休息一晚,明日一早再出发?”

  季长醉整整三个日夜没有合眼了,也感觉身心俱疲,便答应章子丘道:“那就找家客栈歇息一晚吧,正好马也已经累了,让它也歇息一下。”

  季长醉虽然嘴上这么说,但这并不是他去客栈过夜的真正原因,他之所以要去客栈住上一晚,是因为他知道那个捅马肚子的人,一直都埋伏在他们身边。

看过《大暠江湖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