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大暠江湖录 > 第一百四十七章 行路难(下)

第一百四十七章 行路难(下)

  自从金蛟镖局消亡之后,跳佛楼也就跟着消亡了,整个晚梅镇也就随之衰落,不复往日繁华。

  所以季长醉和章子丘到得这家客栈时,还有许多空房,让季长醉可以随意选择。

  季长醉选好两间上房,却不急着入住,只是找了一张角落里的桌子,要了几样小菜,慢慢地吃着。

  章子丘走了过来,坐在季长醉对面,正要动筷子,季长醉道:“等会儿,先去马厩里看看马喂得怎么样了,看完再来吃。”

  “马自有店小二去喂,我们就不用操心了。”

  章子丘觉得季长醉是多次一举,没有起身,夹起一片牛肉就往嘴里塞。

  “你小子是长行市了吧,要你去看你就给我快去,别在这磨磨蹭蹭的,像个八十岁的老头子一样。”

  季长醉轻拍了一下桌子,震得章子丘右手一抖,牛肉就从筷子上掉了下来。

  “好,算你厉害,算你会折磨人,我去看还不成吗?”

  章子丘站起身,走到马厩,见那两匹马都在大口地吃着草料,心想:“这马不是好端端地在吃草吗?我看他季长醉就是想着法来捉弄我,好让我受不了他的驱使,自己跑回岚州去,可他也不想想我章子丘是何等聪明的人,怎么会中了他的破计?我倒要看看,是谁先受不了谁!”

  想到这里,章子丘忍不住笑了起来,这时那两匹马忽然都倒在了马厩里,紧接着就在不停地抽搐,好像被人下了药一般。

  章子丘见到这样的场景,脸上的笑容都凝固了,他想不到刚刚还在大口吃草的马,现在就都快要死了。

  但马上章子丘就笑不出来了,因为他感到脖子上传来一股凉意,一把泛着寒光的匕首已经抵在了他的脖子上,匕首上的锋刃甚至已经割破了他的皮肉!

  章子丘觉得自己就要死在这匕首之下了,他感觉自己从来没有离死亡这么近过,他这时觉得自己就这样死了,实在是有些窝囊,因为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死在了谁的手上。

  不过这也没什么了,反正都要死了,只要死的不是太难看就好了。

  章子丘这么想着,反而挺直了脖子,等着那匕首刺进来。

  但匕首却始终没有刺进章子丘的脖子,这让章子丘感到奇怪,忍不住往后瞥了一眼,只见那将匕首抵在他脖子上的人,自己的脖子上也被人用剑给抵住了,而那用剑的人,正是季长醉。

  季长醉冷冷地道:“想不到过了四年,你还是喜欢干这些下三滥的无耻勾当。”

  那人阴恻恻地笑了一声,道:“我也想不到,才过了四年,季大侠的功力就已经恢复了这么多了。”

  章子丘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只觉得他们如果要说,可不可以先把匕首从他的脖子上移开,再去说个痛快?

  这时季长醉又沉声道:“江雨人,四年过去了,我一看到你,还是恨不得一剑杀了你!”

  章子丘心中大惊:“江雨人!难道就是那个号称盗圣的‘无所不偷’江雨人?”

  那人正是江雨人,他冷笑道:“我知道你恨极了我,因为如果不是我,你的一身功力不会废,你的爱妻和你那未出世的孩儿也都不会死。”

  “你现在说这些,是想让我直接杀了你么?”

  季长醉听江雨人说到这些,看着他的眼睛都已经快要喷出火来了,握剑的手也恨不得立即把长剑刺进他的脖子,刺穿他的咽喉。

  江雨人有恃无恐地说道:“我有胆子当着你的面说这些,自然是因为我有足够的把握从你的剑下保得性命。”

  季长醉压住从心底涌出来的无尽杀意,道:“你的把握就是你抵在这小子脖子上的匕首么,那你这有把握和没有把握也没有任何区别。”

  江雨人道:“我就是再傻,也不会傻到在你面前用你说的这个小子作人质来要挟你的。毕竟道上的人都知道,杀人不眨眼的季大侠,怎么会管一个和他根本就没什么关系的毛头小子的死活?”

  “你既然知道,那你的把握又是什么?”

  季长醉推动长剑,剑尖已经刺破了江雨人的后颈。

  “我的把握就是我知道一个你做梦都想知道,但是一直都不知道的真相,你如果杀了我,就可能再也不会知道那个真相了。”

  江雨人说这话的时候面不改色,好像已经成竹在胸,料定季长醉不会杀他了。

  “什么真相?”季长醉问道。

  江雨人低声道:“四年前驷马山之战的真相!你不是一直都想知道,是谁派我劫走了你的妻子,是谁找来的各路高手,又是谁策划了这一切吗?这些我都知道,但你今天如果一剑杀了我,我所知道这些真相,就都不能告诉你了。”

  他所说的这些,的确都是季长醉四年来所一直都想弄明白的,季长醉听了他说的这些话,也已经冷静了下来,明白自己不能就这样杀了他。

  “好!你如果把这些事情的真相都说如实说与我听,我今天可以饶你一命。”

  季长醉虽然很想一剑杀了江雨人,但他更想找出四年前的那个在背后谋划一切的人,把他杀上一万遍来解恨。

  “那好,你先把剑放下来,我也把匕首放下来,我们到你在客栈定下的房间里去谈。你不用担心我会反悔,我江雨人做的虽然都是见不得人的事,但是我说话一向算数,绝不出尔反尔。”

  在死亡面前,江雨人可以出卖一切,所以他愿意冒着极大的风险,把他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诉季长醉,以此求得一条生路。

  “既然如此,那我便信你一回,但如果你说了半句假话,我定让你活不到明天!”

  季长醉放下剑,江雨人也放下匕首,章子丘终于感觉自己脖子上没有了杀器,顿时就松了一口气。

  然而就在这时,季长醉突然感受到了一股惊天动地的杀气,而这股杀气是直奔着江雨人而来的。

  江雨人也察觉到了这股杀气,他瞪大眼睛,大喊道:“殿下……”

  他还只说出两个字,咽喉处就已经多了一根银针!

看过《大暠江湖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