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大暠江湖录 > 第一百五十三章 闹剧收场

第一百五十三章 闹剧收场

  季长醉见李柯风一句话也不说,知道事情紧急,喊道:“李柯风有令,命你等放下兵刃投降,听候皇上发落。皇上宅心仁厚,已经赦免了玄幽王和你等叛逆,你们中每一个人的罪责,皇上都不会再追究!”

  他喊出这些话时用足了内力,这几句话的声音覆盖了整座皇城,让每一个叛逆都听得清清楚楚。

  季长醉明白叛逆的心中所想,知道他们一旦处于逆境之时,最关心的就是自己能不能免去罪责,所以他没有请示李熙尧,就已答应叛逆免罪,好让这些叛逆乖乖投降,不再负隅顽抗。

  一众叛逆听得季长醉喊出来的这几句话,顿时都静了下来,不知道该怎么办,一时间心里都没了主见,茫然无措。

  季长醉知道这时候最为要紧,只要叛逆中有人煽动继续造反,这些叛逆就会让他和李熙尧死无葬身之地,便又喊道:“大伙儿听好了,皇上有旨意:叛逆中有官职的,不论官职大小,品秩高低,一并无罪,准许官复原职;叛逆中原是江湖人士的,也尽数免去罪过,还赏白银百两!皇上如此开恩,大伙儿还不放下兵刃,乖乖投降?”

  这时叛逆中忽然有一人高声喊道:“不管怎么说,我都只听王爷一个人的!王爷待我不薄,我说什么也只听王爷一个人的!”

  他这么一喊,立即就有大片叛逆随之附和:“对,王爷待我不薄,我只听王爷一个人的!”

  整个局势一下就都得看玄幽王李秉直一个人的了,他如果肯投降,那这次的叛逆就可以平息下来了,反之他如果要顽抗到底,季长醉和李熙尧就都会陷入到一个极其危险的境地之中。

  季长醉看向远处的李秉直,见他双鬓斑白,面容苍老,已经是一个老人了。

  一个老人最关心的,往往是自己子女的安危。

  李秉直也不能例外,他在季长醉擒住李柯风的一瞬间,就已经没了斗志。而且说到底,这次叛乱本就是他的儿子一手策划的,他已经一把年纪,是个时日无多的人了,只想安稳富贵地过完余生,所以此时他已经决意要投降了。

  “皇上真的肯赦免我和我儿的罪过吗?”

  李秉直在一众护卫的拥簇下,走到与季长醉相隔五百步的位置,他虽然已经动了投降的念头,但也还是要确保李熙尧不会追究,他才会肯投降。

  季长醉心想此时确保李熙尧的安全最为要紧,他李秉着父子二人的生死有何足道哉?便就要开口替李熙尧答应了他,好让他安心归降。

  李熙尧却不待季长醉开口,自己道:“朕答应你,只要你肯实心归降,朕绝不追究你父子二人的罪过,更不会取你父子二人的性命。”

  李秉直闻言,再没有了顾忌,对李熙尧道:“谢皇上开恩!”然后向着那些叛逆,大喊道:“皇上已经不会再追究大家的罪责了,大家快快放下兵刃,向皇上请罪罢!”

  此言一出,宫中的叛逆都不再有反抗的念头,只听得兵器坠地之声响成一片,众人都已经放下了兵刃,伏地请罪。

  季长醉押着李柯风,让李秉直和他一起去向李熙尧请罪,李秉直照做了。

  李熙尧此时免去了一场大难,本应该大喜,季长醉却不能从他脸上看到半分喜色,还道他是没有从叛逆的风波中回过神来。

  李秉直走到李熙尧跟前,拉着李柯风跪伏在地,颤声道:“罪臣向陛下请罪,求陛下看在我们父子和陛下都是皇室血脉的份上,饶过我们父子一命。”

  李熙尧对季长醉道:“此次叛乱得以平定,都是你一人的功劳,你说要怎么处置他们父子,朕就怎么处置他们父子。”

  季长醉低声道:“叛逆人多势众,此刻最要紧的是平息叛逆们的反叛之心。臣求皇上赦免他们父子的死罪,以安抚叛逆。”

  “好,朕便依了你。”

  李熙尧立即召来蒋忠,下旨道:“传下旨意,免去李秉直、李柯风的死罪,加封相国季长醉为并肩王,食邑百万户。”

  季长醉明白这并肩王的含义,大惊道:“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的兄弟之情,绝无半分贪图爵位之念,还请皇上收回成命!”

  李熙尧大笑道:“如果你嫌并肩王这个王位太小了,不肯当,那朕就只有把皇帝的位子让给你了。”

  季长醉听出了李熙尧话里藏着的意思,心知自己若还不答应,只怕就会凭空生出好些变故来,便屈膝跪下,道:“臣季长醉领命,叩谢皇上如天之恩!”

  李熙尧笑道:“好兄弟不必多礼,快快请起!我封你为并肩王,也是看在你我是兄弟,不应该太过生分,地位也不能相差太多。”

  季长醉站直身子,道:“臣明白了。”

  李熙尧点了点头,转而指挥龙武卫处理有关叛逆的事宜。

  一个时辰之后,叛逆都已归降,这场叛乱总算是平定了下来。

  李熙尧按季长醉先前向叛逆所许诺的,将他们中有官职的,一概官复原职,不再追究,也都让那些江湖人士领到了白银百两,放他们走了。

  但季长醉不知道,这些江湖人士离开应天不过三日,就都先后横死了。

  应天城经历了这次的叛乱,显得萧条了许多,但三日之后,一切就都恢复得与往常无异了。

  七日之后,姚焕然从漠北击退了来犯的狼族,带领着应天城中的守军,回到了应天城。他在漠北大败狼族,把他们打退了三百多里,让他们至少数年之内都不敢再南下了。

  姚焕然回到应天的当晚,李秉直和李柯风就暴毙在了软禁着他们的府邸中。

  时人以为他们是因为发动叛乱,导致上天不满,遭受天谴而死。

  季长醉向来就不相信什么天谴,但他也没有去探寻李秉直父子真正的死因。因为他本来与他们父子就没有什么交情,所以他犯不着为他们操心,而且他们既然是掀起叛乱的罪魁祸首,更是死不足惜,他也就没必要去深究了。

看过《大暠江湖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