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大暠江湖录 > 第一百五十五章 犟驴

第一百五十五章 犟驴

  处理完章子丘的事,季长醉径直走进书房,他知道裴世勋已经在里面等着他了。

  裴世勋自从三日前从西华城回到应天之后,就一直待在相府里,为季长醉出谋划策,来与那些京官周旋。

  “今日皇上论功行赏,不知赏了大人些什么?”

  裴世勋见到季长醉,立即就问了他这个问题。

  季长醉便把李熙尧给他的赏赐都一样不落地念给了裴世勋听。

  裴世勋听罢之后,笑道:“皇上如此重赏,看来大人上次私自调粮的事,皇上并没有放在心上。”

  季长醉也笑道:“那原本也不是什么大事,皇上与我情同兄弟,怎么会与我为难?”

  他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其实在李熙尧封赏他之前,他都还怕李熙尧会怪罪于他,因为他毕竟还是违背了大暠律法,按理来说是要拿到刑部问罪的。

  “皇上没有怪罪大人,但有些京官可是都已经耐不住性子了。今日有十位京官联名上奏,说大人在兴边粮仓私自调用粮食三千万斤,犯下大罪,请皇上革掉大人的官职。”

  裴世勋止住笑容,看着季长醉,吐出了这一段话来。

  “我早就料到他们会以此为借口来弹劾我了,只是我原以为他们会迫不及待地等我一回到应天就开始动手,没想到他们能这么沉得住气,忍到了现在。”

  季长醉对此并不以为然,他觉得只要李熙尧站在他这一边,那些京官就不能拿他怎么样,毕竟上回两千多京官联起手来弹劾他,也没有什么效果。

  “大人还是当心一些为好,皇上毕竟是一国之君,所要考虑的终归是全局,如果那些京官真的执意要和大人死磕到底,大人只怕是会和他们两败俱伤的。”

  裴世勋觉得人在官场,一切都要以小心为上,遇事尽量隐忍,这样才能避免做那注定会被大风催折的独秀于林的大树。

  “你说的我都知道了,调粮的事现在暂且不提,我先前要你查西瘴改革税制的案子,你查得怎么样了?”

  季长醉回到应天之后,一心想把参与西瘴贪污的官员都一个个地找出来,把他们都尽数送往断头台,以祭奠西瘴饿死的灾民。

  “世勋已把案子都调查清楚了,只是大人真的现在就要对他们动手吗?”

  裴世勋知道季长醉心中所想,但他觉得现在对那些贪官动手还为时过早,因为李熙尧还没有要对他们动手的意思,季长醉这样贸然出手,势单力孤,只怕会出大事。

  季长醉道:“什么真的假的,你跟我也有些时日了,难道还不知道我向来都是言出必行,说要把那些贪官弄下马,就要把他们弄下马吗?”

  裴世勋道:“世勋知道,只是世勋觉得现在还没到对他们动手的时候……”

  季长醉打断裴世勋,道:“什么不到时候?难道还要他们再祸害一方百姓,再让几十万百姓饿死才到时候吗?”

  “世勋不是这个意思,”裴世勋道,“是皇上那边还没有要向他们下手的迹象,我们这些做臣子的,总归是不能越俎代庖的。”

  “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我们对贪官下手,下则造福百姓,上则有利于社稷,皇上是一代明君,不会不知晓其中利害,更不会不支持我们的。”

  季长醉觉得裴世勋是谨小慎微惯了,遇事总是有些束手束脚,顾忌太多,便没有把他的话听到心里去。

  裴世勋见季长醉还是要一意孤行,觉得自己不能置身事外,道:“只怕皇上就是因为知晓其中的利害,才暂时没有与那些贪官动手的打算”

  季长醉脸色一变,沉声道:“你说什么!”

  裴世勋垂首道:“世勋知道大人不会喜欢听这样的话,但这的确是事实。”

  季长醉看着裴世勋,一字一句地道:“你说,皇上所知晓的厉害是什么?”

  裴世勋叹了口气,道:“大人可曾知道历代的清官有多少?”

  季长醉道:“寥寥数人而已。”

  “那大人可知道历代的贪官又有多少?”裴世勋又道。

  季长醉长叹一声,道:“多如牛毛,数之不尽。”

  裴世勋道:“所以皇上早就明白贪官是除不尽的,与其杀尽贪官,不如让他们做一些实事,因为贪污敛财和做实事之间,有时并不相冲突。就比如陶延礼,他虽然贪了不少银子,但大人留意过没有,陶延礼身死之前,我们的军需每次来的虽少,却没有断过,可陶延礼身死之后,我们的军需反而一粒也见不着,大人发去的求朝廷发放赈灾粮款的奏折也都石沉大海,了无音讯,让大人逼不得已,只能去私自调粮救灾。”

  季长醉沉默了一会儿,道:“你说了这么多,就是要我不要对那些贪官动手,只求自保便是了吗?”

  裴世勋垂泪道:“时局如此,虽有大力,亦不可扭转。以大人一人之力,怎么可能改变整个朝堂?”

  “时局?我从来都不相信什么时局,因为所谓时局,只不过是无能的借口和托词罢了。高祖平定天下之前,兵不过数千,地盘不过一州之地界,时局何等不利!然而高祖不还是照样平定了乱世,得到了天下?可见英雄可造时局,时局却不可造英雄!”

  季长醉一口气说出这些话,说得面红耳热,气势十足。

  裴世勋知道无论自己怎么说,都不可能劝得动季长醉这头犟驴了,不禁感到一阵心灰意冷,叹道:“大人执意如此,世勋也再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他取出一叠写满墨字的纸,和一张写着许多人名字的名单,都交给了季长醉。

  “这是那些贪官们的名录和他们的罪证,世勋都替大人整理好了。”

  季长醉接过纸和名单,道:“我知道我这样做很对不住你,毕竟你是左相国,我如果出了什么事,你恐怕也要跟着倒霉。但我可能生来就不太适合做官,因为我眼中看不得官员欺诈百姓的事情,要我视而不见,还不如革去我的官位好了。”

看过《大暠江湖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