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大暠江湖录 > 第一百五十九章 户部上卿人选之争(下)

第一百五十九章 户部上卿人选之争(下)

  应天城北,大将军府。

  姚焕然端坐在书房中,点燃一根檀香,翻开了一卷他已经不知道读过多少遍了的兵书。

  他正读到“为将之道,当先治心。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然后可以制厉害,可以待敌。”,忽听得甲士来报:“禀告大将军,蒋公公求见。”

  “蒋公公?请他在大堂稍候,我随后就到。”

  姚焕然心道:“蒋忠是宫里的人,不能无故出宫,此番到我这来,定是带着圣上的口谕来的,我可得小心应对才是。”

  他换了一套常服,来到大堂,见到了穿着一身深红色锦袍,戴着一顶四方帽的蒋忠。

  “焕然不知蒋公公驾到,有失远迎,还请公公见谅。”

  “大将军客气了,以大将军的身份和地位,哪里需要来远迎咱家。不过话说回来,咱家今日是奉皇上的旨意来的,大将军也理应出来迎接。”

  蒋忠坐在一把红椅上,端起旁边小桌子上的一盏茶,品了一口,然后把茶盏又放了回去,看着姚焕然。

  姚焕然立即变得恭敬起来,道:“敢问皇上此次让公公前来,有什么旨意要吩咐?”

  蒋忠道:“只有一道旨意。”

  姚焕然道:“请公公赐教。”

  “皇上说并肩王和颜四通他们,为了户部上卿人选的事,都会到你府上来拜会,来把你拉拢过去。”蒋忠站了起来,“皇上的意思是,要你不动声色地把两头都答应下来。”

  姚焕然明白了李熙尧的意思,知道他是还没有定下户部上卿的人选,故此让季长醉和颜四通他们去争斗一番。

  “焕然明白了,劳烦公公转告皇上,这件事焕然一定会办好。”

  “一定。”蒋忠道,“宫中事繁,大将军也是个大忙人,咱家就不在这叨扰大将军了。”

  “公公慢走。”

  姚焕然送蒋忠出了大将军府,回到大堂,又听得甲士来报:“禀告大将军,并肩王求见。”

  姚焕然心道:“来的真快,不过早点把事情办完也好,免得生出许多是非来。”

  “我这就去迎接。”姚焕然说完,让下人把茶盏都换过,立在大堂等候季长醉。

  季长醉现在是并肩王,地位比姚焕然要高,按照大暠礼制,姚焕然必须要亲自出门迎接。

  姚焕然来到门外,见到穿着一件长衣的季长醉,躬身拱手道:“焕然见过并肩王,不知王爷莅临,仓促之间,没有什么准备,还请王爷见谅。”

  “大将军可不要折煞季某了,季某初入官场还不到一年,按理来说还是大将军的晚辈,受不得大将军如此大礼的。”

  季长醉对姚焕然本来就心存敬意,这次又是有求而来,更是已经完全把王爷的架子放下来了。

  “朱门之外,不是待客之地,听说王爷爱酒,焕然还有一壶珍藏了七八年的寒潭香,一直舍不得喝,请王爷进到寒舍,喝上一杯。”

  姚焕然侧过身,给季长醉让出了道来。

  而季长醉听到“寒潭香”这三个字,立时就想到了段钰钰,心头一阵疼痛,但在姚焕然面前又不能失礼,便只能苦笑道:“我已经戒酒很久了,美酒虽醇,也不能再饮一滴了。”

  姚焕然不知道季长醉心中所想,还以为他是嫌酒太差,但也不再劝酒,道:“原来王爷已经戒酒了,那焕然自不再强求,请王爷到里面喝一杯清茶吧。”

  “如此甚好。”

  季长醉让自己从喜少悲多的回忆里走了出来,走进大堂,选个靠内的位置坐了下来。

  姚焕然坐在季长醉对面,问道:“王爷以前都不曾莅临,这次忽然来访,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吩咐?”

  “没什么事情,只是我看那户部上卿的位子一直都没有定下来,特地来问问大将军的意见。”

  季长醉不想把一件事情说的七弯八绕,想直接和姚焕然挑明了说。

  姚焕然道:“焕然一介武夫,只懂弓马,对这户部上卿人选之事,实在是没有什么意见,不知王爷心中可有合适的人选?”

  “人选我这里倒是有一个”季长醉道,“在南蛮历练过的裴世勋,为人谨慎持重,又素来廉洁,我看是一个不错的人选。”

  姚焕然附和道:“这个人我知道,确实是一个不错的人选。”

  季长醉看时机已经到了,便直截了当地道:“可是不瞒大将军,我向皇上提出这个人选时,皇上并没有答应下来,所以我希望大将军能在皇上面前为裴世勋美言几句。”

  “这是自然。”姚焕然一口答应下来,“焕然在皇上面前,一定会推荐裴世勋担任户部上卿的。”

  季长醉没有想到姚焕然会这么痛快的答应下来,但还是大喜过望,笑道:“那我就多谢大将军了,以后大将军要是有用得到季某的地方,只需知会一声,季某一定在所不辞。”

  “焕然记住了。”姚焕然道,“以后的日子还长,焕然需要王爷帮忙的地方还是很多的。”

  季长醉站起身,拱手道:“时候不早了,我还有些事情没办完,就先走一步了。”

  姚焕然也站起身,一直送季长醉到门口,道:“王爷慢走,恕焕然不远送了。”

  “多谢大将军款待。”

  季长醉说完就上了马车,回了相国府。

  这时姚焕然远远地看见了一辆驰来的马车,心道:“今日三路人马轮流来访,不好应对啊。”

  他走进大门,对守卫的甲士吩咐道:“待会儿颜四通那拨人来了,请他们到大堂来,我在那里等着。”

  姚焕然再次来到大堂,揉了揉太阳穴,嘱咐下人又换了一副茶具。

  过了一会儿,颜四通就来到了大堂,对姚焕然道:“下官见过大将军。”

  姚焕然知道他是为户部上卿人选之事来的,问道:“颜大人可是这里的稀客啊,今日前来,定是冲着什么事来的吧?”

  “大将军真是料事如神,难怪在战场是战无不胜,无一败绩。我今日前来拜会,确是有事要求大将军。”

  颜四通本来觉得姚焕然不会好打交道,没想到他会这么好说话,心下不禁窃喜。

看过《大暠江湖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