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大暠江湖录 > 第一百六十二章 一剑退敌

第一百六十二章 一剑退敌

  季长醉惊道:“他们两位前辈武功高强,联手之下更是难逢敌手,怎么会死在死魂山?”

  他想起袁白鸳和徐露鸯为了他们的孩子,不惜自损身价,自毁尊严,为那殿下做事,现在忽然听到了他们的死讯,一时竟然无法相信。

  但他又想到死魂山正是那殿下待过的地方,难道袁白鸳和袁白鸳是死于那殿下之手?

  季长醉暂时无法确定。

  白风斜道:“你还别不信,大爷我当时亲眼所见,绝不会有假。那时本大爷还查看了一番他们的尸体,发现他们的五脏六腑都被人用高深内力给震碎了。大爷我想世上有如此深厚内力的人,除了吕渡衣之外,怕是就只有释迦门的苦闲老和尚了。”

  季长醉叹道:“杀这两位前辈的不会是吕渡衣和苦闲大师,是另有其人。”

  “是谁?”白风斜道,“是谁有这么大的本事?”

  季长醉道:“你知道那个人是谁对你只有害处,没有好处,而且我现在也还并不确定,你再说说后来的事吧。”

  白风斜罕见的没有强行让季长醉告诉他那个人是谁,接着说起后来的事:

  “后来大爷我就挖了个大坑,把袁白鸳和徐露鸯葬在了一起,以掌力削下了一块木板,在上面刻了‘鸳鸯双侣之墓’,把它插在了墓上,当作他们两个的墓碑。

  之后大爷我就离开了死魂山,想去瀚海边玩一玩,没想到刚到会州,就碰上了追杀。”

  季长醉问道:“追杀?你就是因为有人追杀才变得如此狼狈的吗?”

  白风斜并不否认,道:“是,但是大爷我也不觉得丢人。那些追杀本大爷的人,可都是道上的好手,一见到本大爷,二话不说,出手就是杀招,大爷我杀了他们几个人后,渐渐不敌,眼看大事不妙,就立即溜之大吉了。可没想到那些人总是追着我不放,大爷我看总也不能甩掉他们,就想到你这里来躲一躲,避一避风头。”

  季长醉又问道:“所有的仇杀都有来头,你是怎么得罪那些追杀你的人的?”

  白风斜迟疑了一下,道:“狗屁!大爷我和他们没有半点瓜葛,他们中有的人,大爷我甚至连见都没有见过,怎么会得罪他们?”

  “既然你没和他们结仇,那他们追杀你就是为了钱财宝物或者功法秘籍了。”季长醉道,“可据我所知,你白风斜并没有什么钱,难道你是得到了什么绝世秘籍,才招致了他们的追杀?”

  “大爷我能有什么绝世秘籍?”白风斜否认道,“那些人只是昏了头,吃饱了撑着而已。”

  季长醉知道白风斜有所隐瞒,他也已经大概猜出了他被追杀的原因。

  当年白门被灭门,江湖中几乎所有人都以为白门的人已经死绝了,没想到会在四年之后,又见到了白门的人。

  于是当年的那些灭掉白门的人,就想斩草除根,让白门的人彻底死绝,以免给自己留下祸患。

  季长醉现在虽然已经猜出来了个大概,但却没有说破,反而附和白风斜道:“那些昏了头,吃得太饱了的人,有没有追到应天来?”

  白风斜道:“只怕是追来了,大爷我一路上都感到有人在背后跟踪,不过任他们胆子再怎么大,应该也不至于闯到你这里来。毕竟你这里是相国府邸,可不是想来就能来,想走就能走的。”

  季长醉抬起头,望着房梁,道:“那可不一定,那些人现在说不准就在你我的头顶之上。”

  白风斜闻言,连忙向上看去,却没有看见一个人影。

  “哪里有什么人?你怕不是看花眼了?”

  季长醉道:“眼睛这种东西,有的时候常常会失效,这时候就需要靠耳朵或者鼻子了。”

  白风斜于是运起内力,侧耳细听,听得屋顶之上果然有一些极为细微的声响。这样的细小声响,如果不用心谛听,根本就听不到。

  这时季长醉向着屋顶,高声道:“正所谓来者是客,上面的客人既然已经来了,为什么不下来喝几杯茶,润润嗓子?”

  此话一出,趴伏在屋顶的人们就再也沉不住气,纷纷踢碎脚下的瓦片,从屋顶上直接跳到了大堂之中。

  季长醉站了起来,长袖一挥,拂去了坠落下来的瓦片,见到眼前站立着的六个人,道:“原来都是季某的老熟人了,不知今日从天而降,有何贵干?”

  这六个人的确都和季长醉打过一些交道,六人中为首的叫做焦作赋,是十年前武林之中的后起之秀,还在当年的武林大会上和季长醉过了几招,惜败于季长醉的剑下。

  焦作赋上前一步,看着白风斜,道:“我们可没能耐当并肩王的老熟人,今日前来也和并肩王没有任何干系,只是想带一个人走罢了,还请并肩王行个方便!”

  季长醉看了白风斜一眼,见他神情凝重,道:“不巧的很,你们要带走的人,正好是季某的朋友,季某向来对朋友都是患难与共,今日也还是如此,所以你们今日只怕是带不走他的。”

  焦作赋知道刚才的响动已经引来了相府中的守卫,不想再多待下去,亮出长剑,道:“那并肩王就莫怪我不客气了!”

  “千万不用客气,不然你会把性命送在这里的!”

  季长醉衣袖一卷,就把悬挂在墙壁上的一把白铁长剑卷到了手上。

  “十年前我败给你的耻辱,现在要你也尝上一尝!”

  焦作赋率先出手,长剑飞刺,剑尖直指季长醉面门。

  “十年前你就是我的手下败将,十年之后又怎么可能胜过我?”

  季长醉看出了焦作赋这一剑的破绽,一剑斩向他右肩,直接削去了他一条右臂。

  焦作赋右臂被齐根斩断,鲜血像泉水一样涌了出来,他本以为他的剑已经足够快了,没想到跟季长醉的剑比起来,他的剑就和八十岁的老太太一样慢。

  想到这一点,焦作赋感到无比的屈辱,恨不得直接死掉算了,免得活在世上受辱。

  “我输了,你一剑杀了我吧。”

看过《大暠江湖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