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大暠江湖录 > 第一百六十五章 君以此兴,必以此亡(上)

第一百六十五章 君以此兴,必以此亡(上)

  决政殿中,李熙尧批阅完面前堆积如山的奏折,饮了一小杯浓茶,然后从龙椅上站起,仰望着殿外一碧如洗的蓝天。

  他一向都很喜欢望天观云,或许所有的皇帝都有这个爱好,因为他们都自称是“天子”,既然是老天的儿子,那么喜欢时常看看天,自然是很正常的事。

  “主子万岁爷,并肩王前来面圣,正在承运门前候旨,说是有十分要紧的事要和主子万岁爷商量。。”

  李熙尧正望着天,蒋忠跑了进来,立在他面前,略微弯腰,低着个头,十分恭敬。

  按照大暠律例,所有官员和外姓王爷除了受圣上召见,一律不得私自进宫。如果急事要进宫面圣,必须要先在承运门前等候,差首席太监前去禀奏皇帝,得到皇帝的召见之后,才能进宫面圣。

  “让并肩王到这里来见朕。”

  李熙尧知道季长醉是来干什么的,他算得上是这世上最了解季长醉的人,也正因为了解,他一直都以为季长醉的一切反应,都不会出乎于他的意料之外。

  但就在季长醉从西华城回到应天,帮他平定李柯风掀起的叛乱时,他第一次觉得自己其实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了解季长醉。

  在季长醉展露武功的时候,李熙尧对季长醉感到了陌生,因为季长醉没有把自己武功已经恢复了的事情告诉他,而他本来以为季长醉这一辈子,武功都不会再有任何恢复的可能了。

  蒋忠已经到了承运门,将李熙尧的召令笑着口述给了季长醉。

  季长醉随即进了宫,直接来到了决政殿。

  李熙尧亲自站在大殿前等候季长醉,见到他之后,笑着道:“我这两天心烦的很,正想找你说说话,没想到你自己就来了,不过这样也好,省去了许多琐事。”

  “我这两天心也烦的很,也想来找皇上说会儿话。”

  季长醉走进决政殿,手里拿着那封奏章,脸色很不好看。

  李熙尧问道:“你这几天也心烦?是什么事情让你心烦了?说来与我听听,让我这个做兄弟的帮你排忧解难。”

  “排忧解难倒是不必,”季长醉道,“只要皇上别再给我增忧加难就好了。”

  李熙尧眼神一变,咳嗽了一声,道:“你今天好像不大对劲,不仅一口一个皇上地叫我,说话也很不中听。我不就是把户部上卿的位子给了张亦川,没给裴世勋么,你犯得着与我生这么大的气吗?”

  季长醉道:“本来你把户部上卿的位子给谁我都没有意见,但颜四通他们是什么人?一群贪官污吏,西瘴的叛乱就是因为他们在西瘴改革税制中贪了银子,才一发不可收拾的。现在西瘴叛乱已定,我有意帮你把他们都铲除了,你为什么非但不帮我,还要帮他们?”

  李熙尧背过季长醉,道:“你我虽然是兄弟,但你说话也要讲究一点分寸才好。在这大殿之上,你如此质问我,要我如何答复你?”

  “你如实答复我便是了,颜四通他们和那一众在西瘴改革税制中贪污官员的罪状,我都已经收集齐全了。现在证据确凿,你肯不肯对他们下手?”

  季长醉绕到李熙尧面前,直视着李熙尧的眼睛。

  李熙尧看着季长醉的眼睛,目光中没有一丝躲闪,缓缓开口道:“你的老毛病还是改不了,不管遇上什么事情,总想着越快解决越好,丝毫不会考虑到事情解决之后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

  季长醉道:“解决掉那些贪官污吏之后,除了百姓拍手称快,朝政清平,还会有什么后果?”

  李熙尧冷笑一声,道:“后果没有你想的这么好,颜四通一干人等的所作所为,我比你更清楚。可杀了他们之后,真正的后果会是什么?”

  他向着龙椅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你手里的奏章上写有的你想除掉的官员的名字,恐怕是占了朝堂官员的半数以上吧?我如果一举将他们都给杀了,朝中没了人手,每天那么多事情,要交给谁去办?那些自命不凡的朝中清流,大部分都是读死书的书呆子,不会办事,也办不好事,要是靠着他们来治国,你说,这国怎么能治得好?”

  季长醉看着李熙尧的背影,道:“我就不信,让贪官治国,还能把国家给治理好了!”

  李熙尧哼了一声,道:“你从来就是只习一口长剑,不读诗书,不通经史,所以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历朝历代的大事、大工程,有哪一个是在一个大清官手里弄好的?就拿我大暠朝来说吧,文帝在东海开西起渊州,东至瀚州的大运河。起先这开运河的事,都交给了当时在朝野都负有盛名的清流领袖宗师礼,结果前前后后一共费了十年时间,耗费了数千万两银子,还没有开通运河。后来文帝把事情交给了史书中的记载的大贪官胡思困,不出三年,运河就全部修好了,至今还在使用,没有半点问题。所以说到底,朝廷要的是会办事的人,至于那会办事的人品行如何,大贪还是小贪,都可以暂且放到一边,等到他贪到触及底线了,再收拾他也还不迟,这道理你明白了吗?”

  “我不明白!”季长醉低喊道,“我的确没读过什么诗书,也不通什么经史,身上状元的虚名,也是你破格封给我的。但是我见过在西瘴被活活饿死的人,我见过!他们原本靠着自己的一方田地,可以好好地活下去,活到子孙满堂,享受天伦之乐。可就是因为你所说的能够办事的贪官们,他们活活饿死了,有的还只是几岁大的小孩子,甚至有的刚出世就死了,因为他一出生就没有东西可吃。难道你说的会办事,办的就是这样的事吗?”

  李熙尧走到龙椅旁,坐了下去,看了季长醉一眼,叹了口气,道:“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籽,四海无闲田,农夫犹饿死。可见这天下间有人会饿死,原是极为寻常的事,你又何必如此小题大做?”

看过《大暠江湖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