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大暠江湖录 > 第一百六十六章 君以此兴,必以此亡(下)

第一百六十六章 君以此兴,必以此亡(下)

  “有人会饿死是极为寻常的事?”季长醉反问道,“都说皇帝既是万民之君,也是万民之父,你说有百姓会饿死是极为平常的事,难道你的儿子饿死了,也是极为平常的事么?”

  “这怎可一概而论!”李熙尧大声喝道,“天生民而立之君,君为天之子,掌管万民,心之所系,乃是万民之安危。西瘴本就是一贫苦之地,不过饿死了几个人罢了,与万民的福祉比起来,有什么要紧?”

  季长醉长叹一声,道:“我终于明白历朝历代的国祚,为什么最长都不会超过四百年的缘故了。”

  “国祚之事,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岂可轻言?”

  李熙尧看着季长醉,觉得季长醉今日的所作所为已经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他原本以为季长醉最多不过是发一通脾气罢了,哪曾想季长醉居然还会说起国祚的事来。

  “天生民而立之君,非是为了君王一人,而是为了天下的百姓。可是自古以来享有天下的君王,都以为当君王是最大的乐事,天下人也这样认为。于是有无数的人为了当这个君王,乐此不彼地造反,乐此不彼地发动叛乱,造反成功之后,就又成了新的君王。”

  季长醉看着李熙尧,说起他认为的历朝历代的国祚都不超过四百年的理由,希望李熙尧能从中得到一些警示。

  他接着道:“造反之役,败则盗贼,成则帝王,若前朝高帝、我朝高祖,皆为乱世之治主,治世之乱民也!如此循环往复,想要天下长治久安,怎么可能?”

  “我朝高祖,岂是你可以妄加评议的!”

  李熙尧忍不住喊了一句,他本不想在季长醉面前动怒,但奈何季长醉说的话对他而言,实在是太过分了。

  “我这么说,没有别的原因,一半是为了天下的生民,一半是为了你,为了你能当一个受万民景仰、爱戴的好皇帝。”

  季长醉说完这些话,走到李熙尧面前,把手中的奏章放到了他面前的御桌上。

  李熙尧看着季长醉放下奏章,冷冷地道:“你的意思是,朕现在还不是一个受万民景仰、爱戴的皇帝,而是一个受万民唾骂的独夫民贼么!”

  季长醉连忙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他一听到李熙尧开始自称“朕”了,便知道事情已经麻烦了,因为他知道李熙尧已经不会再和他讲兄弟情面了。

  “那你是什么意思!”

  李熙尧大怒,龙目怒张,对着季长醉一阵大喝。

  “你的一切都是朕给的,朕念在和你的兄弟之情,让你当了状元,让你拜相封王,让你位极人臣,让你在朕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你不要忘了,朕可以给你这这一切,也可以让这一切都在一瞬间化为乌有!”

  李熙尧难得威胁别人,因为他觉得没什么人值得他去威胁,而且他向来都很理智,用不着对别人用上威胁的手段。

  但今天在季长醉面前,他的理智已经丧失殆尽了,季长醉的种种举动都在触犯他的底线,让他甚至都差点动了杀心。

  要不是他内心深处始终都藏着对季长醉的一丝愧疚,季长醉早就人首异处了。

  季长醉没想到李熙尧会威胁他,更没想到李熙尧会以相国的官位和并肩王的王位来威胁他,感到一阵心寒。

  相位和王位本来在他心中都是微不足道的东西,跟他和李熙尧的兄弟情义比起来,更是一文不值,但现在李熙尧却拿这相位和王位来威胁他,怎能不让他心寒?

  “我现在的一切,确实都是你给的,但是我又何尝稀罕过?你施舍给我的什么相国,什么并肩王,我不当也罢,你趁早另寻一个人罢!”

  季长醉此时已经心如死灰,再也不想在这皇宫和朝堂里待下去了,他现在才真正明白,自己能待下去的地方,原来只有那一方江湖。

  “天下没有人可以拒绝朕的施舍,就算是你季长醉,也不可以!每一个人对于朕的施舍,都是趋之若鹜,你季长醉也不能例外!”

  李熙尧几乎咬牙切齿地说出了这些话,他上次如此愤怒的时候,还是在五年前,在那个他一生中最爱之人身死的没有月光的夜晚。

  “你是最了解我的,我季长醉自能拿起剑的那一刻开始,就不会再接受任何人的施舍了。我答应当相国的时候,和你说了,说我要是不想当了,随时都可以把相印挂在房梁上,一走了之。我当时那么说,就是觉得你让我当这个相国,不是在施舍我,而是想让我帮衬你。现在想来,我那时真是大错特错了!”

  季长醉听到“施舍”二字,感觉自己十分的可笑,在心里自嘲道:“原来我在他眼里,也就是一个值得怜悯的乞丐罢了。”

  “你现在想一走了之?”

  李熙尧知道事情越来越糟了,再这样下去,季长醉恐怕真的要离开朝堂,离开应天,重回江湖了。

  他不想事情发展到那个不可挽回的地步,因为那样一来,季长醉从今往后,就再也不会受他的控制了。

  季长醉知道李熙尧不想让他走,但他却是不得不走了,再不让他走,还不如让他死了好。

  但是他在临走之前,还要做完一件事,那件事既是他对关青云的交代,也是对西瘴饿死的百姓的交代。

  他对李熙尧行了最后一次君臣之礼,然后像一把剑一样傲立在大殿中,道:“我会尽快离开应天的,临走之前,我会让那奏章里有名字的官员都死在我的剑下,这是我对一群已死之人的承诺。”

  李熙尧怒喝道:“你敢!”

  “我有什么不敢?我季长醉一心要杀几个人,没有人能拦得住!就算是你,也不能!”

  季长醉跨出殿外,又回头道:“这应该是我最后一次见到这大殿了,我还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有一个叫做的‘殿下’的人,在江湖和朝堂里都很有势力,颜四通就是他的人。那殿下的意图,只怕是要图谋你的皇位,你当心一点吧。”

  他跨出大殿,天色忽然变了,乌云密布,一道闪电划破天空,大雨如瀑布般倾泻了下来。

看过《大暠江湖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