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大暠江湖录 > 第一百六十八章 为官三五月,手刃数百人(上)

第一百六十八章 为官三五月,手刃数百人(上)

  李熙尧道:“怎么,你觉得很奇怪吗?”

  姚焕然道:“微臣确实没有想到季长醉会直接对颜四通下手,微臣原本以为他最多也就是向陛下上一封弹劾颜四通等人的奏章而已。”

  “那奏章就在这里,你拿去看一眼吧。”

  李熙尧把放在御桌前的奏章扔给了姚焕然,同时轻叹了口气。

  姚焕然拿起奏章一看,顿时就为里面所载的官员姓名之多而惊叹了一声。

  这封奏章里所弹劾的官员,一共有三百六十二位,其中三百三十位都是京官。

  李熙尧道:“这里面有名字的官员,季长醉都要杀之而后快,还好没有你的名字,不然你可就再也没有好觉可以睡了。”

  姚焕然放下奏章,道:“微臣请陛下立即下令诛杀季长醉,以免他屠戮在朝京官。”

  “不必了,朕还不想杀他。”

  李熙尧从龙椅上站了起来,眼中已经有些落寞了。

  姚焕然又道:“那微臣要不要派重兵保护那些京官?”

  “也不必了,就让他去杀个痛快吧。等他杀完了,朕与他也就谁都不欠谁的了,往后若再见面,也就没有什么情面可讲了。”

  李熙尧走到殿门处,看着殿外的雨水,又道:“好多年没有见过这样的大雨了,这几天不管会死多少人,想必都会被大雨给冲得一干二净吧。”

  姚焕然走道李熙尧身后,道:“三百三十位京官若一下都被季长醉杀了,只怕是会引得朝堂大乱,还请陛下三思。”

  “乱不到哪里去的,而且这官场也到了该整顿的时候了。”李熙尧道,“到时候你带些兵士,在这些官员死后,把他们的家都抄了,抄得的银子尽数收归国库,一两也不能少。”

  “是。”

  姚焕然明白李熙尧的意思了,他知道李熙尧是要用这三百三十位京官的性命,来填满国库,补上这些年来的所有亏空。

  …………

  季长醉离开皇宫之后,直接奔回了相国府。

  黄筱竹见他浑身都湿透了,连忙取出一件大衣给他披上,问道:“下了这么大的雨,你怎么不坐马车回来?”

  季长醉道:“马车太慢了,我怕耽误时间。你现在去把章子丘、白风斜和裴世勋都叫来,我有要紧的事要和他们说。”

  黄筱竹见季长醉神情十分认真,便不顾大雨,立马把章子丘三人给找来了。

  “下这么大的雨,你找本大爷干嘛?打搅本大爷睡觉,真是罪过不小。”

  白风斜打着哈欠,顶着一双睡眼,看起来还是刚刚从被窝里爬出来的。

  章子丘道:“下大雨也要找我,是已经想通了,要收我做你的第一个徒弟了吗?”

  裴世勋则道:“大人是不是遇上什么急事了?”

  季长醉道:“现在事情紧急,你们先都听我说。我长话短说,第一,我现在已经不是相国,也不是并肩王了。第二,你们现在想留下来的可以留下来,不想留下来的最好现在就离开应天城。”

  这几句话对在场众人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以至于他们一时都没有明白季长醉的意思。

  白风斜道:“你说什么?你的意思是大爷来了这鬼地方还没几天,现在就要走了?”

  季长醉道:“我知道你们一时会难以接受,但事实已经如此了。我在宫里与皇上大吵了一架,现在我已是决意要辞官离开应天了。”

  “你和那皇帝都是男的,两个男的吵架有什么意思?我看要大打一打架才会过瘾,你怎么不敢和那皇帝打一架呢?”

  白风斜向来都是没心没肺,此时更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这时候你就别开玩笑了。”季长醉说完,又面向黄筱竹,道:“你还想留在应天吗?”

  黄筱竹道:“应天这地方,我本来就不感兴趣,既然你要走了,我还留下来做什么?”

  “好!”

  季长醉看向章子丘和裴世勋,道:“你们两个呢?”

  章子丘挠了挠头,道:“我……我还要你收我为徒,我跟着你走。”

  裴世勋犹豫了片刻,低下了头,道:“世勋感谢大人这些日子以来的赏识,但世勋终究是朝廷的人,不能离开朝廷,还望……”

  “还望个什么,你就说你不想走不就结了么?”

  白风斜又打了个哈欠,又道:“要走就赶紧走,本大爷好到下一个地方接着睡觉。”

  季长醉对黄筱竹道:“我临走之前,还要在应天城里办一件事情,你和白风斜、章子丘先走,我办完事情再来与你们会和。”

  “你要办什么事情?”

  黄筱竹隐约觉得季长醉要办的事情不会很安全,心下实在很为他担心。

  季长醉柔声道:“你放心,是我答应别人的一件小事而已,不难办的。”

  “真的?你不骗我?”

  在黄筱竹的印象里,季长醉说的不难办的事,往往特别难办,因为他不想让别人为他担心,总是把办什么事情都说得特别轻松,每次把与别人之间的生死决斗,都能说成是点到即止的切磋武艺。

  “我说要走就赶紧走吧,你们还在这肉麻个什么劲?快定个会和的地方下来就走吧,要是耽误了本大爷睡觉,本大爷和你没完。”

  白风斜早已经不耐烦了,他无论做什么事,都喜欢干脆利落地做完,好让自己落得个清闲自在。

  “那我们就在霖州千湖镇的湖群里会和吧,听说那里的风景和鱼都很不错,我们正好可以去尝尝那里的鱼。我在应天最多耽搁三天,你们在千湖镇等我三天就是了。”

  季长醉说完,又对黄筱竹一个人道:“这次的事情真的不难办,你在千湖镇等我三天就好了,要我超过三天还没来,你想怎么罚我都成。”

  黄筱竹道:“那好,我就在千湖镇等你,要是你失信了,我可饶不过你。”

  “走吧,走吧,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我们去千湖镇吃鱼喝酒去,应天这鬼地方,大爷我这辈子都不想再来了。”

  白风斜走进雨中,任凭如注的大雨浇在他的身上,黄筱竹和章子丘各披着一件雨衣,也走进了雨中。

看过《大暠江湖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