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大暠江湖录 > 第一百七十一章 小僧急走追黄蝶(下)

第一百七十一章 小僧急走追黄蝶(下)

  季长醉问道:“什么知道你的名字?”

  那人道:“我姓小,名和尚。”

  季长醉笑道:“小和尚?这名字可真够怪的,你的父亲叫小什么?”

  小和尚抓了抓头,道:“我记不得了。”

  “你连你父亲的名字都不记得,看来不是一个孝顺的人,你父亲他还健在吗?”

  季长醉经觉得有些累了,平坐在那块空地上,看着小和尚。

  小和尚又抓了抓头,道:“我也记不得了,他或许还活在世上吧。”

  “这是什么话?”季长醉感到奇怪,“一个儿子怎么会连自己的父亲是否还健在都搞不清楚?你难道是孤儿?”

  “我不是孤儿,我记得我父亲很有钱,也很有势,但我就是记不得他叫什么,长什么样子,还活不活在世上了。”

  小和尚脸上显现出痛苦的神色,是那种极力回想起一张脸庞一个人,却什么都想不起的痛苦。

  季长醉看着小和尚,想起他少年时在祁州的元景县碰到过的一个病人。

  那个病人得的是一种叫做噬忆症的怪病,得了这种病的人,脑子里的记忆就和他们当天吃下去的饭一样,不能在体内长留,很快就会被忘得一干二净。

  据说江湖中的老先生说,噬忆症这种病无药可以医治,因为得了这种病的人,是得罪了永居在天界的上神,是那些神仙让他们的记忆一点点地被吞噬掉的,实在非人力所能改变。

  季长醉对这样的怪力乱神的说法,从来都不相信,他从不信神,只信自己手上的剑。

  因为假如有一日天上的诸位神仙都背他而去了,他的剑也不会背他而去。

  他问小和尚道:“莫非你得了噬忆症?”

  “什么是噬忆症?”小和尚问。

  “噬忆症就是……”季长醉走到小和尚面前,飞快地从他手中抓着的荷叶里取出一只饭团,然后塞进嘴里,“就是我现在吃了你的东西,你过一会儿就会不记得了。”

  小和尚眼睛上下扫动,鄙夷地看着季长醉,道:“为了吃我的饭团,还费心编一个怪病来骗我,没想到你看起来仪表堂堂,人模狗样的,其实是一个不要脸的下三滥的江湖骗子!”

  “你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我好歹也是有些身份的人,怎么可能为了一只饭团来会骗你?”

  季长醉很爱面子,听到小和尚把他说的这么不堪,已经是红了面皮了。

  “就算你没有骗我,我也没有得什么噬忆症,因为你偷吃我饭团的事,我现在还记得,还有我自己的名字,我也记得清清楚楚。”

  小和尚将从怀里拿出一根暗黄色的稻草,将荷叶重新包好捆好,提在手上,朝着先前那黄蝶飞过的方向走去了。

  “你要去哪里?”

  季长醉拦在他身前,不让他再往前走,因为季长醉忽然觉得他很有意思,想打探打探他的来历。

  每遇到一个自己感兴趣的人,就想和他相熟,甚至做朋友,这是季长醉老毛病了,或许他一辈子都治不好这个毛病。

  “我去哪里干你什么事?快让开,要是害得我追不到那只黄蝴蝶了,我就去官府告官,告你强抢民食,让官差把你抓进大牢,每天打你八十大板,直打得你屁股开花!”

  小和尚上前一步,想一把推季长醉,但季长醉的下盘稳若磐石,他无论使出多大的力气,也不能让季长醉移动分毫。

  “别白费力气了,我要是让你这个小和尚给推走了,那也不用再在江湖里混下去了。而且那只黄蝴蝶找不到也就找不到了,天下有那么多只黄蝴蝶,我半个时辰内就能给你捉一百只过来,失掉这一只,有什么打紧?”

  季长醉伸出手掌,抵住小和尚的胸口,然后发力一推,就使得小和尚向后连退了五六步。

  小和尚稳住身形,大道:“你懂个什么,天下间的蝴蝶再多,可也只有我方才追逐的那一只,我才喜欢。别的蝴蝶再怎么大,再怎么好看,也全都入不了我的眼,我就只要那只黄蝴蝶,别的我都不要!你要再不让开,就休怪我动武了!”

  季长醉挺起身板,道:“不就是一只蝴蝶么,你还来劲了,来来来,你动武吧,我就站在这,我要是动了一步,就算我输,我便亲手帮你把那只蝴蝶给抓回来。”

  小和尚道:“好,这可是你红口白牙说出来的话,你要是事后不认帐……”

  季长醉有些不耐烦了,扎好一个马步,道:“废话少说,我要是事后不认帐,就把项上人头摘给你!”

  “你的人头我才不稀罕,我要你为我牵马执鞭!”

  小和尚低吼一声,朝季长醉的鼻梁砸去一拳。

  “我这一辈子还没干过替人牵马执鞭的活,你能对我说出这样话来,我算你是一条汉子!”

  季长醉看向那迎面砸来的拳头,伸手一抓,就把那拳头给抓在了手里,而后往后一扯,就扯得小和尚整个身子都倒栽在了油菜花地里。

  小和尚压倒了一小片油菜花,季长醉看着那些倒地的黄花和翠杆,道:“你这样的拳头,只能让自己摔上一大跤,却是沾不着我的衣角的。”

  “再来!”

  小和尚并不服气,低喝一声,向季长醉后心砸去一拳,他额头上血管暴起,面目立时就变得有些狰狞,看起来如同嗜血的修罗一般。

  而对于这一拳,季长醉起初压根就没有放在心上,只随意的伸手一抓,等抓到小和尚的拳头时,他身子颤了颤,心里大惊道:“他的拳势怎么忽然变得这么重了!我如果不使上几成力气,恐怕立时就要被他的拳势给撂倒在地!”

  季长醉求胜心切,见小和尚这一拳来者不善,手掌顿时使上了五成力气,抵住了小和尚的的拳头,想直接将他推得后退。

  小和尚这时感觉自己拳头好像打在了一座大山上,不能再前进分豪,但他并未死心,大吼一声,双脚踏地,手臂上的青色血管尽数暴起,拳头上的力道顿时就大了一倍!

看过《大暠江湖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