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大暠江湖录 > 第一百七十二章 千湖往来人,但爱白鱼美

第一百七十二章 千湖往来人,但爱白鱼美

  季长醉突觉小和尚拳力陡然增大,已经来不及加大力气,双脚自动往后退了两步,才化解了小和尚打来的这股凶猛的拳力。

  “你……你输了。”

  小和尚打完这一拳,脸色变得煞白,脚步虚浮,好像这一拳已经耗尽了他所有的力量,让他站都站不稳了。

  季长醉眼看他就要坠地,忙扯住他的肩膀,把他扯到那片空地坐下。

  “想不到我居然输给了你这个小和尚,不过你那一拳力道确实不小,难道你是从正心山上下来的?”

  季长醉让小和尚坐定,转念一想,又道:“不对,释迦门没有这样霸道凶狠的拳法,你这个和尚到底是从哪里出来的?你有没有师父?”

  小和尚闭着眼睛,已经几近昏迷,季长醉问的这些,他自然是一个也答不上来。

  季长醉道:“罢了罢了,就算问你,你最多也只会回一句‘我记不得了’,也没什么意思,我既然输给了你,就先为你抓来那只蝴蝶吧。”

  季长醉探入油菜花丛,前去寻找那只黄色蝴蝶,他记得那只蝴蝶的确有些特别,左边翅膀上有一个小小的褐色斑点。

  …………

  霖州,千湖镇。

  黄筱竹倚靠在栏杆上,望着楼下的一方如初磨之镜般的湖泊。

  这个湖泊是千湖群中的一个,虽然不大,但是景色也还算得上秀美,而且胜在靠近黄筱竹他们歇息的客栈,很是方便。

  白风斜和章子丘这三天来,每到白天,都会撑着一叶小舟,在湖泊里穿行,钓湖里的白鱼。

  白鱼是千湖镇的特有鱼类,鳞片雪白,味道鲜美,刺少肉多,是以远近闻名。

  白风斜来到这里尝到了白鱼,觉得味道实在不错,心里就想吃个痛快,吃个过瘾。

  他碰巧又听当地的老渔民说吃白鱼,要吃刚刚钓上来的才最为美味,因为白鱼离水之后,活不过半刻,所以客栈里的白鱼,都是死了许久的了,味道也就强差人意,便对那新鲜的白鱼垂涎三尺,恨不得立马钓一条来尝尝。

  所以白风斜就弄来了一只小船,一根鱼竿,但等到他撑船到湖上时,才忽然记起他其实并不会钓鱼,在船头拿着鱼竿瞎鼓捣了一会儿,连鱼饵怎么弄都没搞清楚,就对着章子丘大喊:“姓章的,会钓鱼不会?”

  章子丘本来在想一些心事,被白风斜的喊声吓了一跳,没听清楚他在说什么,就回喊道:“你刚刚说什么?”

  “小兔崽子。”白风斜低声嘟囔了一句,然后又对着章子丘大喊道:“我说,你小子会钓鱼不会?”

  章子丘道“会,怎么了,你要钓鱼?”

  白风斜道:“对对对,你小子快到船上来,要是钓到鱼了,大爷我分你一口鱼吃!”

  “我……我受了些风寒,湖上风大,我不能下去,比起吃鱼,还是小命要紧!”

  章子丘不想去湖中钓鱼,一是他钓鱼的技术不好,怕一旦钓不到鱼,会挨来白风斜的一顿臭骂,二是他一直都认为鱼肉太腥了,不喜欢吃鱼,觉得自己不能帮白风斜白钓。

  “你小子少废话,大爷我叫你下来,你就下来,别跟个娘们似的扭扭捏捏,像个什么样子?还说受了什么风寒,你怎么不说你折了胳膊,断了腿呢?你要还是个男人,就给本大爷跑到船上来钓鱼,要是你小子敢不来,看本大爷我不打折你的腿!”

  经过一路的相处,白风斜已经知道章子丘是个吃硬不吃软的人了,所以对他一向都不客气,让他老老实实地听他的安排。

  章子丘也果然极不情愿地到了船上,接过了白风斜手上的鱼竿。

  白风斜道:“你小子好好钓,争取今天中午就吃上一顿鱼。”

  可是白风斜虽然这么说了,到了太阳落山的时候,章子丘还是没有钓到一条白鱼。

  “你小子怎么回事?在这绣花呢?一下午大爷我都能走八百里路了,你连条鱼都钓不上来?”

  白风斜看着被天边的夕照烧得火红的云彩,扬起手就拍向了章子丘的头。

  “你别大声嚷嚷,鱼都被你吓跑了!”

  章子丘头上吃痛,心里头是叫苦不迭,觉得还是季长醉好,至少季长醉再怎么样也只是骂骂人,不会对他动手,而白风斜就喜欢动手动脚,而且下手还不轻。

  “原来钓鱼还有这些讲究,那好吧,你和大爷我都把嘴巴闭上,别把鱼儿都给吓跑了,你小子就也加把劲,快点把鱼给大爷我钓上来。”

  “好好好,你别急,我尽量努力。”

  白风斜重新缠好鱼饵,抛动鱼竿,将鱼饵沉进了湖水中。

  接下来的两天,章子丘还是一无所获,把白风斜的耐心都给消磨干净了。

  “你小子到底会不会钓啊,都他妈三天了,你就是跳到湖里去捉,也该把鱼捉来了吧?依本大爷看来,你小子就是存心在捉弄本大爷,皮痒痒了,想找抽是不是?”

  白风斜对着章子丘一阵大骂,楼上的黄筱竹听了,忍不住笑出了声来。

  这时章子丘忽然感到鱼竿动了动,喜道:“来了,来了,鱼儿上钩了!”

  章子丘连忙收线,越收线,越觉得钓到了一条大鱼,待水下的动静浮出湖面时,一条二尺长的大鱼就咬着鱼饵,跃到了半空中。

  “不错,不错,这条鱼确实不小,可以够本大爷饱餐一顿了!”

  白风斜看着已经上钩了的白鱼,喜笑颜开,还拍了拍手,吞了一口唾沫。

  章子丘将白鱼拖向船边,等到鱼没了力气,就一把将鱼给扯上了船板。

  白风斜抱起鱼,掂量了一下,道:“最少有四斤,不算小了,要赶紧生火架锅才行。你小子快去生火,大爷我知道你不会做饭,得叫季长醉的老相好来才行。”

  黄筱竹听到这话,本来想骂白风斜没正经,却听到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回头一看,见到了一张她无比熟悉的脸庞和一个短发小僧。

  “筱竹,我说三天之内赶到,没有食言吧?”

  季长醉走到黄筱竹面前,笑得眼睛都弯成了一轮明月。

看过《大暠江湖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