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大暠江湖录 > 第一百七十三章 吃鱼取剑(上)

第一百七十三章 吃鱼取剑(上)

  黄筱竹见到季长醉,脸上自然是浅笑盈盈,朱唇轻启,道:“总算来了,你要是还不来,这里的风景我就都看腻了。”

  白风斜提着鱼,上了楼,瞧见季长醉,对他高声道:“奶奶个王八羔子的,你的运气也忒好了,大爷我钓了三天鱼,才见着这一条,你却一来就有鱼吃!”

  他看见小和尚,又道:“这是哪位小兄弟,大爷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

  “忘了给你们引见了,”季长醉拍了下小和尚的肩膀,道:“他是还了俗的没什么记性的僧人,名字叫做小和尚,是我在来的路上碰见的。”

  “小和尚?这个名字可真是怪得没边了,不过这人看起来也没什么特别的,就是头发黑的很,好像那些酸秀才写狗屁文章用的墨水一样。”

  白风斜走到小和尚跟前,围着他走了一圈,仔细地瞧了他一遍。

  这时章子丘也走了上来,看见了季长醉,向他笑道:“你可算来了,要不要趁这个机会,就地收我为徒?”

  季长醉笑道:“就地收你这小子为徒,我是办不到的,但要我将你就地正法,却是容易的很。怎么样,要要不要考虑一下?”

  “算了算了,来日方长,还是小命要紧。”

  章子丘认了怂,使得白风斜大笑道:“你小子怎么这么没出息,你干脆拜大爷我为师算了,不出三年,大爷我保准你能打得季长醉向你讨饶!”

  章子丘硬气起来,道:“那日你被那些人追杀,逃到相国府,季长醉一剑就帮你把那些人摆平了,可见你的武功比起季长醉来,也就是平平而已,我可不要认你做师父!”

  “嘿,季长醉一回来,你小子就变了个模样了,看来大爷我非得狠狠地揍你一顿不可,不然你小子不知道什么叫尊敬长辈。”

  白风斜左手提着鱼,右手作势就一巴掌打向章子丘。

  章子丘大喊道:“师父救命!”

  “我可不是你的师父。”

  季长醉虽然不承认是章子丘的师父,但是也不想看他挨打,就伸出手,抓住了白风斜的手腕,道:“白兄,再耽误时间,白鱼吃起来可就没那么好吃了。我几年未曾吃过白鱼了,现在一见着你手里的鱼,可是已经嘴馋的不行了。”

  白风斜看着自己左手提着的白鱼,不觉口中生津,道:“那倒也是,为了狠揍那小子而错过一顿美味,实在太不划算。”

  他回头看向黄筱竹,道:“那就要委屈黄姑娘为我们料理了这条肥鱼了,大爷我于做菜之道,实在是一窍也不通的。”

  黄筱竹正要答应,季长醉却道:“白兄,你这样做可就不对了。”

  “哪里不对,难道黄姑娘不会烧鱼?”白风斜问道。

  季长醉道:“那倒不是,只是白兄怎么忍心让美人的纤纤玉手,去干那剖鱼烧火的活呢?”

  白风斜道:“那大爷我可没什么不忍心的,只要能让大爷我吃上一盘好鱼,你就是要宫里的皇太后来给我做菜,大爷我也扶着筷子等着她把鱼端过来。”

  “白兄忍心,我却是不忍心的。刚好我也会一丁点厨艺,就替白兄用这条鱼做一道好菜出来吧。”

  季长醉从白风斜手里拿过鱼去,让章子丘备好菜刀砧板,灶锅油盐,再生好火。

  黄筱竹问季长醉道:“你什么时候学会烧菜的?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

  “那是老早之前的事了,以前在名剑阁,我和师父的一日三餐,就都是我备下的,只是我下山之后,就极少烧菜做饭了。”

  季长醉熟练地拿起菜刀,剖开鱼肚,取出里面的内脏,然后用清水将血水冲洗干净,剔去了附着在鱼肉上的一层黑膜。

  他没有去除鱼鳞,因为白鱼要是没了身上的白磷,味道就会大打折扣。

  “去拿些黄姜和小葱来,我待会儿就要用。”

  季长醉将处理好的白鱼放到一只盘子里,低头看向灶里正在燃烧着的橘黄色火焰。

  章子丘刚刚才找来油盐,此时已经不大堪季长醉驱使了,嘟囔了一句:“凑合凑合算了,做一道菜哪有这么多讲究?”

  季长醉背对着章子丘,道:“看来你是不想做我的徒弟了。”

  “别别别,我现在就去找姜找葱!”

  章子丘的命脉被季长醉拿捏在了手里,只能任凭他差遣使唤。

  片刻之后,章子丘已经弄来了黄姜和小葱。

  季长醉将黄姜切成片,铺放在白鱼上下,随后往锅里倒上水,往里面放上了一个架子,最后把装着白鱼的盘子放在了架子上,盖上了锅盖。

  白风斜一直在一旁看着,道:“你这样做鱼,岂不是会没有一点辣味?”

  季长醉道:“吃白鱼,吃的就是它的鲜味,这样清蒸才能使鱼的鲜味体现得淋漓尽致。你想吃辣的,应该要去辰州的老狍山,吃那里的手抓麻辣狍子肉。”

  过不多时,鱼已经蒸好了,季长醉揭开盖子,甘甜的鱼香气立即发散了出来。

  章子丘闻到这股鱼香,心道:“居然闻起来没什么腥气,看来季长醉做鱼还真有两下子。”

  季长醉将盘子端出锅,放在小桌上,而后烧上了一小锅油,将小葱切成寸段,洒在鱼上,待锅里的油烧热之后,季长醉握住锅柄,将滚烫的热油都淋在了盘子里的白鱼上。

  热油遇上白鱼,发出一阵悦耳的滋滋声,让葱段立即变软,鱼的香气也随之更盛了。

  白风斜早已等不及,鱼一端上桌,他就已经伸出了筷子。

  鱼肉入口,满嘴鲜香,回味甘甜。

  白风斜赞道:“不错,大爷我没白钓三天鱼!”

  章子丘心里暗道:“有这么好吃么?而且这三天都是我在钓鱼,你钓了个什么?”

  章子丘也夹了一筷子鱼肉,他吃了一口,顿感肉质滑嫩,鲜美无比,味道确实不错,忍不住道:“好吃,我从没吃过这样好吃的鱼!”

  “有这样好吃么?你们不会是演出来的吧?”

  黄筱竹笑着也夹了鱼肉放进小嘴里,吃了之后也感觉是一大美味,对季长醉赞不绝口。

看过《大暠江湖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