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大暠江湖录 > 第一百七十四章 吃鱼取剑(下)

第一百七十四章 吃鱼取剑(下)

  小和尚坐在桌前,吃了一块鱼肚上的肉,也称赞季长醉道:“这鱼的确不错,你做菜的本事,和抓蝴蝶的本事一样好!”

  那日季长醉为小和尚抓那只黄蝴蝶,不光一抓即中,还能保证抓来的蝴蝶完好无损,不受到一点伤害。

  可惜那只蝴蝶在季长醉和小和尚来千湖镇的路上,就又飞走了,还是小和尚自己放走的。

  季长醉那时问他:“你既然费了一番力气才得到这只蝴蝶,为什么又要放它走?”

  小和尚说:“我如果不放了它,它就没几天可活了,所以与其让死在我的手上,还不如放它走。很多事情都是这样的,比如你因为一只鸟的叫声很好听,就把它关进金丝小笼子养起来,但是那鸟儿被关起来之后,叫声就不如之前好听了,也没什么活力,很快便死在了笼子里。所以说物极必反,凡事都要留有些余地才好。”

  季长醉觉得小和尚说的有几分道理,但也没有放在心上,更没有当真,因为他知道几乎所有的道理,都没有什么实际作用,只是一个道理而已。

  而且如果道理有用的话,他就可以不用和别人以刀剑来分出胜负,转而和别人大讲道理就行了。

  季长醉见众人都动了筷子,自己也吃了一口,细细品味了一会儿,自夸道:“不是我季某人自吹自擂,这鱼确实不错,就是让宫里御膳房的大厨来做,或许也及不上我做的这个味道。”

  鱼少人多,一条白鱼几下就被消灭干净了,其中白风斜和小和尚吃的最多,一条鱼至少有一半都进了他们的肚子。

  白风斜于是对小和尚打趣道:“我说小和尚,你一个出家人,吃起荤来,怎么比我们这些俗人吃的都多得多?”

  小和尚笑道:“你过奖了,我只是觉得这鱼好吃,所以就多吃了一些。而且我已经还俗了,别说吃荤,就是犯了色戒,佛祖也不会怪罪我的。”

  小和尚笑起来的时候,眼睛是眯着的,嘴巴向上弯成半道圆弧,看起来很是亲切。

  白风斜道:“好你个小淫贼和尚,这还了俗之后,就什么戒律都想去破一破了,你师父要是知道了,得被你气出病来。”

  “我记不得我有没有师父了,如果有我也记不得他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样了。”

  小和尚站了起来,伸了一下懒腰。

  白风斜看着小和尚,道:“你脑子里装了些什么?连你师父你都记不得,还能指望你记得些什么?”

  “别问他以前的事了,不然问就是记不得。现在你们都吃完了,我还要去千湖山上取个东西,你们有没有兴趣和我一起去?”

  季长醉也站了起来,遥望着东边的千湖山。

  千湖山高一千余丈,是东海少见的高山,据说有许多能人异士在上面隐居,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白风斜问季长醉道:“你要取个什么东西,如果大爷我对那东西感兴趣,就勉为其难,陪你去一趟好了。”

  “我要去取一把剑,”季长醉道,“那把剑是我的老朋友了,我四年前将他埋在千湖山顶,那时我以为我季长醉终此一生,都不会再用到他了,没想到造化弄人,事随时易,我现在就要去请我的老朋友出山了。”

  白风斜道:“你的老朋友,让本大爷想想……是在名剑谱上排名第二的孤鸿剑吗?”

  季长醉道:“白兄猜得不错,我那老朋友正是孤鸿剑,还不知道他现在再见到我,会不会生我的气。”

  “你说的什连鬼都不会相信的话,孤鸿剑虽然是在名剑谱上排名第二的名剑,但也总归是一块冰凉的铁块罢了,怎么可能还会生气?”

  白风斜向来不喜欢使用兵刃,所以他对刀剑棍棒之类的兵器都没有也不会产生什么感情,但季长醉不同,他是一个顶尖的以剑为生的剑客,他的佩剑已经融入到了他的血液和灵魂之中,所以他才会称孤鸿剑为他的“老朋友”。

  季长醉面向千湖山,望着山上的稀薄的淡白色云雾,道:“白兄你有所不知,剑这种兵刃,是所有兵刃里最通灵性的,他与他的主人朝夕相处,算得上是他主人最好,也是最可靠的好朋友了。”

  “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吧,就算你能说出花来,把天上的月亮星星都给说得从天上掉下来了,大爷我也一个字都不会信。不过大爷我对那孤鸿剑,确实还蛮感兴趣的,你在前面带路吧,大爷我要瞧瞧那在名剑谱上排名第二的宝剑,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季长醉看白风斜已经要去千湖山了,就又看向黄筱竹、章子丘和小和尚,见他们三个都点了头,就带头朝着千湖山走去了。

  千湖山离他们并不远,只有三里来路,因此他们没费什么力气,就到了千湖山的山脚之下了。

  但千湖山毕竟有那么高,要从山脚爬到山顶,除了会要费一番力气之外,还必须要爬上几个时辰,不然在正常情况之下,绝没有可能到得山顶。

  好在季长醉一行人的身体底子都不算差,一路爬到山顶都没有喊要休息,以至于他们只用了一个半时辰,就到达了山顶。

  山顶是千湖山最高的地方,也是面积最狭小的地方,加之当年季长醉埋剑时,特意做了记号,所以他一下就找到埋剑的地方,站在了那里。

  埋剑的地方是在一株雪松下面,一共埋了六尺深。

  季长醉刨出一个坑来,撇开浮土,发现有些土居然新的,这说明在这几年里,这里已经被人刨开过了。

  季长醉于是加快速度,运起内力,很快就刨出了一个三尺多长锦盒来。

  他拿出锦盒,吹去山面的碎土而后揭开锦盒的盒盖,发现孤鸿剑还是好端端地躺在里面,不由得舒了一口气,对着孤鸿剑道:“老朋友,我们又见面了,这些日子没见,我知道你肯定在怪我了。”

  孤鸿剑像是听懂了季长醉说的话一般,发出了一声锋锐的剑鸣。

看过《大暠江湖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