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大暠江湖录 > 第一百七十八章 拨云见日(上)

第一百七十八章 拨云见日(上)

  季长醉见黑发老道已经白了头发,挣扎着从地上站起,靠着黄筱竹的搀扶,艰难地走到了他的面前。

  “前辈剑术超群,武功更是令季某难以望其项背,季某多谢前辈方才留了一手,没有取季某的性命。”

  季长醉对黑发老道躬身拱手,行了一套晚辈之礼。

  黑发老道瞪了季长醉一眼,道:“少在这假情假意地装好人了,我败了就是败了,方才也尽了全力,绝无留手!”

  季长醉看着地上的桃木断剑,道:“前辈用的桃木剑,就是留了一手的。说老实话,我如果不是凭借着孤鸿剑的锋锐,只怕早已成了前辈的剑下之鬼了。”

  “那我也是败了,手中的剑被折断,是剑客最大的耻辱。我用的虽是木剑,但也绝不是我败给你的借口。”

  黑发老道坐直身子,让季长醉靠过来,道:“你靠近来些,我有些话要与你一个人说。”

  季长醉闻言便顺势坐在了黑发老道的身侧,想听听他要说些什么。

  黑发老道瞥了黄筱竹一眼,对她道:“女娃娃走开一些,不要杵在这里偷听。”

  他又看向走近来的白风斜等人,道:“还有你们,也都走开一些,不要靠近来了。”

  白风斜道:“老道士,你现在已经没了力气,少在本大爷面前耍威风!”

  季长醉对白风斜使了个眼色,道:“你们都听这位前辈的,各自退后一点吧。”

  白风斜本来不想后退,但听到了季长醉的话,还是很不情愿地往后走去了。

  他这一走,其余人也就都跟着走了。

  黑发老道看着白风斜的后背,对季长醉道:“白门中竟然有这样的人,也算是门派不幸了。”

  他又道:“你知道我为什么一见到你,就要和你动手吗?”

  季长醉笑道:“前辈不是自己亲口说过了吗?前辈说是为了报三十年前的半招之耻,才要和我分出个高下的。”

  “那只是我胡乱说的罢了,”黑发老道笑着说,“我一把年纪的人了,对于荣辱之事,早就看得比水还要淡了,三十年前的事,怎么还会放在心上?”

  季长醉问道:“那前辈是为了什么和我动手?”

  “为了一个承诺。我虽然老了,但也还是一个男人,而一个不能遵守自己亲口许下的承诺的男人,根本就不能算是一个男人!”

  黑发老道神情变得严肃起来,好像在说一件特别神圣的事。

  他接着道:“三十年前,我败给了你师父,那时候我和他定下了一个赌约,那场比试谁输了,谁就一辈子都不能收徒,还要让对方的徒儿进入到天人合一的境界。”

  季长醉道:“所以前辈对我出手,是为了让我进入到天人合一的境界?”

  “是,又不是。我本来只是想试一试你的武功,没想直接让你进入到天人合一的境界。因为毕竟我自己也未曾进入到那个境界过,所以我也不知道要如何才能让你进入到天人合一的境界。”

  黑发老道说着,忽然猛烈地咳嗽了一阵,咳出了一手的血来。

  季长醉连忙道:“前辈要不要先去歇息,日后再谈?”

  “不用,现在说完最好。”黑发老道摆了摆手,“我只是被你的‘一剑天涯’震伤了心肺,所以才会咳出血来,死不了的。我刚刚讲到哪里来了?”

  季长醉道:“讲到天人合一了。”

  “对对对,天人合一。”黑发老道说道,“那时候我只是想试一试你的武功,起初看你的武功并不怎么样,以为你师父眼光太差,教导无方,居然教出了你这么个徒弟。结果你是越战越强,不光逼得我用出了‘万象剑斩’,还直接进入到了天人合一的境界,让我差点死在了你的手上。”

  “当时真是多有得罪了,请前辈见谅。”

  季长醉已经知道黑发老道对他并无恶意,所以语气都已经变得极为恭敬,完全以晚辈自居了。

  “没什么好见谅的,我虽然受了些伤,伤了些元气,但总算是了却了一桩心事,让你进入到了天人合一的境界,这样我就不再欠你师父的了。”

  黑发老道发出了一声大笑,满天的白发竟然随着笑声就变成了黑发。

  “前辈,前辈你的头发,怎么……”

  季长醉亲眼看见了这一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怎么又变黑了是么?”黑发老道笑了一阵,道,“你见识还是少了,我练的内功比较独特,叫做‘返元功’,只要我体内的元气不至于太少,就能让我白发变黑发,但如果元气太少了,就比如刚才我败给你的时候,头发就会由黑变白。”

  季长醉道:“这内功确实奇特。”

  这时白风斜远远地看见了黑发老道白发变黑发的过程,对黄筱竹他们道:“快看,这老道头发居然由白变黑了!你们说他究竟多大岁数了,大爷我猜至少七十了。”

  黄筱竹白了他一眼,道:“正所谓‘问道不问寿’,你要是让那道士知道你在问他的年龄,心他一剑把你给砍了。”

  白风斜撇嘴道:“谁砍了谁还不一定呢,季长醉能赢他,大爷我也能!”

  章子丘声道:“大言不惭。”

  这句话没能逃过白风斜的耳朵,他看着章子丘,道:“你子完了,等从这山上下去了,看大爷我怎么收拾你!”

  这边白风斜等人在说笑,黑发老道却正在和季长醉说那个他做梦都想知道的秘密了。

  “现在解决掉了我对你师父的承诺,就要解决我对你的一个承诺了。”

  黑发老道看着季长醉的眼睛,从他漆黑的眼眸里看到了缩的自己。

  “对我的承诺?”季长醉问道。

  黑发老道说:“不错,和你动手时,我说你要是能接下我的‘万象剑斩,就告诉你一个你做梦都想知道的秘密,现在我就把那个秘密告诉你,你仔细听着,要是错过了,可能你这一生就再也没有机会知道了。’”

  季长醉听黑发老道说的如此认真,不敢有丝毫怠慢,用心地听着他将要说出来的每一个字。

看过《大暠江湖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