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大暠江湖录 > 第一百八十九章 下蛊之人

第一百八十九章 下蛊之人

  季长醉笑道:“我知道张进九兄平生所爱的只有美酒这一样东西,所以只要张进九兄能为我查出杀害惠眠师太的真凶,我就豁出去了,把我珍藏了十多年的一坛文帝十五年出产的竹叶青赠送给张进九兄。”

  张进九用舌头舔了舔嘴唇,道:“文帝十五年的竹叶青,到现在已经足足有三十个年头了,你真的有三十年的竹叶青?”

  季长醉道:“当然有,只要张进九兄替我查得真凶,我立即将三十年的竹叶青奉上。”

  黄筱竹对季长醉小声耳语道:“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这样好的酒,而且你不是已经戒掉酒了吗,怎么还藏着一坛?”

  季长醉压低声音,道:“三十年的陈酿,找遍天下也找不出几坛来,我要是有的话,早就被我喝到肚子里去了,绝不会留到现在。我现在之所以这样说,是为了让张进九答应帮我查出杀害惠眠师太的真凶来。等到他查出来了,我再去找吕渡衣要一坛三十年的竹叶青来,我知道他那里还有两坛。”

  张进九考虑了片刻,答应了季长醉,道:“既然你有三十年的竹叶青,那我就接了你这个差使了。”

  季长醉拱手道:“那我就在此多谢张进九兄了。”

  张进九道:“客套话就免了吧,要查出杀害惠眠师太的真凶,首先要弄清楚惠眠师太是怎么死的。这一点不用我说,你们也都知道,惠眠师太是因天冰蛊毒而死。天冰蛊毒是南蛮‘万毒窟’所独有的,但惠眠师太与‘万毒窟’素无往来,所以说是真凶驱使‘万毒窟’的人杀了惠眠师太。而据我推断,想杀师太的人,只能也只会是凤仪庵里的人,所以要找真凶,就要到凤仪庵里去找。”

  季长醉向四周望了望,道:“这一点我们也想到了,但凤仪庵中有尼姑数千,一时怎么找得出真凶来?而且我们要是打草惊蛇了,那真凶说不定还会远走高飞,让我们一生都找不到。”

  张进九道:“找人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找杀人凶手就更加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直接去凤仪庵找人,百分之百会一无所获,所以我才会特意到这里来等人。”

  季长醉道:“你是说我们在这里等给翁伯劳下天冰蛊毒的人来,然后擒住他们,逼着他们供认真凶?”

  “不错,这个法子比去凤仪庵一个个地找人要好的多了,也省事多了。”

  张进九走动了几步,又道:“但这个法子有一弊处,万一那些下蛊的人不来这里收回天冰蛊毒了,我们就要在这里白白地浪费掉大把大把的时间了。”

  季长醉道:“还有一个弊处,如果他们来了,而我们却打不过他们,不仅会浪费掉时间,还会把自己的性命都给送在这里了。”

  张进九看着季长醉,笑道:“你季长醉要是连几个下蛊之人都摆不平,那你也不用找什么真凶了,直接去找根柱子,一头撞死在上面算了,免得给你师父徐伯启丢脸。”

  季长醉对张进九道:“你太高看我了,我从没去过南蛮,也几乎没和用蛊的人交过手,待会儿真和下蛊的人打起来,我很有可能会捉襟见肘的。”

  张进九拍了拍手,道:“你说的完全没有一点道理,南蛮总共才三州地界,无论是地域还是人口,比之中陆,都是小巫见大巫。所以南蛮武林和中陆武林比起来,根本就不值一提,你季长醉再怎么说也在武林大会上夺得过一次魁首,对付区区几个施蛊的人,怎么还会捉襟见肘?”

  他倚在一根柱子上,又道:“算算时辰,他们也该来了,我也不与你再多说废话了,就看你怎么拿住他们吧。”

  张进九说完,颇为熟练地摸上了房梁,见黄筱竹和伊繁还在下面站着,对她们喊道:“底下的小女子和小尼姑,你们还不找个地方藏一下,待会那些施蛊的人就算来了,看到这里除了死尸之外,还有这么多活人在,也会被吓得立即遁走的。”

  季长醉也对黄筱竹和伊繁道:“你们两个去后厨避一避吧,我在这里对付那些施蛊的人就好了。”

  黄筱竹道:“那你可千万要小心,别太拼命了。”

  季长醉笑道:“能杀的了我的人,这世上实在不多,你尽管放一万个心好了。待会儿我擒住那些人,你就可以看到南蛮‘万毒窟’的人,究竟是长得什么样子了。”

  “那好,一言为定,我就不在这里给你添乱了。”

  黄筱竹和伊繁走进后厨,带上了门。

  季长醉随即藏身在一座假山之后,静静地等待前来收回天冰蛊毒的人出现。

  在这段并不长的等待的时间里,季长醉一直在想一个问题。

  是谁让南蛮的武林人士到中陆来的?

  季长醉首先想到的人就是那个殿下,他从自己的几处经历来推断,觉得只有那个殿下才会干这样的事。

  但是那殿下为什么要这样做?让南蛮的武林人士插手中陆的事,对那殿下有什么好处?

  这两个问题季长醉始终没能想明白,他心想:“无论怎么样,在确定那殿下的真实身份之前,恐怕谁也不会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

  季长醉想了不到半个时辰,就听到大门外传来了一阵细微的脚步声。

  这时季长醉不用想也知道,是收回天冰蛊毒的人来了。

  片刻之后,季长醉见到了这些人。

  他首先见到的,是这些人所戴的帽子,深黑色的与上衣连在一起的帽子。

  看完帽子之后,季长醉才看到了他们的全身,和他们的人数。

  他们一共来了四个人,而翁伯劳家中也正好就死了四个人。

  这让季长醉不免想到:“难道要收回天冰蛊毒,一人一次只能收回一个蛊毒不成?”

  他的猜想很快就得到了验证,进来的四人在接近了翁伯劳一家和那门童的尸体后,一人站在一具尸体前,取出一个小瓶,从瓶子里撒了些紫色的粉末在尸体的身上。

看过《大暠江湖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