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大暠江湖录 > 第一百九十一章 毒虫不敌快剑

第一百九十一章 毒虫不敌快剑

  季长醉低头看了一眼,见四周的毒虫越来越多,而且爬的越来越快,有几条已经快要沾到他的鞋帮,爬上他的小腿了。

  “我‘万毒窟’与阁下素无恩怨,去年‘三才毒子’在名剑阁拜会时,并未伤得尊师分毫,还请阁下可以审时度势,放下兵刃,那样的话我保证不会再与阁下为难。”

  英温材又往后退了几步,与季长醉拉开了距离。

  季长醉想到徐伯启乃是死于虫毒,知道与‘万毒窟’脱不了干系,随手一剑斩去周边的毒虫,冷笑道:“我和你们‘万毒窟’之间的仇怨可是不知道有多少的,你真以为仅凭这几条破虫子,就能困得住我么?”

  季长醉明白英温材全靠笛声来操控毒虫,所以他想只要拉近他和英温材的距离,然后一击毙敌于剑下,就可以取胜了。

  “你如果是藏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靠你的虫子来和我交手,我可能还会没有必胜的把握,但你既然敢当着我的面吹笛子,那你焉有不败之理?”

  季长醉右足轻点,身子高高跃起,闪电般往前掠去,一剑斩向英温材的脖子。

  他的身法实在太快,英温材本能地向前翻滚,躲过了一劫。

  “老东西反应倒是不慢,但是你能躲得了我几剑!”

  季长醉不待剑势用尽,对着英温材的后背又一连刺了十多剑,每一剑都势如奔雷,迅速猛烈,惊起了一地的飞尘。

  英温材感觉到了背后强大的剑意,但他已经躲闪不及,眼看就要被季长醉刺出十几个大洞来,他的三个弟子却抢身上前,用手中的陶瓶替他挡住了季长醉的剑。

  三只陶瓶被孤鸿剑刺了个粉碎,里面的毒虫都就此掉了出来,密密麻麻地掉了一地。

  这一轮连刺已经使得季长醉剑势已老,不能再立即出剑,他立在原地,道:“你的三个徒弟倒是挺机灵的,没有他们三个,你现在就已经成了一具尸体了!”

  “多谢阁下夸赞,”英温材看了眼地下的陶瓶碎片和数以千计的毒虫,又道:“不过你弄碎了我三只陶瓶,使得瓶中毒虫尽出,你今日怕是免不了要喂虫子了。”

  季长醉挥剑旋转了一圈,斩出一个剑气旋风,扫清了周身的毒虫,站稳身子,笑道:“你的虫子再怎么多,也近不了我的身,还想用我来喂虫子,岂不是在痴人说梦?”

  “每一个人在葬身于我苦心饲养的毒虫腹中之前,都是你这样说的,但他们现在却再也说不出口了。”

  英温材从一开始到现在,都没有停止过吹笛子,毒虫也就没有停顿过,总是在朝季长醉靠拢。

  面对这些死不了的毒虫,季长醉没有别的法子,只能不停地挥动孤鸿剑,斩出一道道剑气,让已经靠近的毒虫通通滚开。

  “没用的,你这样做只是徒劳而已。你的力气终会有穷尽的时候,到那时你斩不退我的这些毒虫,就会受毒虫噬咬,被生生地咬成一具白骨!”

  英温材带着三个弟子向后退,想尽力拉开与季长醉的距离,以确保自己的安全。

  这时季长醉心道:“凡是毒虫之类,必定喜食血肉,我只要在英温材和他的三个弟子中的任何一个身上划出一道血口子来,这些毒虫肯定就会反过来一齐钻向那伤口,让受伤的人变成一具白骨。”

  季长醉心念一动,立即踏空出剑,使出一招“飞剑诀”,对着英温材的一名弟子掷出了孤鸿剑。

  孤鸿剑如流星般飞起,速度极快,只见剑光一闪,那弟子的喉咙就已经被孤鸿剑洞穿,溅射出了大量的鲜血。

  “飞剑决”十步之内,一剑封喉,季长醉将这一招已经领悟了九成,不出招则已,一出招就必定要带走一条人命。

  那弟子的喉咙被孤鸿剑洞穿之后,立时就不活了,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满地的毒虫就如发现了糖果的蚂蚁一般,尽数涌向了那弟子,一条条地叮在了他的咽喉上。

  只听得一阵令人作呕的噬咬声响起,那弟子就已经化为了一具惨白的骨架,而满地的毒虫因为吃饱了血肉,都膨胀了一倍还不止,瘫倒在地,不能动弹了。

  英温材以毒成名,他现在亲眼看着自己的弟子以身殉毒,脸上冷漠如寒冰,对季长醉冷冷地道:“阁下好毒的一剑,比我的毒虫还要毒上百倍!”

  眼前的景象对季长醉来说,实在是有些惨不忍睹,他深吸了口气,道:“不敢当,我的剑只是刺破了你徒弟的咽喉,你的毒虫却是把你徒弟的血肉都给吃干净了,论起狠毒,只怕我是不如你的。”

  英温材冷哼一声,道:“不管你如何的巧舌如簧,能言善辩,你今日杀了我的徒儿,我定要与你不死不休!”

  季长醉横眉道:“我也正有此意,不过在杀你之前,我有个问题要问你,凤仪派的惠眠师太,是不是中了你的天冰蛊毒才死的!”

  “是又如何!”英温材将长笛折作两断,“老夫要杀一个尼姑,还轮不到你来管!”

  季长醉道:“我还偏就要管!说!是谁让你对惠眠师太下的蛊!”

  英温材狂笑道:“你想知道?等你死了,我再踩着你的尸体告诉你!”

  “大言不惭,你既不肯说,那我便没有必要留你一条命了!”

  季长醉斩出一道圆弧,孤鸿剑剑芒乍现,正是“剑芒映月”。

  英温材已经是竭斯底里,大喊一声,从怀中掏出两个布袋就冲向了季长醉。

  以肉身冲向季长醉的“剑芒映月”,其结果可想而知。

  英温材直接被孤鸿剑斩成了两半,倒在地上,鲜血流了一地。

  他手中还紧紧握着那两只布袋,却已经再也不能下蛊了。

  那余下的两名弟子见英温材死的这样惨,其中一个怒吼着就朝季长醉冲了过来,季长醉手起剑落,一剑刺进他的心口,他哀嚎了一声,生命随之终结。

  季长醉拔出剑,冷眼看着最后还活着的一名弟子,他的眼神让那弟子浑身颤抖,连站都站不稳了。

看过《大暠江湖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