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大暠江湖录 > 第二百一十九章 铁甲金刚封不贵(下)

第二百一十九章 铁甲金刚封不贵(下)

  施倒行见封不贵如铁甲金刚一般无可撼动,与客鑫田道:“客帮主,正所谓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我们只要先拿下吕惭英,谅这封不贵也不敢再动弹了。”

  “施堂主说的有理,我们先拿下吕惭英再说。”

  客鑫田侧身掠过封不贵,想直接闪到吕惭英的身前,但封不贵早已看穿了他的心思,横身挡在了吕惭英身前,一拳将客鑫田震开了数步,同时发出了一声猛喝。

  “有我封不贵在,你们这等人想伤我吕门少主,真是痴人说梦!”

  “狂妄至极!我们一起上,就算他真的是刀剑不入的顽铁,今日也要将他给锤平了!”

  客鑫田与施倒行他们一齐对着封不贵出手,封不贵虽然以一敌五,也还暂时没有落入下风。

  但封不贵知道自己只能是一时不落下风而已,时间一长,就不会是客鑫田五人的对手了。

  “少主快走!”

  封不贵发出一声震天动地的怒喝,拳出如山崩,把客鑫田五人逼得倒退了十多步,他乘着这个机护着吕惭英和季长醉到了议事大厅的后墙边。

  这面后墙高一丈五尺,长五丈六尺,厚七尺八寸,封不贵双手推墙,牙关紧要,额头上的青筋暴涨,如一条条凶恶青龙一般盘在了他的头上。

  季长醉心道:“这面墙绝非人力所能推动,他难道要将墙推开,以此破开一条路出来不成?”

  “封兄,这墙不是你一使劲就能推动的……”

  季长醉劝封不贵不要白费功夫,却没想到他话还只说到一半,那一整面墙就颤动了起来,让他生生地把话给咽了回去。

  整面墙颤动了片刻后,封不贵大声咆哮,竟然将这一整面墙都托了起来,扛在了肩上。

  季长醉此时不敢相信这是仅仅依靠人力就可以办到的事,瞪大了眼睛,深感自己见识的东西还是太少了。

  “少主快走,我来断后!”

  一整面墙的恐怖重量都压在了封不贵一人的身上,压得他双脚都陷进了泥地里,让他口鼻都已经流出了血来,但即使如此,他的腰杆还是挺得笔直,眼中的杀气还是让人不寒而栗。

  吕惭英知道这时候他要是还不走,封不贵恐怕就要被他肩上的那面墙给压垮了,忙与季长醉退到了封不贵身后,出了议事大厅。

  “我已经退了出来,你不用再坚持了!”

  吕惭英在远处看着封不贵还扛着那一面墙,害怕他已经快要不行了,便对着他大喊了一句。

  封不贵听到了吕惭英的呼喊,回头对他笑了笑,但嘴巴像是被缝住了一样,一句话也没有说。

  他现在全靠一口气撑着,一开口气就散了,他实在是不敢说话。

  “以为扛了一面墙就能唬住我,做梦!”

  客鑫田绝不想让杀了吕惭英的机会从他的手里就此溜走,飞步掠到封不贵身旁,全力一掌按在了他的胸膛上。

  封不贵闷哼一声,嘴角流出了许多的血来,拼尽全力举起了肩上的那面墙,将墙砸向了客鑫田和他身后的一众弟子。

  轰的一声,整面墙都砸了出去,客鑫田仗着身法和轻功,逃过了一劫,但他身后的几十个弟子就没有这么好远了,他们几乎都被那面墙砸的没了人形,丢掉了自己的性命。

  客鑫田立稳身子之后,不管那些弟子中还有没有活着的,挥袖破开由墙砸地生出来的烟尘,去寻封不贵和、吕惭英和季长醉的身影,但他却什么都没有看到。

  “封不贵中了我全力的一掌,决计走不远,吕惭英绝不会弃他而去,快去找!”

  客鑫田站在一片碎掉的砖块上怒喊,他没有想到他策划了这么久,居然还是被吕惭英给走掉了,已经是气极了。

  一众弟子见他如此愤怒,都连忙四散开来,挨家挨户,搜遍了望水关中的每一个角落,但仍然没有发现吕惭英他们中任何一人的踪迹。

  因为封不贵砸出那面墙后,就迅速与吕惭英汇合了,随后和吕惭英与季长醉一起,飞速奔出了望水关。

  此时他们已经奔出了望水关五六里路,就算客鑫田让人把望水关给夷平了,也绝对找不到他们的影子。

  而这时客鑫田见怎么找都找不到吕惭英他们,知道他们已经出了望水关了,便也不让弟子再找了。

  在某种程度上,只要吕惭英出了望水关,客鑫田的目的也就算是达到了。

  “现在吕惭英已经离了望水关了,不知客帮主下一步打算怎么办?是不是要着手准备收拾我了?”

  施倒行对客鑫田笑着,却并没有和他离得很近,因为他知道客鑫田既然连吕惭英都容不下,就很可能在逼走吕惭英之后,就要对他动手了。

  客鑫田见施倒行十分的警觉,笑道:“施堂主不必这么怕我,现在官兵压城,我不会蠢到在这种时候和你动手的。现在我们应该是通力合作的关系,因为如果望水关被官兵给攻破了,我们谁也捞不着好处。”

  “你对吕惭英动手之前,我们也面临着官兵的威胁,但是你还是对他动手了,可见你根本就不顾官兵有没有在压城,你只是想清除掉望水关中妨碍你掌权的人罢了。”

  施倒行知道客鑫田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人,他不会傻到在他面前放松警惕,因为一个不留神,他很可能就会死在客鑫田手里。

  客鑫田用一卷白布缠住了双手,走到了施倒行面前,又笑道:“我之所以会对吕惭英动手,是因为如果他不走,无论这望水关守不守得住,都是他吕门的,与我和你都没有什么关系。现在就不一样了,望水关已经在我的手里了,你再怎么说,在官兵退去之前,也不会对我动手的,所以我们还有可以合作的余地,所以你完全不需要担心我会对你出手。”

  “那我就当客帮主是给我发了一块免死金牌了,希望客帮主不要让这块金牌失效的太早。”

  施倒行转身走向葛洲烟,留下客鑫田独自一人望着天边那逐渐下落的太阳。

看过《大暠江湖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