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大暠江湖录 > 第二百二十四章 演戏

第二百二十四章 演戏

  客鑫田知道季长醉刚刚在施倒行那里栽了跟头,此时对他一定是充满了戒备,开口道:“你不必如此提防我,我既然已经敬了你一杯茶了,就断然不会加害于你。”

  季长醉冷哼了一声,道:“豺狼在捕猎之前,也会和它的猎物说我断然不会加害于你,请你站在原地不要动弹。”

  客鑫田笑了一声,道:“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也不在跟你绕弯子了,毕竟那样也实在是没有什么意思,无趣得紧。”

  客鑫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背对着季长醉,又道:“我先说事成之后会给你的回报,你看那回报是否和你的意,再决定是否帮我去办那件事,可好?”

  季长醉道:“有话快说,你知道的,子时之前,我必须要回到施倒行那里去。”

  “你放心,我不会耽误你太多时间的。”客鑫田笑着,“你听清楚了,事成之后,我答应给你的回报是解除你和她们两个身上的碎肝断肠蛊,我说的她们两个指的是谁,你心里应该很清楚。”

  季长醉此时心想:“现在这时候世间的一切东西,都没有解掉指柔和小韵身上的蛊毒重要,客鑫田如果真的能帮她们两个解掉蛊毒,那我帮他干一件事情,也未尝不可。”

  季长醉想到此处,问客鑫田道:“你那里来的把握能解掉她们两个所中的蛊毒?”

  客鑫田道:“这你就不用过问了,反正我可以向老天爷发誓,如果我不能解掉她们两个身上的蛊毒,就教我受天雷轰击而死好了。”

  季长醉知道客鑫田素来就颇信鬼神,现在他见客鑫田已经对老天爷发誓了,心知他所说的应该不会有假,便站了起来,对他道:“我暂且信你一回,但你总要告诉我,要我为你办一件什么样的事,我才能能去办,不然你就算是说破了大天,我也是办不了的。”

  客鑫田转过身来,与季长醉平目而视,道:“只要回报足够诱人,事情再难办也没有关系。所以我先和你谈好了回报,再告诉你要你为我办的是什么样的事。”

  他顿了顿,又接着道:“我要你为我办的事,并不是很难,只要你配合我,和我一起来演一出戏就行了。”

  季长醉道:“演戏?”

  客鑫田道:“不错,施倒行派你来,就是想要与我动手了,但他一时还没有胜我的把握,所以还不敢与我真正地动手,只是叫你来伺机刺杀我而已。既然如此,我要你配合我演一出引蛇出洞的戏码来,让施倒行主动出击,然后让他自取灭亡。”

  季长醉问道:“施倒行并不傻,你要怎么演?”

  客鑫田道:“凡事要想成功,都必须要付出一点代价。为了让施倒行能够放心地全力出手,我要装死,装作已经被你给杀了,这样施倒行见我已经死了,必会按耐不住,全力来吞并我的势力,让他自己做这望水关的主人。不过,施倒行此人生性多疑,要用装死来骗过他,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为此我必须要牺牲掉一个人。”

  季长醉问道:“你要牺牲谁?”

  客鑫行向着大堂外的一处角落里喊道:“出来吧,现在已经到了用得着你的时候了。”

  那角落里的树丛闻言颤动了一下,紧接着就有一个人从树丛里走了出来,一脚跨进了大堂。

  季长醉看了那人一眼,惊讶得都快合不上嘴了,他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个刚从树丛里走出来的人,无论是身高体态,还是长相样貌,竟然都和客鑫田一模一样,毫无分别。

  季长醉向来自信自己眼力过人,却完全无法看出那人和客鑫田在外表上有什么区别,如果不是那人的风采气度甚为土气,他根本就不能看出他是假的客鑫田。

  他这时已经明白客鑫田想要干什么了,一个人的风采气度,都是活着才有的,一旦死去,那这些就荡然无存了,只要提着那人的头去见施倒行,施倒行绝对不会怀疑客鑫田还没有死,毕竟客鑫田的“人头”,已经摆在了他的面前。

  “这个人是我花了大力气,找了足足快二十年才找到的。本来我留着他,就是想着给自己多留了一条命,现在为了让施倒行上钩,我不得不牺牲掉他的性命了。”

  客鑫田看着那个从树丛里走来的人,又对季长醉道:“你等下用你手中的剑,斩下他的头颅,装在一只木盒里,带回去给施倒行看。施倒行看了之后,最迟明天一早,就会带着他所有的人攻过来。那时候他会发现这里已经变成了灵堂,有一口大棺材摆在了这大堂的中央,他见了棺材之后,一定会狂笑,然后他笑着笑着,就会听到轰的一声,棺材爆裂开来,看到我从里面向他走了过来。他那时候一定会以为自己见了鬼,然后咆哮着要和我拼命,但他丝毫不是我的对手,不出十招,他就会被我毙于掌下!等到他死了之后,他手底下的人就会树倒猢狲散,绝大多数人都会转投到我的门下,其余的那些不识时务,冥顽不化的蠢货,就会付出生命的代价,被我尽数斩杀!”

  季长醉听客鑫田说了这么多话,心想:“原来他早已谋划好了,就算我不帮他办这件事,也一定会有另外的人来帮他,这样看来,施倒行是必死无疑的了,他无论是武功还是智谋,都远远不及客鑫田,客鑫田要杀他简直是易如反掌。”

  季长醉想到这里,忽然又想到一个疑问:“既然客鑫田可以很轻易地杀了施倒行,为什么他还要如此大费周章,甚至为此不惜牺牲掉他找了快二十年才找到的替身?”

  季长醉对此殊为不解,问客鑫田道:“我一直都想不明白,你武功和智谋都远在施倒行之上,明明可以很轻易地就杀了他,为什么还要我配合你演上这么一出戏?这样岂不是杀鸡却用了牛刀吗?”

  客鑫田道:“要杀施倒行,当然不是一件难事。但是要杀得名正言顺,杀得这望水关中其他的江湖人士都拍手叫好,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

  听客鑫田说到这里,季长醉已经明白了,他知道客鑫田之所以要这样大费周章地杀掉施倒行,原来都是要做样子给望水关中的那些其他门派的江湖人士看的。

  客鑫田为了不让那些江湖人士对他反感,所以才想出了这么个办法来,毕竟现在正是官兵压城的时候,客鑫田如果没有任何理由就杀了施倒行,是怎么样也说不过去的。

  “你想的果然周到,我是自愧不如的。”

  季长醉要不是听客鑫田亲口说出了理由来,短时间内是肯定明白不了的。

  客鑫田笑道:“你当然要自愧不如,你要是想得有我这样周到,怎么还会被施倒行给算计了?”

  季长醉对此置之一笑,他瞥了一眼那个从树丛里走出来的人,发现他其实是个老实本分的乡下人,想到他马上就要死了,忽然觉得他有些可怜,又问客鑫田道:“你待会儿就要他去死了,他同意了没有?”

  客鑫田看了那人一眼,眼神中满是鄙夷,道:“他早就同意了,或者说他早就把他的命给卖给我了。”

  他冷笑着接着道:“我找到他的时候,他家里还有十一口人,但是家里已经穷得没米下锅了,是我让他家里的人从那以后远离了饥饿,过上了人该过的日子。为了报答我,他早就将性命卖给我了,我让他去死,他决不会有一句怨言,还会多谢我对他所施的恩惠。你如若不信,尽管问他好了。”

  季长醉看向那个人,那个人哈着腰,憨笑着道:“客……客老爷是我的再造父母,他要我去死,我立马就去死……”

  那个人接下来所说的话,季长醉已经不想再听下去了,因为他觉得那个人已经没有了灵魂,而一个没有灵魂的人说的话,他是一句也不想再听下去的。

  这时客鑫田让那个人跪在了地上,那个人照做了,客鑫田又要他伸直脖子,那个人也照做了。

  “动手吧,子时快到了。”

  客鑫田看着季长醉,催促他送那个人上路。

  季长醉拔出孤鸿剑,眼神变得冷漠起来,孤鸿剑在剧烈地颤抖着,好像不愿沾染上那个人的鲜血一般。

  “老朋友,你尽管放心,我出剑会尽量地快一点,不让你沾上他的血。”

  季长醉对着孤鸿剑说了一句,同时飞速对着那个人的脖子斩出了一剑,这一剑如闪电掠过天空,快得吓人,孤鸿剑都没有沾上那个人的鲜血,他的人头就已经落地了。

  “好快的剑!”

  客鑫田赞叹了一声,他看见那个人倒下去以后,鲜血才自断掉的脖子处涌了出来,深知季长醉这一剑的确是快的可怕,心里对他又多了几分忌惮。

  “望长老,把他的头给好好地装起来。”

  客鑫田喊了一声,望实雄就端着一只盒子走了进来。

看过《大暠江湖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