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大暠江湖录 > 第二百五十六章 内鬼出,城破人亡

第二百五十六章 内鬼出,城破人亡

  一个人的心脏如果被匕首刺破了,那他决计活不成。

  施倒行将匕首插进了自己的心口后,一头栽倒在了地上,双目无神地望着天上那光芒闪耀的太阳,居然并不觉得刺眼。

  施倒行直到死才发现,人在临死前的最后一瞬,原来可以拥有与太阳对视的尊严。

  葛洲烟见施倒行已经死了,拔足飞奔,想逃离此地,不料客鑫田早就看穿了他的想法,飞身上前,一记“碎心掌”就印在了他的胸膛上,将他的心脉给打的稀碎。

  受了这一掌后,葛洲烟吐出了一口含着碎块的鲜血来,就气竭身亡了。

  “施倒行和葛洲烟都已经伏诛了,现在我们的头等大敌,就只有城外的官兵了。只要击退了他们,我们就能大振江湖中人的士气,一鼓作气打到应天去,灭了那狗皇帝!”

  客鑫田开始发表他的豪言壮语了,如今在他的眼中,望水关中已经没有可以威胁到他的人了,他一直期望着的大展宏图的时机已经来了,他为此已经等待了无数个日夜,准备了数十载春秋。

  “望长老!带着诸位掌门前去城楼上观看敌情,让他们看了之后,心里都能有些准备。”

  客鑫田大喊了一声,但是并没有人应声。

  “望长老!”

  客鑫田又大声喊道,但还是没有人应声。

  平日里望实雄都紧跟在他身边,几乎是寸步不离,现在他连着呼喊了望实雄两声,望实雄却都没有应答,这让他不能不感到奇怪。

  “你带人去找,看望长老这个时候干什么去了,找到他之后,让他立即赶来见我。”

  客鑫田对站在一旁的蔡正气下令,让他把望实雄给找过来。

  蔡正气正要去找,北边忽然传来一声炮响,震得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一惊。

  “难道官兵已经乘机攻进来了?”

  所有人想到这一点,都陷倒入了一片恐慌之中。

  “不要慌张,四面城门我都派了数百人把守,那些官兵就算是天神下凡,也不可能一下就攻了进来。”

  客鑫田极力地稳住局势,他知道不管那些官兵有没有攻进望水关来,现在他们都不可以惊慌,因为他们一旦惊慌,局势就会失控,这望水关就会不攻自破了。

  在客鑫田极力稳住局势的时候,一个身上沾满鲜血和灰尘的湖海派弟子忽然冲了进来,对客鑫田急道:“掌门,大事不好了,望长老投靠了朝廷,打开了东边的城门,放东边的官兵进了城,东边的兄弟已经几乎死光了!”

  客鑫田听到这个消息,感觉气郁胸口,立时喷出了一大口血来。

  “望实雄居然在背后捅了我一刀!”

  望实雄已经跟了客鑫田一十三年了,他完全没有想到望实雄会背叛他,转而投向朝廷。

  “都随我来,随我去斩杀望实雄那个叛徒,我必将他碎尸万段!”

  客鑫田大吼着,全身的骨节都发出了一声脆响,显然已经是愤怒极到了极点。

  季长醉此时见东门已破,知道这望水关是绝对守不住了,立马就会变成一个充满着血与火的战场,他不想卷进这个战场,欲纵身离去,却忽然听到了望实雄的声音,随即就停下了脚步。

  “不用你来找我了,我已经来到在你的面前了,你如果是个知势的人,现在应该主动投降,这样朝廷里的大人或许还可以网开一面,放你一条生路。”

  望实雄带着两对披着银甲的官兵走了进来,左手提着一把剑,看着客鑫田大笑。

  客鑫田死死地盯着望实雄,好像恨不得将他给生吞活剥了,狠狠地道:“望实雄,你竟敢背叛我!”

  望实雄笑道:“你这话说的可不对,我本来就是朝廷的人,从来都不是你客鑫田的人,何来背叛一说?”

  “原来你是朝廷派来的人!原来你在我身边一直装了一十三年!”

  客鑫田没有想到望实雄居然这么能忍,他现在才明白,一十三年前,望实雄为了救他一命,被别人斩去了一只手掌,原来只是为了博取到他的信任而已。

  望实雄又道:“我用一只手掌,换来了今天你的一败涂地,也是很划算的!”

  客鑫田捶胸顿足,叹道:“想不到我精心策划了这么多年,到头来居然全数败在了你的手上!”

  望实雄道:“谁让你要和朝廷作对呢?这样以卵击石,不自量力的事,就算我没有在你身边卧底,你也还是会一败涂地,因为你与朝廷作对,根本就是在逆天而行,逆天的人,无论如何也不会有好的下场!”

  季长醉心想:“看来望实雄是夏连与我说过的朝廷在二十年前执行的‘潜渊’计划里的人,像他这样的人,只怕各门各派里还有不少,那这样一来,整个江湖都只怕是要凶多吉少了。”

  他正想着江湖日后的命运,客鑫田突然大吼着向望实雄攻了过去。

  “就算我今日已经被你摆了一道,我还有可以扭转乾坤的机会!”

  客鑫田已经失去了理智,想杀掉望实雄,杀掉所有的官兵。不过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事,涌入城内的官兵已经不下三千,随着时间的推移,城内的官兵还会更多,客鑫田无论怎么样都不可能再反败为胜了。

  望实雄知道客鑫田已经变成一个莽夫,不想与他缠斗,对身后的一众官兵下令道:“结盾阵,放箭!”

  官兵门立即分为两队,一队举着一人高的盾牌围成了一个圈,一队举起可以连发二十支弩箭的弓弩立在盾牌之后,向着周围的人射出了黑色的箭雨。

  蔡正气见客鑫田就要被弩箭射中,忙一把将他给抓进了大堂,扯过一张桌子来当挡箭牌。

  季长醉见势不妙,早早地向后飞退,退到了一面高墙之后,躲过了这轮箭雨。

  此时其他的人虽然也都各自做好了躲避箭雨的准备,但是也被射死了一大半。

  一时间大堂内外都是哀嚎震天,血流遍地,十分的惨烈。

  望实雄对着大堂里喊道:“客鑫田,你躲得了一轮箭雨又有什么用?现在朝廷派来的三万官兵都已经进了城,你已经是必死无疑了,既然如此,为什么不痛痛快快地出来受死,还要当一个缩头乌龟?”

  客鑫田一拳打在桌子上,对蔡正气怒喊道:“他如此羞辱我,我岂能忍受!我要和他玉石俱焚!”

  蔡正气拉住他,道:“你现在出去,完全就是送死,这正中了他的下怀!”

  客鑫田道:“那你说现在要怎么办?”

  蔡正气道:“我仔细看了那些官兵手里拿着的弓弩,他们每射出一轮箭雨,都要费上十次呼吸左右的时间来装箭,等到他们射完下一轮箭雨,我们就乘机冲出去,只要能保住一条命在,我们不是没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蔡正气说着,第二轮箭雨已经射了过来,这一轮箭雨又射杀了一大群人,原来充斥在大堂内外的人,此时已经十不存一了。

  “走!”

  箭雨刚止,蔡正气一脚踢翻桌子,掠出大堂,客鑫田来不及多想,也跟着他冲了出来。

  一众官兵正要追赶他们,望实雄摆着手道:“让他们跑吧,反正四面城门都在我们的手里了,他们决计跑不了。先将这里面的人都处置了,把他们的头都给割下来,好向朝廷请功劳。”

  客鑫田和蔡正气逃出来时,正好被墙边的季长醉给瞧见了,季长醉喊住了客鑫田,道:“客掌门要到那里去?”

  客鑫田认出了季长醉,但他没有心思在季长醉身上耽误时间了,道:“现在逃命要紧,再会了!”说完就慌不择路地和蔡正气朝西门跑去了。

  谁知他们才刚刚跑了不到半里路,就被数百名官兵结成的盾阵给围住了。

  “客掌门,杀出去!”

  蔡正气大喊了一声,像猛兽一样朝着盾阵冲了过去,他虽然是一个跛子,但是真要动起手来,也不是容易对付的。

  不过这盾阵更加不容易对付,蔡正气冲到阵边,盾牌的缝隙中就刺来了十几支长枪,将他给活活地刺死了。

  客鑫田看着蔡正气的死相,完全没有了求生的斗志,重重地叹了口气,一掌拍碎了自己的天灵盖,了结自己的性命。

  季长醉看见了这一幕,本来想助他离开望水关,此时也已打消了那个念头,直奔北门去了。

  到得北门时,季长醉往城中望了一眼,只见四处都燃起了大火,他猜这应该是江湖人士为了躲避官兵追捕而放的火。

  “望水关被破之后,局势应该就是一边倒了罢!”

  季长醉叹了一口气,提起剑跃到城楼之上,城楼上的官兵看见他之后,立即朝他攻了过来。

  季长醉离去之心甚急,不想与这些官兵纠缠,随意斩出一剑,斩断了这些官兵手中的兵刃,然后从城楼上纵身一跃,以轻功卸去了冲力,平稳地落在了地上。

  城楼上的官兵见季长醉如此厉害,也不敢再追赶他,对着他随意地放了几箭也就当作没有见过他了。

看过《大暠江湖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