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大暠江湖录 > 第二百四十九章 殿下驾到

第二百四十九章 殿下驾到

  但这时候季长醉并没有什么能保凤仪派众人平安的法子,只能与惠果师太道:“本来在吕渡衣挥起屠刀之前,师太如果能够相信我说的话,告诫武林同仁,大家的性命是都几乎都可得以保全的。但现在吕渡衣的屠刀已经见了血,只怕是很难再收回来了,师太与凤仪派的弟子只有时时小心警惕,莫要与众人分散,以求吕渡衣有所忌惮,就此收手了。”

  惠果师太长叹道:“也只有如此了,老尼当初没有把季大侠的肺腑之言听进去,现在可真是悔之晚矣了!”

  季长醉道:“现在说后悔已经毫无用处了,请师太保重吧。”

  惠果师太忽的又道:“季大侠,如果老尼现在去将吕渡衣的阴谋公之于众,能否险中求生?”

  “万万不可,”季长醉急忙道,“现在释迦门和神机派的人已经不在了,而城中除了吕渡衣和吕门的势力之外,还有数万兵卒,我们纵使全部都联合起来,也不会是他们的敌手,只能是徒增伤亡而已。现在我们只有伺机而动,看准机会逃离应天城,或许才能保住一条性命。”

  惠果师太道:“季大侠说的有理,是老尼在情急之下,犯了糊涂了。季大侠若有逃离应天城的办法,还请一定告知老尼一声,老尼和凤仪派都对季大侠感激不尽!”

  季长醉道:“师太言重了,我若想到了离开应天城的法子,一定会告诉师太的。现在吕渡衣应该还不想一下就灭掉我们,我先去各处城门前瞧一瞧,先告辞了。”

  季长醉说完就奔离了国宾馆,赶赴应天四方城门,只见每一面城门前都是戒备森严,山海门前尤甚,简直已经是禁严了。

  “这样的阵势,难道那殿下马上就要来应天了不成?”

  季长醉隐于山海门之侧,望着山海门前树立如林的斧戟,觉得那殿下是真的要来了。

  过了半个时辰,已经是晨时了,季长醉看见吕渡衣和方涵瑞都穿着一身纯黑的衣袍,出现在了山海门前,更加确信那殿下就要来了。

  又过了半个时辰,远方扬起了阵阵沙尘,似是有大队人马奔赴而来。

  季长醉遥望着这股烟尘,心道:“看这滚滚烟尘,至少也来了十万之众,那殿下从哪里变出了这么的多人?”

  烟尘随着时间的流逝,与山海门隔得越来越近,吕渡衣待烟尘袭至他面前,俯首跪地,高喊道:“臣吕渡衣,叩见殿下!”

  方涵瑞也同样地俯首跪地,高声喊道:“臣方涵瑞,叩见陛下”

  “免礼,狗奴才们平身吧!”

  漫天的烟尘随着这道命令的发出而散去,好像是在惧怕这发出命令的人一样。

  季长醉看清了骑在黑色神骏上的那个‘殿下’的脸,觉得万分的不可思议,要不是他狠狠地掐了自己的大腿一把,感觉到了剧烈的疼痛,他简直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因为他看到的那殿下的脸,居然小和尚的脸一模一样!

  或者说,小和尚就是那殿下,那殿下就是小和尚!

  “霍四海有霍五湖这个孪生兄弟,难道这殿下也是小和尚的孪生兄弟不成?可是天下间哪里会有这么凑巧的事,又哪里会有这么多的孪生兄弟冒出来?还有我明明记得这殿下是一头长发,为什么现在又是和尚头了?小和尚和我说他对于见到我之前的事,完全都想不起来了,难道就是因为他发生了什么变故,才从那殿下变成了小和尚?”

  季长醉此时感到脑中是一团乱麻,根本就无法理出一个头绪来,他感觉有一大团黑云缠绕在了他的头顶,让他不能看清楚那隐藏在黑云背后的真相。

  “你们这次夺取应天城有功,待大事告成之后,各有重赏。”

  李义廷驱马踏入了应天城,他身后的十万大军也都跟着他进了城门。

  “多谢殿下!”

  吕渡衣和方涵瑞一齐躬身大喊道。

  此时的季长醉还不知道这“殿下”的名字就叫做李义廷,但看着这十万大军的甲胄,他知道这十万大军都是来自于颍州的军队。

  这时季长醉还不知道,中陆七州所有的驻军,除了岚州和祁州之外,都已经脱离了朝廷,归附了李义廷,只受他一人的调遣了。

  十万大军已经陆续开进了应天城,引起了不小的骚乱,但因为吕渡衣和方涵瑞早有准备,这些骚乱都很快就被他们平息下去了。

  国宾馆的江湖众人知道了有大军开进应天的消息,又知道是吕渡衣迎接大军进城的,都大道自己上了吕渡衣的恶当,要和他决一死战。

  可他们还未能跨出国宾馆一步,就被暴风般的黑色箭雨给逼回了国宾馆。

  原来吕渡衣早有准备,他安排了五千弓弩手,包围了国宾馆,在这五千弓弩手的包围下,任你的武功有多么的高强,只要你敢跨出国宾馆一步,也一定会被乱箭射成一个人形的马蜂窝。

  吕渡衣同时还在国宾馆安排了三千名杀手,这三千名杀手待箭雨一停,就都冲进了国宾馆,逢人便杀,毫不留情。

  虽然这三千名杀手中,只有少数的两百多人是吕门的人,其余的都是只受了几天的训练,还不懂什么武功的人。但正所谓双拳难敌四手,更不要说江湖中的众人还大多都有伤在身,他们面对这有备而来的三千名杀手,只能是节节败退,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反击之力。

  季长醉这时候已经从山海门返回了国宾馆,听见了里面的喊杀声,知道吕渡衣已经在对江湖中的众人动手了,飞身上墙,还没有来得及看国宾馆中的形势,就被迎面射来的一阵乱箭给逼下了墙头。

  “国宾馆已经被吕渡衣的人给包围的连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了,可里面的人现在一定是万分危急了,这可如何是好?”

  “罢了,罢了,我杀将进去,尽人事,听天命吧!”

  季长醉不再多想,拔出孤鸿剑,迎着箭雨冲到国宾馆前,一剑斩开了国宾馆的大门,挥剑扫开了漫天的箭雨,朝国宾馆内大声喊道:“季长醉为各位开路,请各位从大门处退出来!”

  众人此时大多都不敢讲性命交付在季长醉的手里,玄武子当众道:“季长醉曾经是朝廷的人,现在也只怕是和朝廷脱不了干系,大门处的箭雨最为厉害,他这时要我们从大门处退出去,我们如何能信他!”

  这时惠果师太大道:“老尼愿意用性命担保,季大侠他只有救人之心,绝无任何害人之心。现在情况如火一般危急,诸位就听季大侠的吩咐,莫要再犹豫了!”

  众人这时望着大门处连绵不断的箭雨,还是不敢相信季长醉,都是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凤仪派众弟子听令,随我冲杀出去!”

  惠果师太见众人无动于衷,干脆就带着全凤仪派的人往大门冲了过去了。

  “青柏堂众弟子听令,随本堂主一齐冲杀出去,连尼姑们都不怕,我们要是再怕,那也不用活了,都自个抹脖子死了算了!”

  华松桥此刻也大喊着下了令,率弟子冲向了大门。

  他还记得季长醉在舞袖楼救过他的命,还记得季长醉的恩情,所以此时他对季长醉并没有什么疑心,相反在这种危急的时刻,他已经把季长醉当做是他和所有青柏堂弟子的救命稻草了。

  余下的众人见凤仪派和青柏的人都已经冲向了大门,也都大喊着冲了过去,他们虽然还不能完全相信季长醉,但他们因为自己已经是无计可施,便也只能信季长醉一回了。

  毕竟大多数的人在死亡的威胁面前,是什么都可以用来妥协的。

  季长醉见国宾馆中所有的江湖中人都已经朝大门冲了过来,使出了全力,斩出了一道由剑气组成的高达一丈,宽至三丈的屏障,为他们暂时挡住了射来的铺天盖地的箭雨。

  这是季长醉功力全部恢复之后,第一次全力出手,气势之盛,尤远胜于他当年的鼎盛时期。

  季长醉所斩出的这道屏障,让国宾馆中的江湖中人少死了很多人,他们借着这道屏障,只留下了一半人的尸体,就冲到了国宾馆的大门之前,只差一步就可以跨出国宾馆了。

  “各位快走,我来断后!”

  季长醉此时感觉全身的内力如大江大河一般取之不尽,用之不竭,顿时就生出了冲天的豪气,想以他一人来对付这五千名弓弩手和三千位杀手。

  江湖中的众人此时也是巴不得快点逃离国宾馆,忙一个个地朝国宾馆外逃去,像是已经吓破了胆的过街老鼠。

  在逃离出国宾馆的过程中,这些过街老鼠又付出了几十具尸体的代价,才逃离出了国宾馆。

  季长醉在确认他们都逃离了之后,屏息凝神,对着国宾馆的外墙斩出了一剑“三山半落剑”。

  这一剑季长醉用了全力,真有斩落山峰之能,将一整面国宾馆的外墙都给斩塌了。

看过《大暠江湖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