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道珠大陆 > 第六十八章 登门要账

第六十八章 登门要账

  “哎,听说了吗?王庭浩被人敲闷棍了。”

  “我也听说了,好像是王庭浩在外面调戏小姑娘,被报复了。”

  “你说的不对,我听说的是他赌钱出老千,被人发现了,要剁手指,因为王庭浩修炼的是磐石体,结果剁不动,就该成砸头了。”

  “我还听说对面出动了十多个人,围着王庭浩打,打得他逃都逃不出去。”

  烟南学院的学生一大早就开始讨论昨天的新闻,主角就是王庭浩。

  正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花样种类多,还都有道理,仿佛亲眼见,就在我隔壁,一问当事人,自己也懵逼。

  王庭浩现在一改凶狠桀骜的神情,变成了一脸呆滞,人畜无害的样子。

  其他王家人向他询问情况时,他绞尽脑汁也想不起来发生了什么,越想头越疼,这顿揍算是白挨了。

  可是赵三石不知道啊,带着段方寸躲了几天,赌场里其他人也不知道他们去哪了。

  终于风声过去了,赵三石和段方寸才回到了长青店。

  刘禅冲气得直吹胡子:“你们两个跑哪去了,这活都扔给我了,想累死我这个老头子吗?”

  赵三石很不好意思:“刘叔辛苦了,我们回来了,你们就轻松一点了,早上可以多睡一会,没事。”

  这天一早,赵三石起床生火做饭,门口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别敲了,没到时间开业呢。”

  但是敲门声并没有停,赵三石为了不打扰到后院人的休息,只好打开了门。

  “谁啊,大清早就要赌钱啊?啊?叶老二!”

  此刻站在门口的正是一身白衣,书生气质的叶老二,棋公子手下的天下行走。二人此前在大黑山见过一面,叶老二还送过他一个“井”字符。

  “你前两天怎么没在家啊?打乱了我的计划,我才不得不起早来找你。”

  叶老二一脸的倦容,看来这不是他正常的作息。

  “您是找我?什么事啊?”

  “要钱。”

  “您要多少?”

  “欠多少给多少。”

  赵三石一愣,这是要讹人吗?我什么时候欠你钱了?

  叶老二指了指后院:“进去说。”

  赵三石将叶老二带到后院,叶老二看了看周围,点了点头:“不愧是金家,这里的环境当真不错,道气充盈,适宜修炼。对了,这里镇压的那只赑屃,怎么样了?”

  赵三石完全不知道他在说什么?是那只老乌龟吗?

  叶老二看明白了,摆摆手不问了。

  赵三石小心翼翼的问:“我什么时候向你借过钱啊?我实在是不记得了。”

  叶老二一甩头:“不是我借的,是我们公子接的。那日你在永乐赌场和另一人一起借的钱,用来通过家族考核,现在我来收钱了。”

  赵三石的脑中立刻浮现起那晚白衣男子的样貌,这个人难道就是棋公子?

  不等赵三石发问,叶老二先点了点头:“没错,他就是棋公子,没错,他是挺闲的,活都让我们做完了,他一天天的到处玩乐,还给我们增加工作,我这一天天的都是活,一会还要去书院照顾他妹妹,我真的是...”

  叶老二用手捂着脸,低下了头,赵三石赶紧上前拍打着叶老二的后背,看来这叶老二也压抑挺长时间。

  但是叶老二的状态恢复的很快,转眼间就面无表情的一摊手:“还钱,赶紧的。”

  这笔钱金已山通过考核之后就放在了赵三石手里,赵三石急忙回屋去取钱。

  “钱在这了,给你。”

  “别出声!别过来!”

  叶老二突然变得严肃起来,制止了赵三石,眼神直盯着一座旧屋,而那间屋子里住的人正是刘禅冲。

  叶老二脚步轻抬,来到了房门外,一把拽开了房门。

  只见一团黑色的阴影笼罩在屋内,刘禅冲正低着头站在阴影之中。

  “他是谁?”叶老二小声问道。

  “他是我雇的老伙计,但是我和他不熟,可以说是泛泛之交,见面就点个头。”赵三石赶紧撇清关系,这个刘禅冲看来很有问题啊。

  刘禅冲突然抬起了头,闭着眼睛长着嘴巴,隐约还有鼾声传来。

  “他一直这么睡觉吗?”

  “我不知道,他说他会梦游,我也不敢和他一个屋睡啊。”

  这时,刘禅冲的右手抬了起来,食指前端聚集着黑色的光团,如水一般流动荡漾,随着刘禅冲食指的运动在空中留下了复杂神秘的字符。

  叶老二瞪大了眼睛,紧盯着那些字符,耳边居然流下了点点汗水。

  “好精妙的道符,我,我画不出来。”

  听着叶老二的喃喃自语,赵三石也看着刘禅冲的动作,不敢惊扰。

  终于,神秘字符被刘禅冲随意写完,一道黑色的界门出现在了刘禅冲的面前。

  “他要传送走了,快给他带点什么!”

  叶老二说完,右手凭空掏出一只毛笔,左手扯出一记符纸,笔走龙蛇,飞快的写出了一道符,然后隔空飞进了刘禅冲的怀里。

  赵三石也不知道给刘禅冲带点什么,一咬牙一跺脚,把银票递给了叶老二,叶老二也给飞进了刘禅冲的怀里。

  做完这些之后,刘禅冲身体前倾,消失在了界门中,界门也迅速的消散了。

  “不虚此行,能见到如此精妙的道符,实乃一大幸事,这位老先生,当属我辈楷模啊。对了,他怎么称呼啊?”

  看着叶老二的笑脸,赵三石张口就答:“他叫刘禅冲,平时我都叫他刘叔,他叫我小赵。我俩关系匪浅,颇有渊源,这么说吧,我们可以当面发火,但隔天就忘了,不记仇。”

  “这好像和你前面所说的不太一样啊。”

  “记我新说的,之前说的忘了就行。”

  “呵,好吧,我还有事,他的事情我回头再说,你把钱还给我吧。”

  “刚才不是给你了吗?”

  “那不是你给那位老先生准备的路费吗?”

  “我可没这么说啊,你自己塞进去的,我还以为你心怀敬仰,独家赞助呢?”

  “...”

  “那你走吧,有什么事情欢迎再来。”

  叶老二转身就走,随手将一张符甩了出来,那张符在空中转眼间就化为灰烬了。

  “小惩大诫,以后少给我甩滑头。”

看过《道珠大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