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无畛崖 > 第三十三章 半生许(27)

第三十三章 半生许(27)

  周建方心中一震,道:“杀他之人定是与冒充你的人有关,既是冒充的,与我周府自然就没有干系,怎么又说是周府的旧事?”

  周析目光坚毅,话语冷静笃定:“父亲听完这姑娘的死因便可全然明白了。月儿姑娘是闻香楼的头牌,花容月貌,温婉可人,许多纨绔子弟为了一睹其芳容不惜花重金打赏,这位‘周大公子‘亦是如此。据说他曾为该姑娘买下价值百两的黄金头饰,可见其对该女子的喜爱之深。那问题就是,这样一位人人喜爱的女子究竟为什么会被杀?官差审问那日与月儿姑娘同来周府的丫鬟,此丫鬟名叫小荣,那日她在门外,听到月儿姑娘的救命哀嚎一声,抬出来时已是浑身冰凉。那位‘周大公子'给了她五十两银子堵她的嘴,她怕事,不敢声张。直到官差找上门,害怕自己被怀疑是杀人犯,才开了口。”

  “据丫鬟小荣说,月儿姑娘曾告诉过她一件事,一件不为外人道的秘密。'周大公子‘某天喝醉后,告诉她自己并不是周老爷的亲儿子,她母亲本是周老爷的丫鬟,与下人私通怀了身孕,为了不被其他人发现,他母亲便勾引周老爷,成为周府的妻妾,顺利诞下了他。后又毒害了他的正室,成为周家的正室夫人。”

  “一派胡言!”

  “月儿姑娘本就不相信,只当是他酒后胡言乱语。可后来嬉闹时提起,‘周大公子‘竟态度反常,当场威胁她若再提起此事定不饶她。正是‘周大公子‘的反常才让她觉得事有蹊跷。月儿姑娘虽出生青楼,却不甘心一直为世人所唾。无数男子倾慕于她,却无一人甘愿为她赎身。她意识到,掌握这个秘密,便可以要挟周大公子给钱,让她赎身。她没想到,周大公子竟然很爽快的答应了。”

  “那日,周大公子要她到周府拿钱走人,实则早已布好了局送她归西。这一去,便是不归。”

  故事讲到这里,众人心里已经猜了**不离十。周建方脸色铁青,嘴唇抖了抖:“有什么证据?”

  “丫鬟小荣不识字,却认得当晚进的院子上镶写一个闻字。”

  “云闻院!”人群里有人喊道,很快被人捂住了嘴。周府里唯一一个带闻字的院便是周二公子的云闻院。

  周建方的脸色几欲崩塌:“仅凭她一人之言,并不做数?”

  周析答:“衙门的官差在女尸的身上搜到一片锦衣的残片,是月儿姑娘在死之前从凶手身上扯下来的。请父亲辨认。”

  周析从袖中拿出一片布包的残片,是一块金贵的上好布料。周建方拿在手里仔细查看,忽然手背僵硬,两眼浑浊。

  “那不是少爷新做的衣服吗?”

  “是啊,才穿了一天,就再也没见他穿过!”

  嗡嗡的声响在周建方脑子里旋转,心脏骤停两秒,他默然失笑,原来这么多年他都被蒙在鼓里,原来他才是被人牵着走的傀儡!

  “哈哈哈哈……”

  周建方仰天长啸,笑声令人发毛,众人都以为老爷受刺激疯了,都远远避开。笑声持续了一分多钟,周建方两眼发白,昏了过去。

  众人将周建方抬回房休息,方发现,周崇已趁乱逃走了。

  鱼小淮本想差人去追,周析道:“不用,他逃不了多久,衙差早在门外侯着了。”

  一场纠葛最终在夏日结束时谢了幕。周夫人以杀人未遂罪入了狱,周二公子逃窜至今未寻到下落。周建方深受打击,自此将周家的事务全权交由周析打理,鱼小淮也顺利回到了林府。

  自此一战,林则章对自己这个女儿的态度也改观了不少,不但解了她的封禁,还免了她的抄写,当场将抄写的家训焚烧成灰。这其中的缘由自然明了,鱼小淮是周家的大恩人,与周公子感情渐深,林则章哪有不欢喜的道理?

  不过鱼小淮倒是留了个心眼儿,她交给林老爷的抄写掉了包,焚烧的是白纸,真正的抄写她自己藏着,万一林老爷哪天反悔了再罚她抄写呢!

  一段时间后,阿星送来一封信,说是周公子的。鱼小淮拆信,上面写着:中秋将至,邀芾儿赏月,妥否?

  阿星问小姐怎么给周公子回信,小姐没有回答,耳畔飞过一丝云霞。

  阿星将周公子邀小姐赏月的事告诉林夫人,林夫人不免在众姨娘面前炫耀一番,众姨娘又将消息传到林老爷耳朵里。

  八月十五,阳光明媚,风清气爽。挨到傍晚,鱼小淮终于要去赴约了。刚踏出房门,便看到林老爷鬼鬼祟祟躲在窗沿下,见她出来,自己反倒做贼心虚似的吓了一跳。

  鱼小淮纳罕道:“爹你干什么呢?”

  林老爷站起身,佯装镇定整理衣冠道:“跟我过来。”

  鱼小淮心下一颤,不好,这画面似曾相识!跟在林老爷身后鱼小淮把最近一周干过的事儿都回想了一遍,没干啥缺德事儿呀!

  林老爷一路走到厨房,见有人从房中出来,拉了鱼小淮躲在暗处。鱼小淮更纳闷了:“爹,你这是要干嘛?”

  “嘘!”林老爷捂住鱼小淮的嘴,神秘兮兮道:“别让人发现了。”

  两个丫鬟走远了,林老爷方放开鱼小淮,食指放在嘴边道:“嘘,小声点。我先进去,你瞅着后面没人了再进去。”

  鱼小淮拉住林老爷的衣摆,“爹,咱们怎么有点像小偷偷东西呀!”

  林老爷一脸严肃道:“就是偷东西。”

  偷东西?

  而且是偷自家的东西?

  而且还是林则章这么个正人君子?

  鱼小淮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爹,这不是咱自己家吗?”

  “废话!”林则章四处张望道:“这还用你说!我自己家我能不认识?”

  “那你偷个什么劲,想要什么直接去拿不就成了?”鱼小淮嘀咕道。

  “偷别人家不是犯法嘛!”林则章字正腔圆道。没时间跟她打岔,趁着厨房没人一溜烟钻了进去。

看过《无畛崖》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