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六欲仙缘 > 第二百一十七章聘书

第二百一十七章聘书

  对施琅的举动,秦东就好像没看到似的,浑然没有在意。М/

  在施琅仿佛能将人生生穿透的目光逼视下,秦东一脸的从容自若,波澜不惊,抛开其他的不说,但是这份儿气度,就让施琅在心里连叫了几声好。

  “比如我知道伯父您正准备联合北疆王,实行一个巨大的计划,这个计划就是覆灭华家,重振龙家!”

  秦东的声音不大,但钻进施琅的耳朵里,在他的心中造成的震动却是极大。虽然心里已经掀起了滔天骇浪,面儿上施琅却依旧保持着克制,淡淡的道“你刚才只不过凑巧听到我们提起北疆王,所以才这样胡乱猜测,其实你根本就不知道我们的计划到底是什么。”

  秦东点了点头,笑道“我的确是不知道你们的具体计划如何,但我却知道一点。”

  “什么?”

  “你们的计划,必将以失败告终!”

  “你这是什么道理?你连我们的计划都不知道,又怎么知道我们一定会输?”施琅一脸的愕然,如果不是摸不透秦东的底细,他真的要喜欢上这个小子了。

  “因为……你们过不了我这一关!”秦东停顿了一下,忽然扬声说道。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施琅的心头狂震,原本低垂着的右掌,猛然高举了起来,雷爆掌的惊人气息,迅速席卷开来,做好了出击的准备。

  “爸,您先别急着动手,听秦东继续说下去嘛!”施小月赶忙拦到了施琅的身前。

  施琅沉声道“小月,你闪开!大义之下,我不能顾忌太多,会伤到你的。”

  “大义?哼哼……伯父您真的知道什么叫大义吗?”秦东冷哼了一声,毫不掩饰心中对施琅的讥讽。

  秦东的冷哼和眼神,无不让施琅恼火,声音一沉,喝道“舍小为大,精忠报国,是谓大义!”

  秦东点了点头“伯父说的对极了。我再问一句,国是大家之国,还是一家之国?”

  “自然是大家之国!”施琅想也不想的张口喝道。

  “好!我明白了,原来伯父您只不过是一个口是心非,言行不一的小人而已。”

  施琅平日里向来都是将忠义,正直放在心头,没想到却被秦东指为言行不一的小人,这他怎么能受的了?当场便大怒。

  右掌一挥,没有劈向秦东,却将他身旁的一张紫竹茶几给劈成了碎片。

  “小子,我施琅怎么就是言行不一的小人了?你今天要是不说清楚,可别怪我辣手无情,这茶几便是你的下场!”

  见施琅动了真怒,施母的表情一阵担忧,生怕施琅怒极,真的杀了秦东。不过,她的心中也暗暗有些责怪秦东不知轻重,当着施琅的面儿说他是小人,这和找死有什么区别?

  施琅这边怒火连天,秦东那里却是怡然不惧,淡淡的道“伯父,您口口声声,说国是大家之国,可是看看您今日的所作所为,只不过是为了光复龙家,将龙渊国当成了龙家的国,而将您自己,当成了龙家的奴才。这不是言行不一,又是什么?”

  “混账!我什么时候说,龙渊国龙家的了?”

  “那就请您扪心自问,您联合北疆王,兴风作浪,到底是为了龙渊国的百姓,还是为了让龙家重新掌权?”

  “自然是为了龙渊国的百姓!”

  “哦?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您就在有所作为之前,就应该先去问问龙渊国的老百姓,看看他们需不需要你为了他们而这样做。”

  秦东此话一出,施琅登时哑火了。憋屈了半天,才苍白的辩解道“这还用问吗?百姓们自然是希望龙家继续统治龙渊国咯。”

  秦东冷笑了一声,撇嘴道“水可载舟,亦可覆舟!如果老百姓真的像你这样想的话,不用你动手,老百姓们自己就能将华家砸个粉碎!您从政这么多年,不会对老百姓连这点儿自信也没有吧?”

  “这……”从来也没有人对施琅说过这样的话,施琅的震动很大。

  秦东声音缓和了下来,淡淡的道“你也看到了,只不过才几天的时间,龙家的势力便土崩瓦解,这其中除了华家策划周详之外,更因为龙家其实已经失去了民心。民心不在龙家这一边,龙家即便是再大的势力,自然也是白搭。对龙家的愚忠,已经完全蒙蔽了你的心智,否则的话,以你的聪明,绝对不会看不透这一点。”

  秦东的每一个字都是那样的有分量,让施琅的眉头越皱越紧,内心的触动也是越来越大。虽然他很不愿意承认秦东的话,但却发现,他根本就没有任何可以反驳秦东的。

  见施琅的脸色青一阵红一阵的变幻不定,显然正陷入天人交战之中。秦东又道“看看小月,看看伯母,她们是多么的爱你。这本是天大的幸福,而你却要将她们抛弃,你难道就真的一点儿也不心疼?”

  施琅扭头向施小月母女看去,见母女俩儿无不是粉腮带泪,两眼红肿,一颗心就好像被一只看不见的手狠狠的揪住了一般,不止疼,而且疼的入骨入髓。

  “爸,收手吧,我们一家人在一起好好的过日子,不好吗?”施小月含着眼泪的恳求道。

  “孩子,你以为爸爸不想吗,可是华家是不会放过我的呀……”

  “华家当然会放过你!”秦东忽然接口道了一句。

  施琅一怔,呐呐的问道“你怎么这么肯定?你又不是华济源肚子里的蛔虫!”

  秦东哈哈一笑,大声道“我当然不是华济源肚子里的蛔虫,我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但是他必须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

  “好大的口气~!”施琅皱了皱眉头。

  施小月赶忙上前,在施琅的耳朵边儿低估了一声,将在龙渊附中里所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对他讲了。

  “有这样的事?”施琅听后,无比震惊的抬头向秦东看了过去。

  秦东没说什么,只是傲然站立在那里,没有任何的做作,眼睛里,睥睨天下的风范,却一览无遗。让施琅是看在眼里,惊在心里。

  “爸,秦东已经跟华济源说好了,不但不准他伤害我们,而且还要重用你,让你继续为龙渊国的百姓贡献自己的智慧!”难得的在施琅的脸上看到了转机,施小月忙不迭的苦劝道。

  “不杀我,还要更加重用我?这可能吗?”施琅呢喃着问道。

  “如果华济源是个聪明人的话,他一定会这样做!就看伯父您自己做何选择了。”秦东道。

  “一朝天子一朝臣!即便华济源重用了我,那也只不过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的日子,只会更加难过。”施琅沉思了片刻后,苦笑着道。

  “怎么,伯父您怕了?”秦东轻笑了一声,淡淡的问了一句。

  “怕?我死都不怕,还有什么好怕的?”施琅振声反驳道。

  “既然如此,那伯父何必有如此多的顾虑?你有真才实学,又是精心报国,华济源不会看不到。”

  “对!我华济源还没糊涂到那个份儿上!”秦东的话音刚落,华济源便哈哈大笑着走了进来。

  “你……你怎么来了?”见到华济源突然造访,施琅吃了一惊。

  华济源随意的笑道“我刚才在门外等了半天,也没见有人来开门,所以就冒昧的自己进来了,施部长,你不会把我当做不速之客赶出去吧?”

  施琅苦笑了一声,道“你是不速之客,只是放眼龙渊国,谁敢赶你?”

  施琅的话虽然不怎么中听,可华济源却丝毫也不在意,大手一挥,笑道“只要施部长不赶我,那就行。今日我来,是专程为施部长您送聘书来的。”

  “聘书?”施琅愣了一愣。

  华济源振声道“施部长有经天纬地之才,我若是不加以重用,那我华济源就真是蠢到家了。为了不被人戳脊梁骨,我决定聘请施部长,出任农工商三司总督一职。只希望施部长您能再接再厉,用您的才华,德被国人!”

  听了华济源的话,秦东心中暗笑了一声,这华济源的动作还真是够快的。他才刚跟华济源谈过这件事,华济源便送来了三司总督的聘书。要知道,这个官衔,总管龙渊国的农业,工业,商业,和司徒慕同这个宰相,也只差一级而已,算的上是三公之一!

  当华济源将精美的聘书双手送到施琅的面前时,施琅激动的浑身都颤抖了起来。

  他有能力,更有抱负。之所以对龙家如此忠诚,就是因为龙官明对他的知遇之恩,让他得以施展抱负。如今华济源给了他一片更为广阔的天空,让他有更多施展抱负的机会,他如何能不激动?

  可一想到龙家,施琅伸出一半儿的手,忽然又收了回来,摇了摇头,道“对不起,这个官,我不能当!”

  这一切都在秦东的意料之中,这个结在施琅的心里太久,不是一时三刻就能解开的。想要让施琅接受这张聘书,眼下还不是时候……

看过《六欲仙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