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六欲仙缘 > 第三百二十一章退敌! 上

第三百二十一章退敌! 上

  第三百二十一章退敌!(上)

  “难道……他都是装的?”华济源仅仅的盯着秦东的一举一动,想要从中看出哪怕丁点儿的破绽。===

  可是结果却让他失望透顶。秦东的步伐是那样的沉稳、有力,身躯更是挺的笔直,好像一座不可跨越的山峰。秦东每往前走一步,华济源便觉得秦东的身形长了一分,等秦东走到距离他不足几丈远的地方时,华济源只觉得好像有一个巨人站在了自己的眼前,那种慑人的压迫感,几乎要让他窒息。

  心神一阵阵狂跳,华济源从未像这一刻这般紧张,不,更准确的说,是恐惧。

  “华济源,我正要找你算账,你就自动找上门儿来了?”秦东站定,锐利的目光直逼着华济源的脸盘,冷冷的问道。

  “秦东,你不是……”华济源的脸色变了数变,呐呐的问道。

  “是不是受了重伤?哈哈哈……我如果不演这么一场戏,你怎么会这么彻底的暴露你的嘴脸?”

  秦东冷峭的话语,差点儿没把华济源骇的当场昏过去,满面惊容的问道:“你……你是装出来的?”

  秦东冷笑着道:“你没想到吧?暗算北疆王,强占西凤城,掳走我大哥,密谋夺龙息,如今,更是大军压境,围我秦府,哼哼……华济源,你的本事可真不小哇!”

  华济源此时的心全乱了,秦东每说一桩,他的心就狂跳一下,跳到最后,都快要不跳了。恨恨的扭头瞪向木剑,此时的华济源,连活吃木剑的心都有。如果不是听他说秦东受了伤,他也不会有这么大的胆子。

  “秦少侠,我……我是……”华济源清楚,以秦东的厉害,想当初,龙组的七十二名先天境界高手联手,都被他玩儿的团团转,就他现在这点儿势力,根本就不够秦东折腾的。搞不好,分分钟的工夫,他们华家就得步龙家的后尘。华济源的脑子连转,很想挽回局面,替自己辩白几句,只可惜他此时的脑袋里,一片空白,根本一点儿主意都想不出来,只急的额头上滴答滴答的往下淌着冷汗。

  秦东冷笑了一声,问道:“你把我大哥,还有古家小姐抓哪儿去了?”

  “这……”

  华济源略一沉吟,秦东便不干了,轻嗯了一声,让华济源只觉得一股刺骨的寒意,顺着他的神经,转眼的工夫便遍布于他周身上下,让他不停的连打了几个哆嗦。

  忙不迭的说道:“都……都被我关在龙息的地牢里。”

  秦东冷哼了一声,幽幽的问道:“那是我去接他们出来,还是你自己把他们送回来?”

  “我送回来,我送回来!”华济源连连点头说道。

  他哪儿敢让秦东去接,等秦东亲自去接了,那也就没他什么事儿了,到时候还不是死路一条?他一大把年纪,活够本儿了,倒不怕死,可华家整个家族也就算是彻底的葬送在他的手里了。让他死后,怎么有脸面去见华家的列祖列宗?

  “还有关鹏!你不会把他给杀了吧?”

  华济源赶忙摇头回道:“没有没有,也在龙息的地牢里。”

  秦东冷哼了一声,又将目光投向了木剑等人。

  木剑此时正恨不得找个地缝儿藏进去,好让秦东再也找不到自己,蓦然看到秦东的目光扫来,吓得差点儿没一屁股坐在地上。

  想当初,木剑身为龙息的首席长老,那是何等的威风,此时却像是一只被冻坏了的鹌鹑,什么高手气度,宗师风范,统统被他丢到粪坑里去了。

  “木剑,你好大的胆子!当初我让你辅佐关鹏,你却倒好,篡起关鹏的权来了!”

  秦东一声怒喝,木剑登时如筛糠般的狂颤不已,连忙说道:“这……这都是华济源指使我的,都是他……”

  “狗东西,你说什么!?”华济源没想到木剑临了,竟然将所有的屎盆子都扣到他头上来了,心中好不恼火。目光如刀般的向着木剑射了过去。木剑胆怯,急忙将头低了下去,却就是坚持着不肯改口。

  秦东哼了一声,道:“你们也不用相互推诿,在我眼里,你们没有一个好东西,我谁都不会放过!”

  秦东这句话,等于是下了死刑判决,别说是华家和龙息的高手们个个心惊胆颤,就连华济源、木剑这些顶尖的高手,也是一个个的亡魂大冒。

  “秦少侠,能不能,容我说几句?”华丰德虽然不能动,但说话还是可以的。

  看到是华丰德,秦东的口气缓和了不少,点了点头,道:“你与你父亲不同,是一个好人,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华丰德看了一眼华济源,缓缓的道:“我父亲的所作所为,的确是让人气愤,可……可他终究是我的父亲,作为儿子,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父亲死在我的面前,而不管不问。所以……”

  “所以你要替他求情?”秦东眼睛一眯,接口问道。

  华丰德摇了摇头,一咬牙道:“不!我要替我父亲偿还他所犯下的过错,我愿意代他去死!”

  “丰德,你……”华丰德这一番话,让华济源感动的眼泪差点儿流了下来。只觉得这么多年来对华丰德的培养和抚育,全都值了。

  秦纵横、古天霸、龙德等人听后,也是连连点头,对华丰德愈加欣赏和敬佩。无形之中,华丰德在这些叱咤风云的大人物面前,树立起了光鲜而不可动摇的形象。这也为他日后成为龙渊国历史上最为著名的皇帝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丰德,不要胡说!我可以死,但你不行!”华济源焦急的吼了起来,到底是父子连心。在这个节骨眼儿上,之前父子俩儿之间结下的疙瘩,瞬间全消。

  秦纵横感慨连连的道:“华济源啊华济源,看看你自己,再看看你的儿子,你这个老子难道就不觉得脸红吗?”

  华济源虽然没有说话,但是从他的神情当中,不难看出,他心中也已然有了几分悔意。

  “秦老,您不要再说了,只要我爸爸真的能悔改,我愿意代他一死!”华丰德满是坚决的道。

看过《六欲仙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