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六欲仙缘 > 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哥哥别生气了!

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哥哥别生气了!

  ?第一千一百五十章哥哥别生气了!

  “将凤浪押入天牢,等候发落!”安沁公主将目光移到了旁处,并不与凤浪的目光相碰。\\wW.//

  “不要伤害我妹妹!”凤浪又大声重复了一遍,目光依旧紧锁安沁公主。

  “凤兄,你放心吧,安沁公主不是个不分是非之人,她心中会有数的。”杜勇这话,一来是在安慰凤浪,二来也在借机表达自己的不满。

  安沁公主却好像没听到似的,神色平静从容,一言不发。

  看着凤浪被收入了大牢,安沁公主看向鄂尔泰道“颚大人,你在天牢呆的也够久了,今日就回家去吧。”

  “回家?”鄂尔泰一愣,随后摇了摇头道“不妥吧,只怕凃择心不会肯的。”

  安沁公主冷哼了一声,嗓音低沉的道“皇室与凃择心的矛盾已经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这一战是无论如何也不可避免的。既然如此,我们何必还要在乎凃择心的感受?他要闹,让他闹便是!”

  “可是现在双方的实力……”

  鄂尔泰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安沁公主打断“那又怎么样?放手一搏便是!”

  安沁公主的话很是干脆,分外坚决,令鄂尔泰和杜勇都是一愣。

  随安沁公主走出天牢,杜勇还是没能忍住,上前道“公主殿下,凤浪是个人物,如果能将其收服的话,对我皇室来说将是一大助力!我猜,陛下也是想到了这一层,所以才会对凤浪表现的如此宽厚。”

  鄂尔泰忙不迭的点头,显然对杜勇的话十分赞成。

  “传本宫命令,三日后处斩凤浪!”安沁公主走着走着,突然定身,张嘴道了一句。

  “嗯……啊!?”杜勇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可待反应过来后,脸色勃然大变,嘴巴怒张,眼睛更是要脱眶而出。

  “殿下,您……您说什么?”鄂尔泰惊呼着问了一句。神情与杜勇毫不逊色。

  “三日后处斩凤浪!”安沁公主又重复了一遍,随后便转身向着自己的寝殿而去,杜勇在身后一连喊了几声,安沁公主却连头都没有回一下。

  “鄂大人,公主她今天是怎么了?”杜勇望着安沁公主,神色充满了愕然。

  鄂尔泰也是眉头紧锁,心头波浪起伏,显然对安沁公主今天的表现更感意外。

  “走!去见陛下!”鄂尔泰道了一声,与杜勇一道,赶忙往勤心殿赶。可两人来到勤心殿一看,连皇上的影子都没见到。

  安沁公主刚一回到寝殿,一名丫鬟便匆匆来报“殿下,皇帝陛下正在等着您呢,脸色很是不好看,好像正在气头儿上。”

  安沁公主点了点头,低声道“你去给本宫泡一杯参茶来。”

  安曦皇帝是真的怒了,一张脸板的就像是一块铁饼,嘶嘶的冒着凉气儿。一旁伺候着的丫鬟,一个个战战兢兢,连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

  “咯咯……哥,这么晚了还不休息啊?诺,这是我特意为你准备的参茶,您尝尝。”安沁公主捧着一杯香气四溢的参茶,笑颜如花的走了进来。

  “哼!”安曦皇帝才不吃她这一套,鼻子里发出一声怒哼,看都不看安沁公主一眼,更不用说是将参茶接过来了。

  安沁公主也不着恼,将参茶放在安曦皇帝手能够得着的地方,随后摆了摆手,将一干丫鬟下人全都打发了下去。

  待下人退去,安曦皇帝一肚子的怒火再也忍不住了,正要发作,一回头,却看到安沁公主双手握在一起垂立胸前,螓首低至胸口,分明是一副等着挨训的模样。

  到底是兄妹情深,安曦皇帝的怒火不自觉的就先散了五六成。一些个就要脱罪而出的责骂,不得不又给憋了回去。对这个妹妹,他是真的没辙了。

  “咦?哥,您怎么还不开骂?”安曦皇帝这边儿正大生怜惜之心,那边儿安沁公主却没心没肺的来了这么一句,直让安曦皇帝的一张脸瞬间又憋成了猪肝色。

  “哥!您要骂就骂,千万别把火憋在肚子里。要是把身体给憋坏了,那可不得了,帝国还指望着您呢。”

  “住口!”安曦皇帝忍无可忍,一声怒喝,直震的窗棂都在瑟瑟发抖。

  安沁公主下意识的缩了缩脑袋,轻吐了吐舌头,难得的流露出一幅俏皮的神情,让安曦皇帝一下子便想起了小时候,安沁公主陪着他一起挨训的情景,原本正要喷薄而出的怒火,就这么再一次被悄无声息的浇灭。

  安曦皇帝很是有几分沮丧,毫无疑问,这一次他又败在安沁公主的手里了。

  见安曦皇帝的嘴角儿流露出一抹无奈的苦笑,安沁公主立即咯咯的笑了起来,上前来抱住安曦皇帝的胳膊,问道“哥,你不生我的气了?”

  “哼!不生你的气,朕早晚被你气死!”安曦皇帝不想输的这么干脆,做最后的挣扎。

  “哥!”安沁公主的神情突然凝重了起来,缓缓的问道“哥,你知不知道秦先生为什么一直都不肯帮我们对付凃择心?”

  “为什么?”从黑暗之渊回来的时候,秦东一直说他有不得已的苦衷,但是什么苦衷,却一直不曾提起。

  安沁公主轻簇娥眉,说道“就是为了这个凤浪!凤浪要借凃择心的灵魄石救他妹妹,秦东因为不想得罪凃择心,结果害了凤浪妹妹的性命,所以才对我们的请求一而再的拒绝。”

  “原来如此!”安曦皇帝恍然。

  安沁公主点头道“今夜我夜探国师府,就是想要将灵魄石给偷出来,这样的话,秦东就再也没有顾忌,很可能同意帮我们对付凃择心。”

  “什么?你夜探国师府?!”安曦皇帝大吃了一惊,望向安沁公主的眼神瞬间变得凌厉起来。当然这凌厉的眼神,多半出自关心。

  安沁公主嘻嘻的笑了起来“哥,我这不是好好儿的嘛……”

  不等安沁公主说完,安曦皇帝便怒道“你知不知道这样有多危险?凃择心他正愁找不到机会将我们兄妹俩儿除掉,你倒好,自己送上门儿去了,你到底是怎么想的?简直是胡闹!”

看过《六欲仙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