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弄幽掩藏不住欣喜的望着他。

  他也注视着她,嘴角洋溢着笑意,金童玉女般站在一起格外的刺眼。

  他是在替杜弄幽说情吗…?

  天晴心里闪过嘲弄,她不是一个心胸狭隘的人,但此刻却觉得十分不舒服,她不是早知道他和杜弄幽之间的事吗,花花公子,还好意思说让他们的婚姻走一辈子,“算了,我也有错,咳、咳…”。

  “你这样怎么拍戏,我带你去看病”,楚络挽住她的手臂一紧,不理她执拗的离开了片场。

  天晴隐隐感觉到一道寒冷的视线追随在她身上,她想要推开楚络,他却更加用力,无法脱离他的怀抱。

  卓少飏远远的注视着,即使温暖的灯光也没有把他眸内的寒冰星光映的柔和点。

  “卓少…”,杜弄幽犹豫一阵,还是鼓起勇气去挽他手臂。

  出乎意料的,他竟没躲开,“不管怎么说你也是前辈,后背要是做的不好的地方可以有分寸的指点,而不是像一个没有教养的女人一样骂人”。

  杜弄幽丽脸白了白,“我知道了”。

  “下不为例”,卓少飏淡说完转身就走了。

  身后,杜弄幽眼底尽是寒冷的恨意。

  坐在总裁的办公室里,四周都是明媚的玻璃窗,天情失神的望着窗外,直到面前多了一个精致的玻璃杯,浓浓的药味冲入鼻端,才收回思绪,拧起了眉头,“我不想喝”。

  “还是老样子,每次感冒就不想喝药”,楚络弯下身,刮了刮她挺翘的鼻子,眼底浮出宠溺的笑意,“医生说你着凉了,现在还好只是咳嗽,要不及时喝药的话发烧了就麻烦了”。

  “哦…,谢谢”,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对旁人冷漠,对她关怀备至,天晴无助的心跳着。

  双手捧过玻璃杯,几颗绿色包装的嘉应子落进她手里,“咯,喝了药再吃颗嘉应子就不苦了”。

  记忆总是在过往的熟悉画面中排山倒海的涌出,她连忙仰头将药喝下去,也将自己快要溅出来的眼泪倒流进去。

  一颗甜甜的嘉应子塞进了嘴里,苦味冲散,有股暖意和甜味:“你还记得…”。

  “当然都记得,你每次生病时都会像个小鬼一样不肯吃药,每次你都要提出看恐怖片,结果总是趴在我怀里连屏幕都不敢看,每次生气的时候就喜欢把自己闷在被窝里,不管过什么节都让我送你鲜花和巧克力…”。

  “别再说了…”,她打断,嘴角微微颤抖。

  “好,我不说了”,楚络微微一笑,坐在她身旁,伸手将她单薄的娇躯揽进自己的怀里。

  听闻着他熟悉的心跳,温暖的怀抱,仿佛回到了当初依偎在那间小小房子的感觉。

  “那间…房子到现在都没变吗”?

  “没有,只要你喜欢我们还可以重新回到那里”。

  他呓语般的说着,大概是喝了药的缘故,她依偎在他怀里眷恋的睡着了。

看过《邪少契约:明星娇妻送上门》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