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他在帮我,那天我想去找你帮忙,可是梁妈说你已经坐飞机来了澳洲”,天晴也委屈的叫道:“你是我丈夫啊,你说过的,就算只是契约结婚我们之间也像真的结婚了,我相信你,在我最无助的时候可你却来了澳洲,你还和别的女人出双入对,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

  卓少飏激动了一下,“你会在意我的感受吗,你爱的不是楚络吗,我以为你会感谢我成全了你”。

  “你混蛋——”,在她好不容易鼓足勇气后换来的却是这种羞辱,天晴愤恨的扭头就走。

  “你穿这样又要去哪里”,卓少飏几步上前紧紧扼住她的肩膀,阴狠的吼道:“又要去找楚络吗,嗯”?

  “放开我,你不是讨厌我吗,我走就是了,你别假惺惺了,再也不用你管”,天晴像只小野兽一样拼命反抗,被单在挣扎中掉落下来,雪白的身子和他不断的起伏摩擦。

  “你这个疯女人,这样也敢出门”,卓少飏将她丢进沙发里,健硕的身体压了上去,惩罚性的唇覆了上去,不给她一丝挣扎的余地,尽情的擭取那份甜蜜的依恋。

  “我爱怎样就怎样,就是不要被你羞辱”,天晴不屈的躲闪着,泪水迷蒙了眼眶。

  “给我安静点”,卓少飏抓紧她的身体,细密的吻流连在她颈上,大清早的就要忍受这种折磨真是够受的,尽管两人都是暴躁的,但一番热情的身体摩擦下来,两人都略微疲惫的安静了下来。

  “别哭了…”,有生以来第一次容忍一个女人在自己面前这么多泪水,不是不厌烦,而是厌烦之中又有种心疼和无奈,“你不是还有拍摄吗,哭成这样还怎么去拍”。

  卓少飏埋下头去,珍惜轻柔的吮干她脸上的泪,伤脑筋的轻叹了口气,女人果然是麻烦的动物。

  “谁让你凶我”,见他温柔了,天晴翘起了红润的小嘴,女人都是要哄的,她喜欢他对自己温柔,“又冤枉我…”,她根本就没有要回去找楚络。

  “还有理了,你最近给我扣的绿帽子还不够”,卓少飏苦笑一声,坐在她旁边,“我都被我爸骂了好几次了,现在连手机都换了”。

  “他应该怪我才是”,天晴脸上热辣辣的说:“是我不小心惹出那些事”。

  卓少飏奇怪的看了她两眼,不答。

  “对不起…”,他早就警告过她要当心的,但这件事她始终是最初错的人,“我会回去和爸解释的”。

  “随便吧…”,卓少飏突然叹了口气站起身来,目光肆无忌惮的落在她身上。

  天晴愣了愣,这才想起自己身上一件衣服都没穿,连忙羞窘的将枕头拿过来挡住自己。

  “早看过了,都摸过好几次了”,卓少飏被她弄得好笑。

  “你不是要去开会吗”?天晴脸红的横向他,原来他来这边的确也是有公事。

  “是啊,大概迟到了”,卓少飏扯了扯黑色的西装,“我的新衣服,又要让你扯掉一颗了”。

  “谁让你刚才那样对我”,天晴更加不好意思起来。

  “好好休息吧”,卓少飏不想再逗她,打开房门,叮嘱了一句才离开。

  他离开后,天晴拿过沙发上的纸袋里的衣服,丛里到外的衣服都准备齐了,连胸罩的尺寸都正好。

  有点羞,他大概是最了解自己身体的男人了。

  衣服也是两件很简单却不失大方的名牌款式,刚换上,服务员就把早餐送了上来。

  有西式的、有中式的,每样口味的早餐都一一俱全。

  “实在太奢侈了”,天晴看的眼花缭乱,随便吃了几样就想睡了,爬上床睡了一阵后,门铃声将她吵醒。

  她想起应该是杂志社的人来了,连忙整理了一下头发,打开房门,“来了…”。

  “嗨,午安——”,门外站着的女人身材高挑,脸上漂亮的笑容让她呆了呆,因为这个女人的正是昨晚和卓少飏在一起的。

  “是你…”,艰难的扯了扯唇,现在是怎样,新情人找上门来了,她要不要很凶狠的捍卫自己的权利,可好像她根本没有这个资格,“他不在…”。

  “我知道”,女人手指轻轻一抵,房门被她推开,从容的走进房里然后一个优雅转身坐进沙发里,“我是来找你的”。

  “找我”?该不会这么快就叫她离婚吧,天晴冷声道:“我知道你和卓少飏有着不一般的关系,你想跟我说什么,你就直接说吧”。

  那名女子盯了她半响,美眸里涔透出一丝玩味。

  那副高傲的神态让天晴更加不舒服起来,“你到底想怎样”?岂有此理,现在这年头,小三都光明正大找上门来了。

  回答她的是悦耳的笑声,“我想你好像搞错了,少飏是我朋友,而我是时尚杂志社的老板”。

  天晴怔了怔,“那你就是邀请我来这边拍摄的人,可你不是明曼的负责人吗”,这女人到底是谁,不但气质出众,连身份看起都不可小觑。

  “是啊,我既是明曼的负责人,也是时尚杂志的主编,整个澳洲所有的时尚、影片公司都是我们家的”,女子从沙发上站起来,微笑着伸出双手,“你好,初次见面,郑重介绍一下,我叫贺兰颜”。

  “你姓贺兰…”,天晴难以置信的望着面前的美丽女子,这目空一切的高傲神情似乎一切都变得理所当然,十多年前,贺兰家族贺兰优打破家族规矩和外界企业尹赫莲联姻后,卓樾会中四大家族的贺兰家族势力已经成为了澳洲商界的头把交椅,而三年前继承贺兰家族的贺兰颜这个名字更是在商界如雷贯耳,没想到就站在自己面前。

  不惊讶、不震惊是不可能的。

  “那你和尹透宸是…”。

  “哦,我是他姐姐,让你来这里的事情就是他拜托我的”,贺兰颜露出狡黠的笑容,“我以前可是早就听少飏提过你很多次了,不过这家伙可真不够意思,结婚这么大的事也不通知我”。

  看起来她和卓少飏关系是非同一般的好,“你们是很要好的朋友吗”?

  “啊,上过一次床”,贺兰颜突然道。

  天晴脸色刷的一白。

  “哈哈,骗你的”,贺兰颜愉悦的笑了起来,“少飏这个人做事很有分寸,他把你当朋友,就觉得不会碰你”。

  “哦”,没来由的,心里好像舒了口气。

  “拍摄的时间快到了,我们走吧”,贺兰颜亲和的牵起她的手,两人一起坐电梯下楼。

  相处下来,天晴发现她是一个很热情,而且没有丝毫架子的大小姐。

  “怪不得透宸说请你来绝对不会错的,你和我见过的不少明星都不同”,贺兰颜看出她的拘谨,车上不停的说道。

  “嗯”?

  “像只小绵羊一样,怪不得少飏会喜欢你”。

  “啊”?小绵羊?

  天晴哭笑不得,她看起来真这么柔弱吗,不过她说卓少飏喜欢自己。

  “昨晚你是故意带他来的…,你是不是知道我会在”。

  “是啊,少飏去的时候都吃了一惊,不过那家伙真不够意思啊,找到了老婆,就半路扔下我回去找你了”。

  之后记不起她说了什么了,满脑子里都只有昨晚他跑回来救她的情景,既然对她冷言冷语,说要离婚,一转身又跑回来救自己。

  卓少飏,你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她突然好想要了解,好想要靠近他…,好想要知道他究竟对她抱着是一种怎样的想法。

  ===========================================

  ~~~~(&gt_<)~~~~。。好累啊,好累啊。。还有一更的。。。四千字。。很长的、、、、、

  很厚脸皮的说大家都要要月票,,也送我几张吧,,,哈哈。。。(*__*)嘻嘻……第一次向人要,超不好意思。。。

看过《邪少契约:明星娇妻送上门》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