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愣在那里干嘛,怕我会吃了你不成”,卓少飏扬眉不耐的说。

  “不是”,天晴猜到他心情非常的不好,好像也没那方面意思,比较识相的躺在他旁边。

  灯关上,天晴感觉到有被子盖在她身上,“我明天上午拍完梵梦雅代言的照片后,下午回国…”,你回去吗?却问不出口。

  黑暗里沉默了一阵,嗓音才沉沉启动:“不用去拍了,你要是想代言什么国际名牌,我下次可以帮你安排”。

  没料到他专制的否决,天晴不满的撑起胳膊:“为什么”?

  “没为什么”。

  “我的事不用你管”,其他事可以忍受,天晴真不喜欢他独裁的模样,“这次是难得的机会,而且是我自己努力得来的,我不想依靠你,再让人说三道四”。

  “说三道四”?语气里含讥带冷。

  在天晴感觉到他强大的怒意以为他会发火的时候,只听他仅冷哼一声,“既然如此,随便你”。

  之后,再不说话。

  强烈的寂静里,天晴觉得闷闷的,她好像宁可他对她大吼大叫,也好比这种无声的冷漠,他到底在想什么,她一点都不懂,虽然睡在旁边,可两人到底还是隔了千重山水。

  “啊——”。

  清晨的酒店某房里,传出某女人惨惨的叫声。

  “大清早的吵什么吵”?大床上正睡得沉的男人腾的从床上坐起来,横眉怒眼的直射化妆镜前的女人。

  “我的脸…”,天晴惨兮兮的转过身来,白皙的小脸上,从下颚一直到颈项上,布满了红红的斑点,“好像过敏了…”。

  卓少飏拧眉,翻开被子,起身走过去,指尖直接将她下颚挑起来,“只是轻微的过敏,过几天应该就会好了”。

  “可是待会儿还要拍摄梵梦雅的珠宝代言摄影,这样子怎么带项链”,天晴肠子都毁青了,“一定是昨晚的蟹粉”。

  “是你自己看着眼红想吃的”,卓少飏眼不眨的将责任推的一干二净,“而且你自己对海蟹过敏都不知道吗”。

  “我以为只是吃点蟹粉应该没关系的”,天晴眨了眨眼睛。

  卓少飏无奈的摇摇头,放开她,拿起床头柜上的电话,“我打电话叫人给你送点药上来,拍摄的事情就推掉,违约的事小颜会帮你搞定的”。

  “可是那是个很难的机会…”,天晴懊悔已经没有了办法,“我出来的时候,露娜还期待我能代言梵梦雅”。

  “错过了一个机会不代表错过了所有的机会,你还年轻,有的是机会”。

  “你当然你这么说,你本来就不希望我去”,天晴知道他是安慰自己,还是习惯性的和他顶嘴。

  卓少飏不想理她,拨了电话,又让人送两张回国的机票。

  “既然如此,下午就回国吧”。

  “你和我一起回去吗,可梁妈不是说你要在这边出差上很长一段日子吗”?

  “怎么”?卓少飏眼睛扫去,“难道你想和楚络一起回去,还是怕记者们说你在澳洲丢下楚络又和我在一起”?

  “卓少飏,你心情不好,不要老是把火气栽我身上”,不难听出里面的讽刺,天晴微恼道。

  “你敢说你没有这么想过”?卓少飏一步一步逼近她,眼睛犀利的近乎能将人戳穿。

  “我…我…”,在他目光下无所遁形的一步步后退,天晴扬起小脸,“是,我是有这么想,我担心在自己的事业有什么问题,可是我没想过要和楚络一起回去,我们…已经不可能了”。

  卓少飏看到她眼底的黯然,狰狞轻笑:“怎么,莫非是郑靖敏不喜欢你,所以只好放弃了,那天你和郑靖敏说的话我可是听得清清楚楚,你好像很不甘心,很失落吗”。

  “你总要这样挖苦我心里才舒服吗”,天晴突然感到无力,她以为经过昨晚能改变些什么的,“与其总是这样吵吵闹闹,不如趁早离婚吧,你也说过回国后就会和我离婚签字的”。

  卓少飏惊了惊,那也是他避开她来悉尼这段时间所想的,可从她嘴里说出来,反而不愿意起来。

  该死,这个女人果然一次又一次的左右着他的情绪,才短短两天的时间,好像在他心里扎的根又深了几寸。

  这是自命不凡的他从来不曾有过的,他怎么能被一个女人羁绊住自己。

  双拳握紧,他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随便…”。

  没有大吵,也没了羞辱的话,反而异常平静的说完后转身走进浴室里洗脸。

  天晴坐进沙发里,抬头看着天上的吊灯,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随便…。

  他怎么可以再逗弄玩她之后,再笑的灿烂后,转身就说“随便”呢,还是这场婚姻果然是随便的呢。

  “我想既然要离婚的话,我们还是不要一起走了,记者知道我回国的行程,避免麻烦,我还是上午走吧”,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轻松点,自然点,天晴迅速收拾行李,带上帽子、墨镜。

  脚步在门口顿了一阵,始终没有听到里面任何动静,天晴有丝心灰意冷的打开门,轻轻关上。

  屋内恢复寂静后,高大的身影从浴室里走出来,手臂无力的靠在门槛上,手里的牙刷被他紧握的几乎弯曲。

  “砰——”,懊恼的往水里一砸,没了声音。

  机场。

  没有什么行李,只有一个简单的挎包,大大的墨镜挡住了大半边脸,也遮住了所以的情绪。

  几层高的机场此刻就和她的心情一样,在人与人间穿梭,她是怀着满心放松的心情来,却带着沉重可笑的回去。

  到最后,都没有追过来…。

  天晴一步步往检票口走去,坐在检票口处的熟悉身影却让她不得不再次止步。

  “天晴——”,楚络站起身来,脸上掠过狂喜之色,几步跑到她面前,不难看出他的疲惫和纠痛,“你总算来了,我知道你今天会回去,我在这里等你”。

  隔着薄薄的太阳镜,站立在眼前的他有点模糊,天晴艰涩的一笑:“为什么”?

  楚络怔了怔,“我妈说你和卓少飏一起走了,后来少飏也打电话过来,说你和他在一起,我找不到你在哪里”。

  天晴轻轻一笑:“阿络,既然如此,你应该听你妈都说了吧,我勾引上卓少飏,所以才会丢下你和他走的”。

  楚络脸色发白,面露挣扎,“这是真的吗”?

  天晴看着他,眼泪濡湿了眼眶,却止不住嘲弄的笑起来,“原来你妈真的是这样和你说的,楚络,既然你知道,干嘛还要追过来,干嘛还要在这里等我”。

  楚络愕然,“天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了”?手紧紧抓住她的手臂,“天晴,虽然我不知道你和我妈、少飏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不过我相信你,我说过不会和你分开,没有人谁能把我们拆散”。

  “阿络,我们之间不合适”,天晴扭动着手臂,痛苦的道:“我很感谢你最近为我做的一切,我也尝试过,可我们不可能会在一起的,我要的你给不了”。

  “你要什么,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天晴,只要你不离开我”,楚络能感觉到她语气里是不同从前的疲惫和决然,更加的紧张起来。

  “我要的是自尊,我要的不是要你妈每次都指着鼻子来骂我贱,我要的不是你妈每次煽着耳光叫我滚”!天晴用力将他推开,指着自己的脸,“在你眼里她是个好妈妈,在我眼里她是一个让我彻头彻尾厌恶的魔鬼,从前也一样,现在也是一样,你只道她背对着你多少次来找我滚、羞辱我,叫我离开你吗,我曾经以为可以和你一辈子,她怎么羞辱我,我都没有离开过,可你却先离开了,你们家是有钱人,凭什么就能趾高气昂的看不起人,走了就是错过了,我现在给了你机会,可你还是让她站在面前羞辱我”。

  “你说那天晚上只有你妹妹,结果呢,你妈来了,卓少飏也来了,你自以为可以掌握一切,其实你什么都掌握不了,你连我被她堵在洗手间门口羞辱都不知道,甚至还怀疑她相信她说得话”,天晴觉得自己语无伦次了,可是脑袋里却是从来没有过的清醒,“没错,就是像你妈说的那样,我和卓少飏上床了,现在你该死心了,我们真的不适合”。

  望着他呆滞的眼神,天晴突然觉得自己也可以残忍的。

  她笑笑,抓紧手里的肩带从他身边走过。

  楚络懵了一阵,还是追了上去,“天晴,我不知道我妈在后面对你做了大的伤害,我真的不知道,你要是不喜欢我妈,我以后再也不会让你们见面,我也可以为了你可她断了关系,天晴,不要走,我不能失去你”。

  “阿络,你别这样,我也没想过要你在我和你妈之间做抉择,而且不是你对不起我,是我配不上你”,天晴退却着他,她真怕,怕再不走会在这里崩溃。

  “为什么你就不能给我机会,是,我是有错,可既然发生了你应该早点告诉我,这样我才能保护好你,现在我知道了,你连一丝机会也不能给我吗”,楚络几近恳求的紧紧抱住她,紧张的鼻息喷在她颈上。

  “不是你的错,就当是我的错,我不想再纠缠下去了,我真的好累,是我怕了”,天晴被他突然散发出来的危险气息侵袭的微微害怕起来。

  “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谁都别想把你从我身边抢走”。

  “放开我老婆——”,低吼的声音划破机场。

  楚络还没来得及回过头去,后面袭来一股力道,将他用力拉离开来。

  卓少飏几步跨过去,长臂一展,大力将天晴固定在怀里,低头,星目微弯,柔声道:“对不起,老婆,我来晚了”。

  天晴目瞪口呆的看着他,苍白的唇抖了抖。

  楚络惊愕,“卓少飏,你说什么”?

  “络,一直忘了告诉你”,卓少飏倨傲的抬起下颚,“其实我早就结婚了,天晴,是我老婆”。

  楚络彻底呆住,“不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的,我和天晴三个月前在美国签了结婚证,不信你可以去查查,现在她是我合法老婆,你也知道朋友妻不可妻,我劝你还是放手吧”,卓少飏轻蔑的笑笑。

  天晴看到楚络伤痛的眼神,不安起来,“少飏,你…”。

  “天晴”,卓少飏长指抵上她的嘴,“对不起,我不该看到报纸后将孤立无援的你丢下一个人离开,不过你要原谅我,我也是一个男人,虽然络是我朋友,不过你和她曾经的事情总让我不舒服,你不是抱怨外边有很多男人对你纠缠不休吗,你放心,这次我回去之后就会公布你和我结婚的讯息,我可不能再让你有机会离开我”。

  =====================

  呃。。。写到好晚,背痛死我了,,当作家真是这世上最辛苦的事。。~~~~(&_&;)~~~~希望大家喜欢。

看过《邪少契约:明星娇妻送上门》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