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哪有”,天晴连忙往后闪躲,捂住自己的脖子。

  露娜指着她嘿嘿笑了起来,“以前就没看你带,现在连围巾都带上了”。

  “我喜欢带”,天晴红红的鼓圆了眼,她也不想啊,可谁让昨晚被卓少飏咬的脖子肿肿的。

  “你骗谁啊”,露娜欲准备做扑起之势,天晴连忙投降。

  “我不对,我投降,不闹了,我们谈正事”。

  被她一提醒,露娜这才想起来,“是了,我正要和你说,你真打算接演陈导那部偶像剧吗”?

  “不是上次都和陈导太好了吗”?天晴点点头。

  “可上次是上次,自从你和卓少飏结婚的事情公布后,你身价大涨,没必要接演一些小偶像剧啊,这种吃力又赚不到什么钱的事何必要去做”。

  “那又有什么关系,我涨的是身价又不是我的实力,你忘了上次《鬼才》的事吗,那种高难度的角色我根本就演不出来,剧组里的人都背后说我是花瓶,你以为我不知道”,天晴默默的摇了摇头,“演戏方面我还是一步一步来吧,先接一些偶像剧练练,到时候再拍电影也不迟”。

  “说的也是”,露娜只好点了点头,“不过既然要拍就要拍好,首先你得了解一下跟你拍戏的情况,说起来和你演戏的男一号还是当红实力派偶像卢跃隐”。

  天晴有了些印象,“我记起来了,他好像还是和我同期出道的,很受女孩子的欢迎”。

  “不错,是个很好相处的人,在圈子里很受好名,应该没什么问题”,又翻开另一页,露娜蹙了蹙眉,“不过…这个女二号安染你还是少接触为好”。

  “为什么,我听说她演技很不错”。

  “不错是不错,只可惜到现在都只能是个女二号,在娱乐圈也是出了名的清高…”。

  “就和我当初一样”?天晴略微些明白过来。

  “算是吧,不过你可比她好运多了,也没那么固执吗,否则也不会有今天”。

  天晴唇边划出一抹嘲弄,“其实入了这圈子就是这样,不过不丢失自己的本性也是好事”。

  “可进了这圈子没有人不会变的”,露娜颇有所感的说。

  “那我会变吗”?天晴下意识的问。

  露娜愣住,继而轻轻一笑,“那我只希望卓少飏能保护好你”。

  “又来了…”。

  第二日结束演唱会,清晨从外地赶回来格外的忙碌。

  “天晴,你去哪了,发布会马上就要开始了,你连妆都还没上…”。

  “我刚去洗手间,这里太大,我迷路了,你等等,我马上就…”。

  “啊…”。

  急促的脚步来不及停稳,手机被人一勾,落在地上,电板与手机分离。

  “哎”,准又要被露娜训了,天晴头疼的蹲下身去捡。

  “不好意思”,一双白色的帆布鞋顿在她面前,语气干净,骨节分明的手指率先捡起地上的手机递给她,“如果坏了我再赔一个给你”。

  “谢谢,没关系,我这手机没那么坏”,天晴一抬头,看清面前的女子,一张干净美丽的小脸,笔直的黑色长发,一双眼睛更是尤其的漆黑漂亮,只不过给人一种拒人于身外的冷漠,尤其是在看到她的时候,“你是…安染…”。

  “尤小姐,你好”,安染站起身来,语气淡淡,“初次见面,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

  “嗯,我在这里转不出去,你可不可以带我去化妆间”,天晴连忙道,“不好意思,我认路的记性不是很好”。

  安染奇怪的看了她两眼,一言不发的带着她往化妆间走去,一路上,天晴不断的找她说话,都用最明快、简介、礼貌的语言打发她。

  果然清高了啊,看起来比自己从前还严重。

  天晴不以为意的笑笑,露娜很快也寻了过来,连忙将她带下去化妆。

  “下次我看连上厕所都得找个人跟着你了”,露娜头疼的说,“你说到一半手机怎么断了,我还以为你又出什么事了”?

  “你放心,这里可没有杜弄幽”。。

  “人心难测”,露娜简明的耸肩,“你吃了这么多次亏难道还不知道这个道理”。

  天晴望了望不远处站在镜子前自己化妆的安染,推了推身旁的化妆师,“我化的差不多了,你去帮帮安染吧”。

  化妆师愣了愣,还是走了过去。

  “你搞什么,她不过是个小角色而已”,露娜拧眉。

  “我知道,只是看到现在的她让我想起了从前的自己,你一直做我经纪人,不也是那样走出来的”,天晴整理了一下长发,露出灿烂的笑容,“好啦,发布会要开始了,露大婶,别啰嗦了”。

  “没大没小”。

  两人的笑容溢满了整间化妆师,不禁意的改变着气氛和顿在门口注视的人。

  一场发布会进行的意外顺利,天晴第一次接拍偶像剧就当选女一号,虽然让很多媒体质疑,但当场的歌迷十分多,反而把气场给压了下去。

  “到时候不懂的地方请陈导直接骂我就行了,不需要留情的”,天晴非常诚恳和导演说完后这次准备离开。

  “天晴…”,走廊处,一名金色短发,五官俊美如斯的男子摆摆手,拦住她,面带迷人的微笑。

  “卢跃隐…”,天晴愣了愣,眼前的男子一身牛仔裤、牛仔衣,真不愧是偶像明星的佼佼者,光看笑容就知道果然如外表一样十分好相处的人,“有什么事吗”?

  问完后,她突然觉得自己这个问题很傻。

  卢跃隐果然笑了,“你跟圈子里说的根本不一样吗,是个很好相处的人,这样我就放心了,以后我们就是拍档了,为了这部戏能顺利开始和结束,你还是叫我跃隐吧”。

  顿了顿,又语带戏虐的摆摆手指,“我也是为你好,据说熟了话两个人接吻比较来的自然”。

  “吻戏”?天晴讪讪的想起这部偶像剧里似乎有很多和卢跃隐接吻的镜头,她似乎忘了这是一部偶像剧。

  “没错,我记得你以前没怎么拍过戏,尤其是拍偶像剧在外人眼里看起来是最没涵养,只会耍帅的电视剧,其实反而是最初流露感情最难把握的,尤其是面部表情和接吻尤其重要…”。

  “原来你是想教我演技,谢谢你”,天晴感激的说道,这个卢跃隐果然如外面所说的一样。

  “没关系,你和我虽然差不多是同时出道,不过说道演戏我算是你前辈,希望我这么说你不要介意,我和安染也搭档过几次,其实她演技不错,你不懂得也可以问问她,两个女孩子总是容易好交流点”。

  “安染,可是她…”。

  “是个外冷心热的人”。

  “天晴…”,露娜见这两个人聊的如火如荼,无奈的小声指了指楼下不知何时停下的跑车,“你不是有事吗”?

  “糟了,我忘了,不好意思,下次聊”,天晴连忙和卢跃隐说再见匆匆往楼下跑去,和露娜分手后打开车门走了进去。

  淡淡的烟丝味萦绕在车间里。

  卓少飏打开油门,加档,车子迅速加入了下班高峰期的车流里。

  “你什么时候来的,等了很久吗”?天晴颇为歉疚的看着他夹着烟搁置在方向盘的手。

  “没关系”,腾出一只手刮了刮她柔嫩的侧脸,“那个男的是谁”?

  天晴愣了愣,“男的?你说的是卢跃隐吗,他是这次同我合作拍戏的男一号,刚才他在教我一些演技方面的事,人看起来挺好的”。

  “好好的为什么要教你演技”,卓少飏望着前面的语气平平,“说不定别有居心”。

  “你怎么这么说,我们接下来会有很长一段合作时间,他教我拍戏也是为了能顺利完成节目”,天晴说完后觉得自己语气太重,又见他面部线条明显呈现冷硬,连忙解释,“对不起,我的意思是…”。

  “那就好好拍好这部戏吧”,卓少飏再次淡淡的说,“说说看,你们在商量拍什么戏的问题”。

  车子转弯,又驶入另一条街道。

  “感情戏还有…吻戏”,天晴犹豫了一阵尴尬道:“你会不会介意”?

  “我介意有什么用吗”?卓少飏笑说“对一部偶像剧来说,吻戏是最好的赚钱手段”。

  天晴怔住,哑口道:“我…”。

  “没事,只不过是两片肉碰一碰而已,只要没病就好,我气量还没那么小”,卓少飏只是淡淡的耸耸肩。

  天晴突然说不出话来,他今天说话明明好像都顺着她的意,却有种带刺的味道,让她心里酸酸的、失落的不是味道。

  她恍惚发现其实自己心里隐隐在期待他在意她拍吻戏的,试问自己的老婆和别的男人拍吻戏都一点都不会介意吗。

  呐呐的半响了才不是滋味的张口:“那拍完戏要不要我去医院检查一下”。

  “我随便”。

  天晴直接跌进了凉水里,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什么吗,亏她从昨天分别后就一直在期待今天下午和他去买戒指的事。

  十多分钟后天,天色昏暗下来,车子停在一家大商厦面前。

  大概是这家商厦档次太过高档,来往的人也并不多,这样让天晴避免没有因为身份带来太多麻烦。

  “卖戒指的不是在三楼吗,你带我去哪里”?进了电梯,卓少飏直接按了二十层的按钮,带着她进了西餐厅。

  “卓先生,这是你预订的牛排,七分熟,刚好”,服务员打量着两人将各类西式点心一一端上来。

  “你早就订好了吗”?吃着嘴里的牛排,凉凉的心得到了一丝补偿,“可是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七分熟的牛排”。

  “我也只喜欢吃七分熟的牛排”,卓少飏低头切着牛排回答说。

  原来完全是他自作主张的凑巧罢了,天晴彻底泄气,嘴唇翘的高高的,干嘛老是一会儿一个脸色,她哪里又惹他了。

  懊恼的端着手里的红酒就要喝,劈头被他用手夺了过去。

  “我忘了,你酒量太差,明天还要拍戏就不要喝了”,说罢,卓少飏自己一口将红酒喝干。

  “喂,哪有你这样的”,天晴咬牙切齿,“你是带我来吃西餐,别这么霸道好不好”。

  “我是为你好”,卓少飏笑了一笑,朝不远处的服务员勾勾手指,让他倒杯果汁过来。

  “我不要喝”,她情绪化的大声说。

  “喝—”,放在桌上的餐刀突然一沉。

  天晴看着对面突然阴沉的脸色,吓了一跳,这才是他现在真实的情绪,弥漫的危险袭来。

  “我不吃了”,她手里的叉勺一丢,起身欲逃。

看过《邪少契约:明星娇妻送上门》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