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撼天 > 第一百五十一章

第一百五十一章

              云船离开岸边,一路前行。              起初,一切平静。              中途,海面忽起大风,滔天巨浪掀起,空中雷云翻滚,似巨兽咆哮,引得船身一阵颤动。              勉强凑齐的云团再次分散,卷入水中,随风浪翻滚。              顷刻间,有十余荒兽仙人法力不止,落入海中,险些丧命。              “开!”              李攸手捏法诀,临空结成法印。              金光罩下,硬将狂风压制,俄而分开巨浪,助荒兽仙人脱困。              “多谢上仙!”              仙人荒兽皆是感激不尽,救命之恩,往日恩怨尽可全抛。              “抓紧了!”              李攸解下腰间凤羽,五彩羽带灵蛇般舞动,长至一丈有余,将脱离云团的荒兽仙人牢牢缚住,加速飞向心镜。              与仙人荒兽而言,命虽保住,然失去仙云庇护,直面狂风巨浪,滋味实在不好受。又被绑在一处,动作更加困难。              互相看看,均心有戚戚焉。              离开此地之后,必勤修苦练,闭关百年,不,千年!              凤羽穿空而过,彩光漫射,洒落无数光斑。              飞凤顿时双眼一亮,振翅近前。              借仙人荒兽离岛之际,他同青龙寻回本体。神魂融入原身,竟是恍如隔世。              “上仙,这可是凤羽?”              “正是。”              李攸握紧羽带一端,仅以一人之力对抗混沌海的巨浪,没有半点吃力。              “你已寻回原身?”              飞凤展开双翼,清鸣数声,似在展示羽毛。              李攸这才发现,同火凤黑凤不同,这只彩凤通体为金,全身上下,只有尾羽点缀几点异色。穿云之时,似一道金光划过,当真是夺人眼球。              “吾为金凤。”飞凤道,“上古既生,浴火重生,可与日月同寿。十万年前,我族同荒龙连场大战,死伤无数。至荒古时,已濒临灭绝。误入福地之后,更少闻外界之事。今时今日,是否还有族人存世,已无从得知。”              简言之,从上古开始,金凤一族便同荒龙互看不顺眼,天天掐,夜夜打。打了几万年,跨越上古荒古,双方都是损失惨重,族群数量直线跌落。金凤沦为稀有品种,不复往日风光。荒龙血脉凋落,甚至无法维持完整传承。              至荒古灭绝,三界分立,情况愈发严重。凤凰全族遭难,金凤销声匿迹,火凤逼居妖界。荒龙不得不同巫族结印,保存传承血脉。              历经万载,上古神兽的风光早已不存。金凤青龙更成昨日黄花,只留在传说之中。              机缘巧合,李攸回到神遗之地,放出雾、彩等古神,引得海岛重生,混沌海异变。金凤青龙无处隐居,更不能继续在岛上沉睡。              伴随古神出世,上古神兽也离开万年沉睡之地,再次露面。              于仙人而言,能一睹金凤青龙真容,的确算是幸运。然在幸运之后,却有诸多“不确定”在等着。              神兽脾性如何,爱好和平还是暴-躁好斗?喜欢定居仙界还是前往三界一游?              若是定居在仙界,四域的地盘是否要重新划分?              期间种种,都是谜团。              对仙人而言,究竟是得造化机缘,还是各种悲剧,只能是各有体会,冷暖自顾。              金凤很是兴奋,一路都在讲话,根本不在乎越来越猛烈的狂风。担心李攸听不清楚,干脆飞前数米,以双翼挡住狂风,助其飞得更快。              青龙慢了一步,来不表现,只得同麒麟白虎行在一处。讨好上仙固然重要,和“同事”打好关系也不能忽略。              毕竟,以上仙的家底,定是器灵满阁,荒兽满园。同上仙结印并非万事圆满,若被器灵荒兽排斥,日后也会艰难。              哪怕境界高深,被孤立也不是件乐事。              发展到被暗中群殴,更是悲剧。              闯入神遗之地前,青龙曾是族长“候补”:常年跟随族中长者学习,与瑞兽荒兽都打过交道。切身体验告诉他,脱离群体要不得,搞孤傲更加要不得。              两只上古神兽各行其事,试着以自己的方式接近李攸,以图后事。              能否达成所愿?              总之,成功之路还远,当需努力再努力。              李攸巫帝飞至云端,牵引在凤羽后的仙人荒兽超过三十余。              云船散落大半,少数仙人荒兽能维持云团不散,跟上速度。余下只能祭出本命法宝,互相牵引,奋力抓住凤羽上的仙人,不致跌入海中。              先代巫帝妖王属于前者,护着族人,团着灵狐,只落后李攸数米。              “几百年不见,未想竟是于此重逢。”妖王狐焱立身而起,哪怕团着灵狐,也是长身玉立,端正肃然,“此番奇遇,多仰赖两位上仙。”              前代巫帝还礼,笑道:“你我两族交好,至今已有万载,自当互相照拂。”              大家是朋友,分得太过清楚,难免见外。              狐焱仍是道:“虽两族早有情谊,结下的因果却不能一概而论。”              亲兄弟明算账,该论清楚的不能模糊带过。              “过了几千年,你还是这样的性子。”              前代巫帝叹息一声,看向立在不远处的炎青,总觉得这孩子像狐焱更多,一样的持礼自正,半点开不得玩笑。              相比之下,他拐来……咳,结下的道侣,倒是更合自己胃口。              “我于此立下心誓,”狐焱手托灵狐,声音舒朗,“今日今后,凡巫族有所托,九尾一族绝不推辞。”              尾音落下,当即有一道火红色的灵光飞入前代巫帝掌心。              后者挑眉,没多说什么,只颔首应诺。              灵狐抱着尾巴,忽觉这事有哪里不对。              分明是尊者结下的因果,给出的造化,怎么和那老不死的前代结印?              麒麟白虎有同样的疑惑,却没诉之于口。              青龙转头,龙角顶端缠绕一团光晕。那是心誓?无论从哪个细节观察,都像是古老的姻缘印。莫非他看错了不成?              由此可见,九尾再严肃,依旧是九尾。妖王二得出奇,仍得妖后相伴。作为不二的老祖,又怎会逊色。              心镜前,将刚刚发生的一幕尽收眼底,李攸巫帝都没出声。              铜疑惑的看了看李攸,想开口,却被对方阻止。              “心知就好,不必说出来。”              为何?              壮汉祭出一柄金凿,楔入心镜边缘,干活时,满脸疑色。              “尊驾既要前往人界,不妨听我一言,”李攸笑眯眯上前,很是哥俩好的眨眨眼,“凡事多听少说,多长几个心眼总是没错。”              经李攸提点,壮汉恍然,很快有所体悟,疑惑之色少去大半。              “受教了。”              长得憨厚不代表心粗,更不代表脑中空空。              巫帝扫了壮汉一眼,并未多言。              前代巫帝是真被蒙在鼓里,还是顺势而为,当着众人的面装糊涂……与他何干?              此间已非巫界,不该自己管的事,何必插手。              几位“大-佬”揣着明白装糊涂,等着被“托运”的仙人荒兽更不会不开眼。              于是,壮汉忙着凿心镜,李攸巫帝好奇围观。前代妖王和巫帝彼此装傻,团在老祖掌中的狐小九哼了两声,尾巴一遮,闭目养神,全当什么都不知道。              狂风一阵猛似一阵,海浪翻涌,镇海的巨鲸也撑不住,得李攸同意,匆忙变作两个拳头大小,落在麒麟头顶,牢牢扒住,打死也不松开。              麒麟恼火,白虎青龙都在身边,角端貔貅也不差哪里,长角的那么多,干嘛偏偏选他?              巨鲸不语,讨好的吐出一枚灵石两株灵植,意思很明白:路费。              麒麟哼了两声,勉强同意,不再甩头。              又过片刻,海浪更高,九座海岛处竟掀起两条龙卷,挟雷云之威,向众人袭来。              心镜之前有李攸巫帝照拂,自是无碍。缀在云船和凤羽尾端的仙人荒兽却是心惊胆战,被狂风席卷,左摇右摆,差点要晕过去。              “这风不对。”壮汉取下凿子,“先离开!”              此言一出,身临险境的小伙伴们差点抱头痛哭。              早说啊!先一步离开,哪会这般提心吊胆,受这样的罪!              可惜他们忘记了,心镜之后并不安全,尚有一条黑暗之路。              但事已至此,万无退路可走。              待最后一头荒兽穿过镜面,壮汉一声-暴-喝,身躯登时长至五丈,左手一柄金凿,右手一柄铜锤,赫然向心镜砸下。              “退后!”              轰鸣阵阵,神如水波-荡-开。              巫帝揽住李攸,挥袖张开灵障,挡住瞬间的-冲-击。              前代巫帝和妖王联手结印,余下仙人荒兽只能再次合作,勉强维持一块立足之地,抵挡-暴-烈-的冲-击。              轰!              最后一锤落下,空间开始剧烈震动。              收起铜锤金凿,壮汉单手握拳,狠狠砸在心镜边缘。              伴随着一声巨响,链接在心镜周围的法阵瞬间破碎。              法阵不存,维持空间的灵源断绝。              星辰碎裂,银河暗淡,漂浮在暗流中法宝逐一碎裂,化作漫天齑粉。残余的灵力炸开,似-爆-闪在黑暗中的烟花。              黑暗被扯碎,琉璃般的碎片晶莹剔透,清晰映出仙人荒兽扭曲的面容,刹那间的神态。              时间为止凝滞。              耳际嗡鸣,眼前的一切都似慢动作回放。              李攸用力咬住嘴角,迟钝的五感终于开始恢复。再看四周,黑暗、星河、云团,都已消失无踪。              晴空之下,唯有彩霞萦绕。              如不是壮汉立在不远处,多会以为刚刚发生的一切都是幻觉,仿佛黄粱一梦。              “心镜已收。”壮汉道,“欲封此界,还请两位助我一臂之力。”              李攸这才发现,清醒的只有他和巫帝。其余仙人荒兽都是似雕像一般,僵硬立在虚空,没有一丝反应。              “好。”              李攸应声,三人联手结印,以灵光封住心镜留下的缺口。              刺目的白光之后,四周重归黑暗,进入神遗之地的通路被彻底封存。              仙人荒兽陆续恢复神智,云团重新聚拢,壮汉向李攸和巫帝抱拳,先一步冲向唯一的亮光处,显然已循着雾、彩等的神力前往三界。              李攸和巫帝对视一眼,摇了摇头,重新牵引凤羽,经由金凤青龙带路前往石门。              后续之事,待返回仙界再论。

看过《撼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