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满城春 > 第54章 不通 二
  第五十四章不通(二)

  说起苏家,四十前便有南慕家,北苏家之说。只是苏家人丁不兴,到了苏自成一辈,更是少手足。直到苏自成年过花甲,才终于有了苏定这一根独苗,而旁人每每议论,总要说,这是报应,那祁家亡灵在寻债了。

  说起来苏定身体从小也确实不好,眼见养不大,惊得苏夫人吃斋念佛,日日跪拜求神。苏自成请了大夫日夜守着,苏定的身子也慢慢好转,如今长至十一岁,已无碍。

  因苏自成是朝野皆知的奸臣,绝不会有人愿意开玩笑说是他的儿子。柳雁初听之余,已是愕然得愣神。她没有想到,这样一个关心家国的人,是那大奸臣的儿子。

  苏定已察觉到那边许久的沉默,自己也是默然,意料之中罢了。紧抿唇角,微染不屑,起身拍拍衣裳,准备走。

  察觉前人起身,柳雁才回神,“离院的钟声还未响,先生他们定在附近,你一出去就被抓去踏青了。”

  苏定见她还愿理会自己,并没丝毫轻蔑,颇觉意外,低头看着那暗处,“我是你们口中奸臣的儿子。”

  “你昨日跟我说祈雨无妨,反正不是什么劳民伤财的事。又说若再不降雨,今年可能大旱。”

  苏定语气淡漠,“那又如何?”

  “那你怎么可能个坏心肠的人?”柳雁说道,“关心百姓关心国事的人怎么可能是坏人?”

  “我父亲也关心家国大事,旁人不也因祁家一事,瑕不掩瑜,而将他指责成奸臣。我不过是说了几句关心百姓的话,你就认为我是好人,果真是个小姑娘。”

  柳雁最不服气别人说她是小姑娘,这三个字里总觉得是在说她不懂事,“说你是好人你还不愿听,难不成要我叫你是小奸臣,怪人!”

  也不知为何,柳雁竟然听见他笑了笑。

  “那岂非很好,旁人都不会亲近我,我也乐得自在。”苏定不再和她说话,抬脚往下走,从柳雁旁边经过时,心底仍觉世间对他冷漠些好,反正……已习惯了。

  柳雁转身胡乱抓去,这里离窗户太远,离那楼梯也太远,完全看不见人,一抓抓了个空,再转正身,就听见苏定下楼的声音。她站了好一会,才想起来应该追上去,跟他说在她眼里,对就是对,错就是错。

  可是苏定已经走了。

  柳雁跑下去,从藏书阁出来,一路都没瞧见他。反倒是一脑袋跑到集合地,在一眼就看见郑昉站在前头,她忙一个闪身,奋力钻进高年级的队伍里头。挤得旁人纷纷看她,好不奇怪。

  “雁雁?”

  熟悉的声音撞进耳边,柳雁抬头四处看去,还没瞧见人,就有手抓住她的袖子,从人堆里挤了出来,众人因避让,伞上的水如帘滚落,扑簌簌地坠落,啪嗒了她一脸,满心嫌弃。

  齐褚阳好不容易到了她一旁,见发上衣裳都是水,想找东西给她擦湿漉漉的脸,“你怎么跑到这来了?”

  柳雁干脆抓了他的袖子胡乱擦了一把脸,才道,“在找人。”

  “找谁?”

  柳雁顿了顿,“不好说。”

  齐褚阳知道她鬼点子素来多,不说就是真的不说了,将伞放低,免得旁人伞上雨珠又往她身上落,这才觉得她是个矮个子,“我的伞给你,快去惊蛰那边集合吧,否则让先生发现得罚你了。”

  柳雁躲进来就是不想让先生瞧见,一说罚,她倒想起手上又忘东西了,大惊,“我的‘不通’不见了!”

  “‘不通’是什么?我帮你找。”

  柳雁没脸说是薛院士给她的批语,更不能让他看见,“不能说,不用找了。”

  齐褚阳无奈,将伞递给她,“快回惊蛰。”

  柳雁不接,“我不能混在这里跟你们一块出去,然后回家吗?”

  齐褚阳想也没想,“不行,私自离院会受重罚的。”

  屡屡不顺心,柳雁愤愤道,“鞋子湿了,冷。”

  齐褚阳是真拿她没办法,想了想道,“先生备课的地方应当有炭炉,我带你去说说,看看能不能让你烤烤?”

  一听要去薛院士待的地方,柳雁就头疼,“不去。”

  虽然是她脾气蛮横,可模样着实委屈,齐褚阳都不忍再催她回去。只是同窗都高她一个脑袋多,伞面的水止不住往下面倾倒,再待下去,她就要成雨人了,“先出去吧。”

  柳雁摇头,站着不想去。这大雨天的,为什么非得去踏青,这不是没事找事么。她是一点都不想在这念书了,京城又不是只有这一间书院。

  初春本就夹杂寒气,如今落雨,在空中飘荡一圈落下,更成冰雨。齐褚阳怕她冻着,拉着她到了外头。她刚露面,就被来巡视的郑昉看见了,远远就喊她,“柳雁!”

  她猛地回神,往齐褚阳身后躲。

  郑昉跑了过来,探身去瞧她,“哟,不做蛐蛐姑娘了,改做雨姑娘了?”

  柳雁探头弱声,“先生,我身体不适,可以不去踏青么。”说罢低头轻咳。

  郑昉哪里会信她,立刻驳回。

  柳雁咬了咬唇,这才出去,暗暗哼了一声。齐褚阳见她走,把伞给她,这才回去。柳雁走了好一会才想起他的伞给了自己,那他怎么办?想了想,约莫是找哥哥一起撑吧,这才心安拿着。

  这淋了雨,又跟着大队人马去郊外吹冷风,柳雁冷得直哆嗦,拧着性子不肯吱声。等同窗发现,才告知先生。郑昉过来一看,只见她唇色已经变紫,忙让她上了马车,送去药铺让大夫一瞧,竟是染了风寒。郑昉懊恼不已,在这服了药,驾车送她回柳家。

  这一病来势汹汹,柳雁回到家中就躺下了,说着糊涂话。

  因今日雨水不停,齐褚阳不必去王爷府陪练,早早回来,一进门就听见下人说柳雁已归,还以为她途中逃了。正担心这事被先生发现可怎么办才好,下人又道,“淋了雨,又吹了冷风,染了风寒,是郑先生送姑娘回来的。”

  齐褚阳一听,深觉是自己疏忽了,要是劝她进屋烤火,也不至于如此。不安地进了聚香院,又不好去探望,只能在房里暗自懊恼。

  老太太听说孙女染病的缘故,便叫了柳定义来,见面就说道,“哪有在这大冷天去郊外淋雨的,给几个孩子换个书院吧,那儿着实不妥。”

  柳定义说道,“并非是淋雨,是踏青。”

  老太太无法理解,冷声道,“踏青?这春水淋淋的,走两步鞋就湿了,还有那闲情。大人身子是受得住,孩子怎能受得了?当初我不愿孩子去万卷书院,你偏要送去那,真不知图什么。”

  柳定义陪了笑脸,“娘,孩儿也是在那念的书,知晓那里的学风,定有它的过人之处。更何况薛院士也是圣上倚重之人,必定是有那气魄方能坐稳主洞之位。”

  老太太心疼孙女,连语气都满含不屑,“主洞?不过是个院士罢了。不曾考过殿试,连个进士都不是,真不知何德何能,能做书院之首,也不怕旁人笑话。”

  柳定义句句附和,不敢反驳太尽,否则以母亲的脾气,真要让孩子换个书院,他身为儿子,也不能反对。

  好在老太太也是一时心气不顺,将话全说了出来稍稍顺了些。柳定义见母亲已无话说,才道,“娘,方才担心雁雁去了,没能及时同您说一件事。”

  老太太心头咯噔一跳,想到他入宫刚回来,已隐约知道他要说什么,“莫不是……”

  柳定义已是双膝在地,“北城蛮族又有动作,将士接连挫败,圣上急召,后日动身远征。”

  这话老太太已听了许多回,可饶是听了一百次,心中也绝不会丁点波澜都不起。叹了一气,强打精神,“好好为国效力吧,早日归来,娘等你团年。”

  于将士而言,跟家人团聚,不以月来算,皆是用“年”。柳定义也深知母亲不舍,又叩首一记,感念亲恩,“儿子定会早日凯旋。”

  老太太暗叹,又道,“雁雁仍在病中,不好叫她知道,她脾气倔,像极了你,若是知道,只怕要哭闹的。墨荷那边你也仔细说说吧,快些回去。”

  柳定义告退离开,也不想让幼女知晓,想想便不忍。进了女儿房中探望,便见李墨荷坐在床边照看女儿,床上的小人儿睡得正好,只是呼吸略重,面色也比平时更红,一看就是染病了。

  李墨荷静静起身,放下蚊帐,跟他一块到了外面,关上房门才说道,“刚喝了药,躺下不久仍迷迷糊糊的,又拉着我的手喊你来着。”

  柳定义默然片刻,才道,“边塞有乱……后日我要前去镇守北城。”

  李墨荷愣了愣,手掌又冷了起来,只觉不能相信他竟又要走。于她而言,他们才刚做夫妻不久,这一断,下次他归来,只怕又像陌路人那样尴尬了。而且战场凶险,每次别离,都要当做最后一次。她垂眸压了压那不舍不忍,抬头定声道,“二爷放心去吧,家中妾身会操持妥善,您不必担忧。”

  这话是柳定义听了最为安心的,他心中有国,也有家。可为了国,便要将家放在一边。而有她这句话,身为家中顶梁柱,才能安心远赴,将这挂念暂且放下。下人在旁,不好说些什么,只是已被这体贴触动心中软肋,“快则半年,我会归来,跟你们团年。”

  李墨荷微微点头,眼眸微湿,万分不舍。

  &&&&&

  柳定义走时,柳雁还没全好。等到了午时,才觉脑袋不那样昏沉了,勉强起身,嘴里干得很。管嬷嬷见她起来,忙过来拿衣裳将她裹住,“可饿了?”

  “饿了,还渴。”话落,她掩嘴咳嗽,嗓子干疼。喝了一杯暖茶,才清醒了稍许,“嬷嬷,我再也不要装病,竟成真了。这样干躺着一点也不好玩,我要好好念书,听先生的话。”

  管嬷嬷抿嘴笑笑,“先生的话又怎会错的。您瞧瞧四爷都听四夫人的话,四夫人原本不也是先生。”

  柳雁又弯身咳了几声,累得慌,“嬷嬷,快点熬药给我喝,我要快些好,免得爹娘担心。”

  管嬷嬷心疼她这样懂事,更不忍心告诉她柳二爷已离京,起身去熬药,再让厨房熬些肉粥送来。

  她刚走方青就来了,柳芳菲也被拉了一起过来。

  “四婶。”柳雁瞧见柳芳菲,又叫了一声堂姐。

  方青轻轻压了将要起身的她的肩头,拿那滑落的衣裳给她披了个严实,“想要再染一次风寒,病上几天么,好好坐着。”

  柳雁想就算是变成四婶了,可行事强调还是像先生,倒让她觉得亲切。不过四婶的柔情呀,只有在四叔面前才会出现,她已经瞧过两三回了。

  “可好些了么?”

  “好些了。”

  “服药了没?”

  “嬷嬷去煎药了。”

  “嗯。”方青不擅同人交谈,有事便直说,说完就没话可说了,“那好好歇着。”

  柳雁忍了忍笑,四婶真的没变,“嗯。”

  方青又道,“芳菲,你在这陪雁雁吧。”

  柳芳菲对她恭敬,但不亲近,她的母亲只有一个,也只有那一个,“母亲慢走。”

  方青听她又喊自己母亲,稍有在意,也没太上心。自从接他们回家,就不曾听她喊过自己娘。不过自己待他们也是不冷不热,所以她不亲近自己,这事她也没跟老太太提过,免得像是告状。

  柳芳菲跟柳雁向来八字不合,留她在这,也无话可说。

  柳雁倒是大方,“堂姐,这两日薛洞主又出什么新奇想法折腾你们了么?”

  柳芳菲瞧她一眼,淡声,“薛院士那样好,哪里折腾过我们。你身子太娇养,当真是千金小姐的身子,你该跟着二伯好好去练练拳脚。”

  柳雁不喜别人指责自己,说道,“我爹才舍不得我跟他练拳脚,多累。”

  “那倒是,不过就算你想练,也没那么快能练了。”

  柳雁好奇道,“为什么?我若想练,爹爹定会乐意教我的。不信等会我让嬷嬷去请我爹爹过来,他肯定点头。”

  听见这话柳芳菲才知道原来柳雁不知柳定义出征去了,想来应该是大人瞒着。她抿嘴不言,有些话不该说就不说。娘教的,在大世家过日子,就该把事藏着,不要多嘴。等真正需要用到这张嘴时,再全部捅出来,给对方致命一击。

  柳雁见她不答话,以为是默认了,已是愉悦,“堂姐也是信我的。”

  见她神色得意,柳芳菲握了握拳,忍不住说道,“二伯又不在家中,自然是教不了你。”

  “爹爹夜里就回来了。”柳雁恍然,“原来不在家,难怪不来看我。”

  “不是。”柳芳菲起身看她,动了动唇,终于说道,“一大早二伯就率兵出征,回北城了,当然不会过来。”

  柳雁怔了怔神,“你说什么?爹爹又……”她不由恼怒,“爹爹才刚回来,才不会丢下我去北城,不可能!”

  柳芳菲恶声道,“就是去了,伯父都跟我们说了,府里上下都知道,就你不知。”

  柳雁只差没下地跟她扭打,“爹爹怎么可能一声不吭就丢下我。”她颤颤掀了被子,俯身去拿鞋,哆哆嗦嗦穿上。她要去找她爹爹,亲眼确认他在家,然后再痛打柳芳菲一顿,让她造谣!让她骗人!

  柳芳菲也不拦着她,可等她冲了出去,才觉不好。

  门口的下人突然见个小身板跑过,一看是自家小主子,忙追了上去。不过四五步就拦停了她,“姑娘,您还病着呢,快点回去躺着。”

  柳雁冷声道,“滚开。”见他们不动,怒声,“我让你们滚开!”

  下人向来不敢招惹她,急忙侧身让道。柳芳菲跟了几步,见下人都追了上去,她也就没再跟着。心里十分忐忑,要是让人知道是她告诉柳雁这件事的,只怕她得受罚了。

  李墨荷早早起来送柳定义离京,回来又操持宅中事,用过午饭正是犯困时,刚躺下想午歇半会,门就被敲响了。

  “爹爹?爹爹?”

  听见女儿疾呼,李墨荷一瞬竟有些慌。起身去开门,柳雁已经钻进房里,径直往里走。李墨荷忙跟了上去,“雁雁。”

  柳雁在屋内没看见父亲身影,已信了大半。上前去看床,枕头还有两个,心下微安。可俯身去看床底的鞋,平日多少会放置爹爹两双鞋的地方,却空荡荡的。

  柳芳菲没有骗她,爹爹真的又离家了。可是这回连道别也没,明明她是最盼着爹爹回来的,可他竟不是最疼自己。

  还病着的她只觉乏累,委屈得不知如何是好,孤零零地站在床前。

  李墨荷忙将她抱起放到床上,拿了被子将她裹好,“又冷着了可怎么办?”

  柳雁咬了咬唇,苍白的唇露出一圈红痕,低声,“娘,爹爹什么时候回来?”

  哪怕父亲最疼的不是自己,可在她心里,还是盼着他早日归来。不奢求疼爱,只要每日回家能看见父亲就好。

  “很快,很快就回来了。”李墨荷轻揽着她,“你爹爹是突然离京的,今早你爹爹走时,你睡得很沉,病又未好,他不好惊醒你。说等你病好后,再告诉你。”

  柳雁眼眸微眨,声音干哑,小心开口,“真的?”

  “当然是真的。”李墨荷轻声,“雁雁的爹爹最疼谁,这还用说么?”

  柳雁心中暖暖,应声,“爹爹最疼雁雁了。只是……哪怕爹爹叫雁雁起来,雁雁也不会发脾气的。等爹爹回家,我要好好和他说说。”

  见她不闹不哭,李墨荷才放下心来,跟着她定定说道,“对,一定要好好说说。”

  知道母亲站在自己这边,柳雁底气更足,只盼父亲早日归来。

  &&&&&

  柳雁病时下着春雨,等她彻底康健,那雨竟还在下。站在大门口的她瞧着屋檐雨帘,又是极为嫌弃,龙神呀龙神,能不能管管你的爪子,不要再挥雨啦。

  但是龙神听不见,雨越下越欢。

  齐褚阳随后出来,见她今日已无恙,见面第一句话便问,“可带伞了?”

  柳雁点点头,“褚阳哥哥你真是个奇怪人,哥哥姐姐都问我可好了,你却问我带没带伞。”

  齐褚阳笑道,“别忘了你是怎么病的。”也不知是病了几日,总觉她脸色苍白了许多,不过眼里依旧灵气满满,又带着些许惯有的……狡黠,总觉看见这双眼,就知道是个要强的小姑娘。

  柳雁说道,“之前跟你每日练那弓箭,倒没病过的。可如今你要去书院,回来就去找世子哥哥,我一日见不了你半个时辰,没人陪同不好玩,弓也被我放置一旁了。”

  齐褚阳想了想,确实如此,“往后休息,我陪你练。”

  “那世子哥哥那边呢?”

  “每日放堂后过去便可。”

  “那你不累呀?”柳雁没见他病过,只觉他是铁打的身体,虽然看着瘦了些,可却是个可靠的小哥哥。

  齐褚阳答得简洁,“不累。”

  柳雁这才点头,想到有人能陪她一块练了,也觉高兴。见马车已停在门前石阶下,拉了他就往下走。若不是齐褚阳打伞快,她又要被屋檐雨珠淋了个满头,当真不让人省心。

  ...

  ...

看过《满城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