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苍穹之上 > 第三二零章 独尊锤(上)

第三二零章 独尊锤(上)

  史书鹏只看到宋大人似乎颇感兴趣,却不知道宋征的心中已经兴奋地要爆炸起来!这可是龙仪卫无数年来的积累。尽管在肖震之前,摘星楼并不受重视,一直到肖震掌权才大力投入,摘星楼也在这几十年形成了井喷之势。

  但是设立摘星楼之后近万年的时间,长时间累积下来,成果也是十分惊人的。

  周天秘灵原本只是擅长于炼造,现在录入了这些成果之后,五花八门涵盖全面。宋征从一楼一直看到了九楼。

  当他抵达三楼的时候,周天秘灵已经“无力”进行推衍了,因为越来越复杂、越来越全面的推衍,需要大量的元能。宋征存储在周天秘灵当中的元玉已经消耗干净。

  现在身边的人太多,宋征找不到机会向周天秘灵中添加元玉。

  而且他隐隐感觉到,这一次周天秘灵恐怕会有一个飞跃,普通的元玉恐怕已经不足以支撑,需要另寻宝物。

  到了九楼,这里摆放着十二件特殊的宝物,这是摘星楼近万年来的最高成果!

  在楼门口的时候,史书鹏跪了下来,按照龙仪卫的规矩,这里只有宋征有资格进去,哪怕是他都不能进入。里面的十二件宝物,都是研制人自己安放进去的。

  齐丙臣和吕万民不放心大人的安全,但宋征摆摆手,道:“此地是摘星楼。”而后就走了进去,史书鹏暗中感动并且踏实,大人信任摘星楼!

  宋征进去之后也实实在在的震惊了一把,与此十二件宝物相比,林震古的水平就有些不够看了。

  他长长的赞叹一声,然后如饥似渴的将这些宝物的一切细节全都录入到了周天秘灵中。

  他在摘星楼中耽搁了整整三天时间!

  出来之后,宋征拍了拍史书鹏的肩膀:“好好伺候这些老前辈,他们是我们龙仪卫最重要的宝藏,只要让他们满意了,你就是大功一件。”

  史书鹏彻底踏实了,躬身应道:“属下遵命。大人宽厚,属下原本还以为这次大难临头了。”

  宋征奇怪:“为何?”

  “大人亲临,摘星楼的排场却不足……”

  宋征大笑,朝他摆了摆手,却没有多作解释,然后道:“星老在哪里,本官要去拜见。”

  ……

  星老在自己的小院子里喝着酒,他等了宋征三天。

  宋征来到的时候,他喊了一嗓子:“门没关,自己进来吧。别人不准跟进来,在外面等着。”

  正要跟进去的三位巅峰老祖和林震古一起收住了脚步,看着宋征。宋征不以为意的朝他们摆摆手:“放心,这里很安全。”

  他独自走进去,还帮星老把柴门关上了。

  星老看见他不满道:“算上那个灵宝五阶的炼师,你身边足有四位巅峰老祖随性保护,少年人这么怕死?”

  宋征在他对面的蒲团上坐下来,实实在在的叹了口气:“是真的怕死。现在不是烂命一条了,背负的东西太多了。”

  他端起面前的酒杯,一口干了下去。

  星老自以为明白他的意思,点点头:“你让老夫等了你三天。”

  宋征歉意:“这真是意外……我也没想到那座楼里竟然有那么多好东西,一个一个看过去,每一个都舍不得放过,时间不知不觉的就过去了。”

  但是对于这件事情,星老却没有着恼,反而点头道:“老夫等得。肖震是第一个真正重视摘星楼的龙仪卫指挥使,老夫看得出来,你是第二个,老夫很欣慰。”

  宋征点头道:“只要我坐在指挥使的位子上,摘星楼的一切供应绝不会减少,以后只会逐步增加。”

  星老饮了一口酒,感慨道:“你可知道摘星楼的来历?”

  不需要宋征回答,他带着追忆和缅怀,自顾自的讲述起来:“当年龙仪卫横行天下,抓捕各地大修,可杀的人太多难免犯了众怒。但龙仪卫的冥狱是出了名的凶地,进去了就别想出来。

  不好再多杀人、却又不想放人的时候,他们想到了这个办法,建了一座摘星楼,把那些德高望重的天尊、老祖们都关了进来。

  而德高望重实际上就是人缘好,炼师、丹师毫无疑问是整个修真界中人缘最好的群体。所以摘星楼里就数这两种人多。

  他们被关在这里百无聊赖,索性开始潜心钻研。没想到很多人竟然达到了在外面时候所无法企及的高度。

  于是摘星楼的传统保留下来,一代代传下来,慢慢受到了重视,逐渐从不是监狱的监狱,转变成了龙仪卫中一个近乎超然的地方。

  肖震上任之后,对摘星楼的投入猛增,老家伙们的臭脾气,也是这几十年被惯出来的,哈哈哈。”

  宋征还是第一次知道摘星楼真正的来历,也不禁苦笑,当真是无心插柳。

  星老看着他道:“老夫说这些,是希望你明白,虽然这些老家伙们看着桀骜不驯,但实际上他们内心都有一种恐惧,摘星楼以前毕竟是监牢。”

  宋征颔首:“晚辈明白,他们跋扈而肖震纵容,其实是让他们安心。您老放心,他们以后完全可以对晚辈颐指气使。”

  星老笑了:“那么……老夫拭目以待。”

  说完了这些,他问道:“你专门来找老夫,可是有什么事情。”

  “向前辈打听一个人,申屠鬼才。”

  “肃卫新任指挥使?”

  “对,就是他。”宋征道:“偶遇一次,不曾交谈,但此人却让我心生忌惮。我听说您老很了解黄天立圣教,特来请教。”

  星老道:“你阴神强大,有趋吉避祸之能,既然有此感觉,当然不能草率处置。

  申屠鬼才修行的法门特殊,所以练着练着将自己练成了一个不男不女的阴阳人。也因为功法的关系,他有着男子的凶猛、残忍、狡诈,又有着女子的隐忍、细致、狠毒。的确是一个非常棘手的敌人。

  他可能是黄天立圣教教主的亲传弟子……”

  宋征忍不住问道:“太后不是教主?”

  “不是。”星老道:“黄天立圣教是教主和圣母并存,太后乃是当代圣母。”

  宋征不由疑惑:“您老果然很了解黄天立圣教。”

  星老哂然一笑,语出惊人道:“因为老夫就是上一任的教主。”

  宋征吃惊不已,看着星老,对方却撇了撇嘴抖抖衣袖:“可惜啊,被人算计了,最后肖震找到我,我也只能来摘星楼养老了。”

  宋征忍不住皱眉:“您既然是上任教主,对黄天立圣教无比熟悉,深知他们的各种手段,又怎么会让肖震受了太后的暗算?”

  星老凝重的看着他,告诫道:“千万不要小看了太后!”而后道:“对于你刚才的问题,老夫可以回答你,申屠鬼才修炼的乃是黄天立圣教的《阴阳天合术》,全身上下需要时刻处于非阴非阳的状态,才能吸纳天地之间的一切力量,最终达到至高的‘天合’的层次。”

  宋征一皱眉头:“吸纳天地之间的一切力量?”

  星老点点头:“这一门邪术,号称兼容天下,所以即便是你阴神强大,也要小心一些。阴神的力量,同样在他吸纳的范围内。”

  “黄天立圣教底蕴竟然如此深厚?被压制了这么多年,苟延残喘,竟然前有林鹰茹,后有申屠鬼才。”

  星老哈哈笑道:“不要小看了太后,也同样不要小看了黄天立圣教。这个邪教能够被天下镇国围剿,却仍旧延续下来,并且顽强地一直坚持到了现在,就是因为教中每一人都极为虔诚,为了达成圣教的目的,哪怕是九死而不悔。

  而且教中有一部生死秘法,名为《冥海经文》,若是能够参悟到了至高层次,据说可以随意跨过生死的界限,视幽冥天条为无物。

  尽管这部高深的经文从来没有人能够真正修炼到这个层次,可是已经足够让黄天立圣教上下,保证精英不死,生生不绝。”

  宋征敏锐:“精英不死?”

  星老赞许颔首:“你明白老夫的话了吧?你以为林鹰茹已死?呵呵呵。”

  宋征惊骇:“她以自身为饵,蒙骗洪武龙脉,竟然还能不死?”

  “这边是《冥海经文》的玄妙所在。”星老道:“黄天立圣教鼎盛之时,网罗了无数天才。引发众怒被天下镇国围剿之后,这些天才有不少得以续命,瞒过了那些镇国强者。

  这么多年来,他们一直潜伏在暗中发展,虽然屡有损失,但补充也很多,现在真正的实力,至少有全盛时期的三成!”

  宋征倒吸一口凉气,黄天立圣教鼎盛时期可是天下镇国联手才将之剿灭的,哪怕是只有三成,恐怕也足以对抗一个王朝了。

  他的神情凝重无比,第一次真正了解到了自己所要面对的敌人,是多么的强大。

  他告别了星老,从摘星楼出来,心情仍旧沉重,一路上不太说话。身边的人察言观色,也没有人开口打扰他。

  回到了龙仪卫衙门中,宋征暗中叹了口气,凝重的神情散去:不管敌人多强大,能强得过天火?

  他吩咐了一声:“带本官去府库看看。”

  左右答应了一声,范百用一马当先:“大人请随我来。”

看过《苍穹之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