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苍穹之上 > 第三六一章 升天之路(上)

第三六一章 升天之路(上)

  一帮老头子,整日介凑在一起,状态亲密也不知道搞些什么事情,不可详说。

  宋征将宝材送进来,林震古便召集了楼中所有的炼造大师,将之前炼造大鼎的器方取了出来,这些眼高于顶的炼造大师们一看就知道这是什么水准,惊疑不定:这是指挥使大人给的?

  林震古肯定答复,于是众炼造大师们捶胸顿足:“之前竟然轻飘飘的放过了这小子,实在是人生一大失误!”

  “看他彬彬有礼,原来包藏祸心,有好东西却不肯拿出来,不当人子!”

  “我等合力,早晚榨干他!”

  林震古总觉得大家伙儿的心气儿是好的,但是为什么这话说出来,就有些不对味儿呢?

  有这些老怪物们帮忙,这一次大鼎“碎片”的炼制格外迅速而成功。宋征得到了差不多相当于一口大鼎分量的碎片。

  他将这些碎片“喂”给了道雷鼎书,成功的消除了上面大片的铜锈,又得到了十七枚鼎文。

  而后,他开始观想鼎文,按照周圣给他的方案修炼,准备提升。

  但天不从人愿,他还没有闭关呢,就有一群精力旺盛无处发泄的炼造大师们闯了进来,将他团团围住,凶神恶煞!

  “交出来!”

  林震古在一旁解说,宋征弄明白了怎么回事,他身为堂堂龙仪卫指挥使,被名义上的属下围攻,脸面往哪儿搁?于是他怒而……认怂。

  “你们都是老爷爷,本官不跟你们一般计较。”他心中其实有些犹豫,之前一直有一个计划,但不知现在就开始实施,是否有些操之过急。

  看到他犹豫而沉吟,那些老怪物们像一座座火山,就要爆发了。

  但是林震古却知道大人犹豫的意思,面带春色……不对,是面带喜色的阻止了那些就要爆发的老怪物们。

  宋征已经想好了,道:“等本官出关,就给诸位一个交代。”

  老怪物们哪里肯依?林震古赶紧把他们都拽走了。他知道大人这么说了必定是有道理的。以宋征的心性,会迁就这些满脑子只知道炼造的老家伙,却不会因为迁就他们而改变自己的决定。

  他是龙仪卫指挥使,本心如磐石。

  闹下去说不定大人真的火了,就什么也不给了。

  ……

  宋征摇头苦笑,老小孩老小孩,有时候他们真的跟孩子一样,闹得你头炸,却不能真把他们怎么样。这些都是龙仪卫的瑰宝。

  他吐出一口浊气,落下了灵阵,开始观想道雷鼎书。

  一枚枚巨大的鼎文在他的阴神上空翻滚而出,带着一阵阵的雷霆,有特殊的雷光从冥冥之中关灌注他的身躯,洗涤锤炼。

  周圣从一旁显化出来,虚幻的脸庞上带着关切和担忧。他和宋征几乎是共享记忆,他知道宋征现在面临的艰难局面。

  没有镇国强者始终是他最大的短板,宋征比任何人都更加迫切需要提升自己的境界。

  虽然无论从任何一个层面上来看,宋征的积累都已经足够他提升为玄通境后期,但是修行从来没有绝对的肯定,哪怕是周圣推演之下,选择了一条最合适的“道路”。

  风险仍旧是存在的,这也是周圣有了自我意识之后的第一次出手,他像个孩子一样忐忑不安。

  正在静修之中的宋征忽然睁开眼来朝他一下。把猝不及防的周圣吓得往后一缩,宋征道:“把心放肚子里。”

  周圣恼怒,骂道:“专心一些!”

  宋征再次一笑,闭上了眼睛,真正开始了冲击。

  无数元玉、玉髓、玉精、玉粹从他的芥指、小洞天世界中哗哗落下,似乎被一只无形的大手凌空接住。

  周圣飞舞而起,四处游走,好似一只自由的灵魂。

  一座庞大的灵阵,从他的手下诞生,将宋征环绕在其中。那些元玉落入灵阵之中,立刻就被“融化”,变成了浓郁的乳白色元能,七成顺着灵阵导入了宋征的身体内,三成升腾而起,如同云霞,似乎是在遮挡着什么人的目光。

  宋征的阴神当中,飞出来一道道残缺不全的“天条”,这是他这段时间的领悟,想要成为玄通境后期,他至少需要在闭关的这段时间内,将其中七条补充完整。

  这些周圣无法帮助他,他只能告诉宋征,哪几条相对更加容易,成功的可能性更大。

  ……

  衙门中,修云起端坐在密室前,看似随意却全身绷紧,巅峰老祖的灵觉监视着整个衙门周围千丈范围,任何风吹草动,都会引来巅峰老祖的雷霆一击。

  除了他之外,齐丙臣、吕万民、林震古、孙辨非等嫡系巅峰也全都在衙门中,以防意外。

  宋征这一次闭关严格保密,知道的人不超过十个。

  鸿天成亲自出手,为他寻找了七位“替身”,每天照旧在衙门中批阅公文,按照以往的生活规律,去各处露面。

  甚至中间还设计了一次和茅正道、烈北涛相聚饮酒。

  他现在身份非同小可,若是被有心人知道,以秘法干扰,导致他走火入魔,那么整个龙仪卫也就完了。

  不论是黄远河还是太后,都有能力有无耻去做这件事情。

  宋征考虑再三,没有进入小洞天世界闭关,因为小洞天毕竟不是大世界。天条是不同的,在小洞天世界内感悟天条,很容易产生偏差,导致晋升失败。

  而到了这个层次,每一次的提升,必然要经过一些“劫难”,被敌人干扰,也许就是他的劫难。

  周圣虽然没有能力让他战胜镇国强者,但是能够尽量以灵阵遮掩,试图“蒙蔽天机”,不被镇国强者们察觉到这件事情。

  ……

  马牧野带来的风波终于逐渐平息了下去。

  在旁人看来,这是宋征和太后之间达成了一种“默契”,太后不再用职权划分严格约束龙仪卫,宋征也不再用叛军余孽不断地攀咬肃卫。

  但谁都明白,这只是争斗暂时停止,大家你死我活,还有一场恶战。

  商云光接连拜会了“宋征”三次,然后他就察觉到不对劲了。“指挥使大人”和以前不大一样。

  商云光隐隐感觉到,以太后的性情,不大可能在这个时候进行什么“默契的妥协”,因为妥协的结果,必然是肃卫的颜面大大受损,对于一个朝廷的机构来说,没有威信,以后如何办事?

  她要让肃卫压过龙仪卫,必定会另寻方法,抵消马牧野事件的影响,而后继续强势推行职权划分。

  太后的“退让”只有一个原因,她有阴谋。

  商云光拜会宋征以提醒指挥使大人,但是“宋征”连连点头并且表示一定“慎重处理”,却一直没有什么应对。

  三次之后,他感觉到指挥使大人的能力忽然“下跌”,这很不正常。

  商云光猜测之后,大约明白是为什么了,但是心急如焚。宋征若是不能及时出关,后果不堪设想。

  ……

  太后面前一道珠帘遮住了容颜,安步出了皇宫。

  这一路上,皇城内无数的太监宫女、禁军护卫,不论修为高低,对太后全都“视而不见”。镇国强者的神通展开来,无人都能抵挡。

  她走出了皇城,走出了京师,一直来到了那一片紫竹林海外面。

  童子已经在竹门下等候,她是当朝太后,是镇国强者,是黄天立圣教的圣后,当然是不同的,哪怕是慧逸公,也不能轻慢。

  童子上前相迎,躬身行礼道:“您请随我来。”

  紫竹林海中,风声呼啸,掀起来一片片碧绿的浪花。小童子在前,太后在后,似乎三两步,又似乎三两个月,他们来到了一座恢弘的大殿前,此处似有神人居住。

  从外面看,绝想不到浩荡的紫竹林海之中,竟然还有这样一处建筑。此地虚空特殊,不亲至便是普通镇国也无法察觉。

  童子将她引入大殿,这才道:“您请稍作,我去请老爷出来。”

  接见太后,礼制更高,此处大殿才合适。

  太后等了时间不长,就见慧逸公着了一身玄色长袍,从殿后走来,她起身相迎,以修士的礼节相见:“阁下。”

  慧逸公淡然颔首:“圣后请入坐。”

  太后坐下来饮了茶,道:“我教有秘法,可为阁下解脱和洪武天朝之间的因果。”

  慧逸公却面无惊容,说道:“世间宣称有此类秘法者多不胜数,黄天立圣教虽然神秘深奥,却终究是世间宗门,超脱不得此方世界,如何能助我解脱因果?”

  太后在珠帘后吟吟一笑,问道:“谁说我黄天立圣教乃是此方世界的宗门了?”

  慧逸公看了她一眼,略作停顿后,道:“之前不曾留意,圣后这么一说,老夫朝‘前’一看,原来当真如此,之前倒是小觑了你们。”

  太后语气诚挚道:“这当然会对阁下有一定的损伤,但总好过深受王朝牵连,最后飞升无望。”

  慧逸公问道:“需要老夫承诺什么?”

  太后道:“您很明白,只要撒手不管即可。”

看过《苍穹之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