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苍穹之上 > 第五三七章 回京(上)

第五三七章 回京(上)

  镇江王主动承担重任,发文往龙仪卫总署衙门,告知范镇国,要亲自会晤指挥使宋征,商议这件事情,请宋大人即刻回京。

  范镇国将这封公文原封不动的转给了宋征。

  宋征站在圣地神殿之中,外面的荒野上,已经可以看到斑斑点点的绿色。在大河两岸,更是形成了两道绿色的“长带”——毁灭新世界正在焕发出新的生机。

  就在前天,有个好消息传来:信仰雷沾的一座神殿外,一对脏人夫妇生下了一个净人婴孩。

  火焰真神松克等人也在暗中准备,再过三个月,会有第二位地上真神冲击成神。宋征算了算,这几个月自己也没什么事情,正好处理一下洪武天朝的内务。

  他告诉范镇国:“他想让我回去见他?好,那我就回去见他。”

  ……

  柳成菲守在一口大鼎前面打着瞌睡,一旁石中荷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等的圆滚滚的,如同她现在的小脸一样,一瞬不瞬的盯着大鼎。

  鼎下有一团火焰熊熊燃烧,大堆的元玉充作燃料,堆在鼎下。

  沉重的鼎盖压住了不断升腾的热气,一股股的香气正从顶盖周围八个小孔中冒出来。石中荷口水长流,偷偷瞄了一眼柳成菲,发现柳大小姐垂着脑袋,如云一般的秀发落下来遮住白白的脸庞,似乎已经睡着了。

  她蹑手蹑脚的来到了大鼎旁,变戏法一样的摸出来一只长柄大勺子,正要偷偷尝一口,忽然柳成菲的声音在身后响起:“石中荷,你敢偷吃,我就让大人把寒九江发配到蛮妖部去,他那个小模样,不出三天就会被蛮妖部的贵女们绑走藏在深宅中日夜亵玩。”

  石中荷顿时苦了脸:“小姐,你太残忍了,让人家来陪你看着火候,却不让人家偷吃,简直是折磨人嘛。”

  柳成菲站起来,闻了闻香气,满意的点点头:“还差几个时辰就好了,行了行了,你出去问问,大人到哪儿了,我得控制一下火候,最好是大人一回来,正好出锅。

  这可是专门让江南送过来的食材,大人已经一年没吃到我亲手烹炼的灵食了,在毁灭新世界那种地方,一定已经饿瘦了。”

  石中荷翻了个白眼,大人已经快成镇国了,一辈子不吃饭也不会饿瘦的。

  但是,没有办法跟一个深坠情网又独守空房整整一年的女人讲道理呀,就如同没有办法让她石中荷在美食面前保持理智一样。

  她出了丹房,正好遇到黑豆:“大人走到哪儿了?”

  黑豆看了看里面,给石中荷使了个眼色,两人走远了一些,黑豆才说道:“大人其实已经到了,不过没有回衙门。”

  石中荷傻呵呵的点点头:“大人回来必定公务繁忙……你得神情为什么有些不对劲?还有,这事情也没什么不能对小姐说的呀。”

  黑豆欲言又止,最后还是说道:“大人去了丹颐坊。”

  石中荷一愣:“是京中这一年来名声鹊起的丹颐坊?那个号称洪武第一清倌人白飞飞的丹颐坊?”

  她的两条眉毛一下子拧了起来,怒气冲冲愤愤不平:“大人怎么能这样,小姐等了他整整一年,望眼欲穿,一听说他要回来,几天几夜不睡觉,亲自看着丹炉,要亲手为他做第一餐饭食,他……”

  她咬牙切齿:“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黑豆叹了口气:“大人的事情,咱们少掺和吧。”

  ……

  丹颐坊是宋征离京之后开业的一家青楼,短短一年时间已经名动京师,洪武第一清倌人白飞飞声名远播,无数达官贵人,富商巨贾,世间强修,为了一睹芳容不远万里一掷万金。

  但是今天,整个丹颐坊忽然关了门,白飞飞在自己闺阁内陪坐,宋征端详着她,颔首赞道:“不错。”

  ……

  镇江王府门前,马车排起了长龙。

  自从他入京开始,便有一个说法在京师中流传:如今办事找镇江王最有用。于是各地官员进京,都想要花重金求见镇江王殿下。

  镇江王虽然难得一见,但只要他答应的事情,最后全都办成了,因而口碑极佳,也就更加坐实了那个说法。

  今日镇江王府一切如常,似乎并没有因为宋征即将回京而有什么变化,他似乎在用这种方式告诉所有人,不管宋征在不在,镇江王永远是镇江王。

  中午时分,宋征进入京师后不到一盏茶的时间,御园八卫中“八荒卫”指挥使阎成法从密道进入镇江王府,密会镇江王:“殿下,他回来了。”

  阎成法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掩饰不住的激动。

  他不能不激动,他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也很清楚自己面对的是什么样的对手,那可是宋征!哪怕是这一年来,陛下和殿下有意消除宋征在洪武天朝的影响,做出了诸多有效的举动,但是谁又能真正忘记这个男子?

  谁又敢真的忽视他?

  镇江王点了点头:“他回龙仪卫总署衙门了?”

  “没有。”阎成法说道:“他去了丹颐坊,点名要见白飞飞。”

  镇江王眉头微皱,拈着自己的胡须沉吟不语。阎成法道:“属下听闻,他在毁灭新世界辛苦征战,被众多的资深镇国相逼,一只如履薄冰,一回到京师花花风月之地,想要见一见美人,放松一下心情,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镇江王却摇了摇头:“不要小看了他。哼,连资深镇国在他手中都吃了苦头,何况是我们?”

  阎成法问道:“殿下的意思是……”

  “丹颐坊中有咱们的人吗?”

  阎成法傲然:“就连他龙仪卫总署衙门里都有咱们的人。”

  “好,去盯着宋征,另外也要防着他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自己在丹颐坊中吸引我们的注意力,故布迷阵,暗中龙仪卫大肆行动。你去让大家提高警惕,做好一切准备。”

  “是!”他躬身一拜,却忍不住还是赞道:“殿下,那宋征何等狂悖,权倾朝野无人敢惹。但是殿下一封书信,就让他乖乖从毁灭新世界回到京师。

  纵观天下,只有殿下雄才大略能够做到这一点。殿下说的对,不管他是龙是蛇,只要拿住七寸,一切就任我们摆布。

  百臂天魔界的收入,他不能放弃,只能乖乖就范!”

  镇江王也忍不住傲然一笑,一封书信就将宋征召回来,他的确很得意。

  阎成法再次躬身离去,命令也随之传递下去,御园八卫和其他一股股暗中的力量悄然行动起来。

  ……

  镇江王独自思索一阵,通盘考虑一番,然后起身道:“去宫里。”

  他进宫不需要通禀,宋征留下守卫再兴宫的修军,已经被天子和镇江王换了一遍,现在负责保卫皇宫的,是御园八卫中的“四方卫”。

  天子正在和一群异域女子嬉闹玩耍,中间还夹杂着几个**,身上的衣着十分粗浅,镇江王不敢看天资的女人,连忙遮住眼睛:“陛下,老臣有事禀报。”

  天子笑嘻嘻的:“皇叔来了,不必顾忌,朕的就是你的。这些女子男子,你看上了哪个,朕送给你。”

  镇江王连忙道:“老臣不敢。陛下,他回来了。”

  天子听到“他回来了”这句,脸色猛的一变,带着明显的畏惧。他厌恶的挥了挥手:“都给朕滚出去!”

  女子男子们仓皇而去,殿外,四方卫的精锐修兵立刻关上了殿门,指挥使赵继礼亲自把守,任何人不准进入。

  天子两腿有些发颤,慢慢坐到了椅子上,颤声问道:“他……进京了?”

  “已然进京。”镇江王挑唆道:“重臣回京,第一时间不来拜见陛下,却去回见名妓,实在是大逆不道,目无天子!”

  天子哪里敢在乎这个:“他、他想要做什么?”

  镇江王暗道不好,天子对宋征恐惧太深,只怕要临阵退缩。他上前一步,暗运秘法,低声喝道:“陛下!”

  声音宛如洪钟大吕,在大殿之中回荡,其中有雷霆振奋之意,瞬间将天子的恐惧驱散。天子一愣回过神来,对他点了点头:“皇叔,咱们的计划可行吗?”

  镇江王颔首:“陛下放心,万无一失。老臣深受皇恩,此次必定肝脑涂地死而后已,为陛下除去此獠!”

  天子缓缓点头:“是啊,咱们有强大的外援,宋征一个人,加上几个追随他的镇国强者,无论如何没有胜算。”

  他似乎是自己说服了自己,又安定了下来,看向镇江王道:“皇叔,朕的身家性命,都托付给你了。”

  镇江王惶恐跪倒:“必不负陛下所托!”

  他跪行而出,到了殿外,四方卫指挥使赵继礼悄然跟上,到了僻静处,镇江王询问道:“那几位都已经准备妥当了吗?”

  赵继礼以灵觉审视周围,没有被人监听,这才悄然一指地下:“都已经就位。”

  镇江王点了点头:“形势一触即发,切莫大意!”

  “属下不敢!”

  镇江王与他挥手而别,乘马车出了再兴宫,在宫门口,他悄悄打开车窗,看着几次扩建之后广阔无边的这座宫殿,悄悄的吐出一口气,心中的忐忑不安忽然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踌躇满志,击败最强的敌人,匡扶社稷、斩杀国贼,大丈夫生当如此!

看过《苍穹之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