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苍穹之上 > 第五六三章 落谷奇遇(上)

第五六三章 落谷奇遇(上)

  花印低声询问弟弟:“我忘了问你,你的标书呢?”

  花斩一愣:“还有标书?”

  花印挠头:“你……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啊。”

  画展已经开始填写表格:“我们有我们的优势,标书回头再说。”

  “可是……”花印一阵无语,感觉自己许出去好大一个人情还回来的秘标会名额浪费了。然后他看到花斩填写的价格,眼皮子狠狠的跳了一下:“老四,不能这么胡闹!”

  花斩把每一项都填了,这意味着,他要竞争每一件宝具战具!而且价格都比正常价格还低几个亿,整个采购下来,只有五百亿。

  军部计划是五百四十亿左右,但实际上这种最高端的战具宝具,真正的成交价格都压比正常价格搞上一些。

  他满头冷汗拉住花斩,低声斥道:“老四,你要坑死我吗!”

  花斩掰开他的手,沉声道:“三哥,相信我!你是家里唯一一个真正的亲人,我有把握,你那两成,我给你留着。”

  花印哪里肯信?

  但是花斩已经抢先一步把表格交了上去,老将军淡淡看了一眼花印:“这是你们那个老四?连标书都没有就过来了?

  看来花不缺越来越不会管教孩子了,你也跟着一起胡闹!”

  老将军就要将表格撕碎,花斩连忙道:“不要!我不是胡闹,我是真的想来投标,就按照上面的价格,若是做不到,我拿人头来抵!”

  老将军气的胡子乱跳,正要斥责晚辈胡闹,一旁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响了起来:“既然人家愿意用人头担保,为何不接受呢?

  年轻小子血性十足,愿意为国家做贡献,我们应该鼓励才对。”

  西门莲站了起来,扭着腰肢来到了前面,看了一眼表格,故作惊诧道:“哟!整整便宜了四十亿,诸位你们看看,花家这是大让利啊。”

  另外的竞标者脸色不好看起来,花家这是什么意思?压价吗?

  花印暗骂不已,这女人果然是丧门星,一句话就把他们逼到了所有人的敌对位置上。

  老将军脸色一变:“今日秘标会,本将军说了算!”

  西门莲一撇嘴,又扭着腰肢回去了。老将军狠狠瞪了花斩和花印一眼:“滚回去!”

  几个外国竞标者哼了一声说道:“东屏国此行径,未免太儿戏了吧?”

  将军老脸一红,但他总不能真的看着花家的少爷们栽进来,花斩无所谓,花印可就很金贵了。

  花印感激:“是。”

  他去拉花斩,花斩却不动,耿着脖子道:“老将军,这真的就是我的报价,我愿意用性命担保,一定能交工,而且保质保量!”

  “好呀!”西门莲大喜拍手:“签生死状!”

  宝具世界虽然文明发展程度极高,但是毕竟是一个修真文明的世界,类似这种“人头担保”的事情,仍旧常常发生,只是在如此高层次的人群中,已经非常少见了。

  几个外国竞标者也不阴不阳的说道:“既然这位小朋友这样执着,为何不给年轻人一个机会?哼哼!”

  老将军气得不轻,用力一跺脚:“好,我明日去找花不缺讲道理!”

  他用力按住了花斩的表格:“就是这个价格,明年花家要是交不出来,就是误国误民,你们花家就是国贼!”

  西门莲开心的吹了一声口哨。

  一群竞标者暗骂一声晦气,今天好好的一场竞标会,被两个愣头青给搅和了。他们不会傻乎乎的认为,这样一件近乎儿戏的事情,就真的能让花家怎么样,甚至连花家这两个少爷、包括不受待见的花斩在内,都不会受到什么眼中的惩罚,只是花家丢了一回面子而已。

  西门莲当然也知道这一点,她眼下她是很开心的。

  花印带着花斩,灰溜溜的从国家广厦出来,连连埋怨道:“我是被你给坑死了,老四,我知道你心里委屈,想要证明自己,可是也不能这样急于求成啊。”

  花斩忽然想到了宋征对自己说的那些话,他猛然来了灵感,三哥和自己的境况岂不是很相似?

  他一把拉住花印,沉声道:“三哥,我不是想向什么人证明自己,我只是想做我自己!

  你呢?你排行老三,看似风光,可是家里不管什么事情,论资排辈前面还有大哥二哥,什么时候才能轮到你?

  我知道你有能力,是不肯屈居人下的,可是在家里你永远都是第三个选择,你就甘心吗?

  我们兄弟一起携手,出去闯出一片自己的天地来,我们不靠家里,不要家里那些东西。我们另起炉灶,创立东屏国第二个花家,把四大世家,变成四个半世家!”

  花印一愣,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老四,你是不是病了……”

  花斩还没有来得及回答,他们就看到前面出现了一群人,花印一哆嗦,乖乖的上前:“爸。”

  花不缺一张脸阴沉的能拧出水来,身边跟着那两位贴身修士,还有八个混血保镖。他用力给了三儿子一巴掌,花印挨了打,却不敢说话。

  他又厌恶的看了花斩一眼,甚至都不想跟这个儿子说话。

  花不缺对三儿子说道:“明日陪我一起去给袁将军登门道歉,另外还要准备三千万,捐给国都军校——从你的例钱里扣!”

  花印一哆嗦:“可我一年例钱只有两千万……”

  “今年不够扣明年的!”

  花印委屈屈的低着头,不敢再分辨什么。他知道父亲这一次是真的动怒了。

  “我花家的脸,都被你给丢尽了!”他狠狠教训了花印,然后平淡的对花斩说道:“你把白山城的工厂交回家里,半年不许出门!”

  “跟我回去!”

  花斩还想再说,却被两名修士强行带走了。

  花不缺已经看到了国家广厦中,大家指指点点,老脸丢尽。他们离开的时候,已经有消息在国家广厦中传开:花家两个纨绔大闹军部,口出狂言要包揽军部明年全部的高阶采购!

  ……

  花不缺回到花家,家里已经炸开了锅。

  花剑的父亲花不说和花擎的父亲花不落都在正堂中等着,花不说人不如其名,嗓门出奇的大,公鸭嗓、娘炮腔,一辈子咋咋呼呼,看到花不缺回来,当先站起来指着他身后的花斩和花印就叫喊起来:“两个作死的小兔崽子,你们脑子进水了?军部那种地方是让你们随便耍弄的吗?

  我可是听说了,今天还有外国的大公司人在,你们呀,把我们花家的脸都丢到国外去了!”

  花不缺沉着脸,这事情他实在不好回护儿子。白扔了三千万不说,最重要的是颜面扫地。

  花不落不像他那样一惊一乍,却更加阴狠,淡淡道:“听说老四很有把握,袁将军本来已经放他一马,可他一定要用人头担保。

  依我看花斩这孩子年纪也不小了,不会这么莽撞,恐怕真是有些把握,不如让他试一试吧,说不定真能如期交货。”

  花不缺不满的瞪了弟弟一眼,这才是真正的诛心之言!让花斩试一试?开什么玩笑,怎么可能成功?现在花家认个错,顶多就是丢人现眼,真的让花斩去试一试,不能如期交货,军部那边就不是道歉赔钱能够解决了。

  那恐怕真的要杀了老四才行!

  不对,杀了老四都不够——不能如期交货,军部需要的高等级战具宝具得不到补充,就需要临时高价购买,这个损失也得花家来买单。

  花斩站了出来,大声道:“我真有把握!”

  花不缺此时恨不得一掌拍死这个孽子。花不落在一旁呵呵一笑。

  “你看看、你看看!”花不说又咋咋呼呼起来:“长辈面前还不认错,还敢桀骜不驯,大哥,我真想问问你,他到底是不是你的种,别弄错了吧?怎么看也不像是我们花家的孩儿……”

  花斩脖子上青筋暴起,气息粗重。花印也有些火了,他豁出去了,上前一步:“爸,我们有些事情想跟你说!”

  花斩扫了几个叔叔们一眼:“但是这是我们最高的机密,几位叔叔还没有资格听。”

  “放肆!”花不缺怒喝一声,花不说一瞪眼:“混账,你是什么东西,我们没有资格?你更没有资格……”

  花不落拉住他:“既然如此,我们告辞就是。大哥,你是家主,有些事情还需要你来权衡。”

  花不说被拉出去,不满的嘀咕:“你拉我做什么?那野种说咱们没有资格,咱们就没有资格了?”

  花不落冷冷一笑:“你怎么不明白?我们真的走了,就是花斩那小兔崽子把我们赶走的!他一个野种,胆敢将我们赶走,若是不严厉的惩处他,如何能够服众?”

  花不说脑子转了一下才想明白,连连点头:“好一招以退为进,高、实在是高!”

  花不缺一声长叹,无奈的坐了下来。

  他知道这个私生子在家里谁看着都碍眼,早就想把他处置了——事实上他自己看着也碍眼,但毕竟是自己的儿子,虎毒不食子,不喜欢归不喜欢,真的要杀了他,他下不去手。

  可是现在的局面……

看过《苍穹之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