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苍穹之上 > 第六二三章 神权(下)

第六二三章 神权(下)

  这些巨兽们显得都很“温和”,最多也只是玩闹一下,没有搞事情。但是这一路上的经历,连宋征都有些胆战心惊。

  忽然他又看到前方有一座巨大的黑影,高达数千丈,宛如山岳一般矗立在冥河之水当中。

  四周虽然一片漆黑,但是他的阳神视野却能够看到。

  宋征心头一紧,控制着古妖分身原处不动,这是他根据之前的经历得到的经验,只要不动,那些大家伙们玩够了,也就会放过了。当然过夜资是不会给的。

  但是这一次,那沉重巨大的黑影却一动不动,宋征也注意到了一些特殊之处:到了水底了。那黑影似乎是沉在水底的。

  他再小心翼翼的观察一番,那黑影并无生机。他心中一阵低估:死物?冥河水底之山?

  他心中一动:难道天火想要隐藏的秘密就在这座山上?他正要上前,忽然看到那一座大山上,忽然从背后冒出一点光芒。光芒绕着山峰到了前面,然后一点点的从峰顶上走了下来,到了和宋征的古妖分身相平齐的位置,然后宋征的耳中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宋大人,别来无恙。”

  宋征全身一震,脱口而出:“不可能!”

  麻洞洞站在他身边,好奇:什么不可能?但是他很聪明的察言观色,没有敢去询问大人,而是乖乖后退,就当自己没有听到这句话。

  冥河暗流水底,宋征的古妖分身前方,庞大山峰上那一点灵光越发明亮,照耀了周围,竟然是山峰上有人手中提着一盏灯。

  那盏灯十分特殊,没有灯芯灯火,灯盘上摆放着一只烛龙之眼!

  而提着这盏灯的人,面相虽然有些刻薄,但是容貌绝色,眼神中带着各种复杂,正是许久不见的太后殿下!

  宋征知道太后没有死,但是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很久,他万万没有想到在这里遇到了太后。他心头思绪飞转:太后出身黄天立圣教,这个邪教来自异域,乃是被神国“驱赶”到了洪武世界的。

  现在她却出现在了冥河暗流水底,一处有着大秘密,连天火都要提前遮掩的地方。

  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关联?

  太后定定的看着他,手中举着那盏龙眼灯,也只有这宝物才能够在冥河之水当中大放光芒。太后冷哼一声:“怎么,得见故人,宋大人没有一点惊喜吗?”

  宋征看着她,迅速冷静下来,已经观察出一些细节,道:“你不能离开那座山峰?”

  太后也不遮掩:“不错,本宫被限制在此宝物之上。”

  “宝物?”宋征疑惑。

  太后一声娇笑:“你甘冒奇险进入此处,为的不就是这件东西?”宋征心头微震,不动声色问道:“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本宫也不知道。”太后摇头:“本宫本以为,穿过了那一片虚空之门,会回到黄天立圣教本源的世界之中,却没想到被困在了此处。这么长时间了,你是第一个出现在此地的外来生灵。”

  “太后只是被困在此?”

  “只是被困在此。”太后强调:“并没有任何存在给本宫任何昭示,需要本宫做任何事情。”

  宋征皱了皱眉头,不知道应不应该相信这个蛇蝎女镇国的话。

  太后问道:“是谁让你进来的?恐怕不安好心!”

  “为何?”

  太后指着脚下的山峰,诡异一笑问道:“你可知道这东西到底是什么?本宫让你看个清楚。”

  宋征心中忽然大感不妙,连忙想要闭上眼睛,大叫道:“不要——”已经来不及了,太后在说话的同时,已经高高举起手中的龙眼灯,顿时光芒笼罩了整个山峰。

  数千丈的山峰上,闪过了六枚特殊的神文!

  宋征闭上眼睛之前,已经看到了,太后得意地笑声在他耳边回荡:“哈哈哈,宋大人看清楚了吗?你知道这六枚神文代表什么吗?本宫在此处被困多时,闲来无事却是认真钻研了一番,本宫这就免费告诉你!”

  宋征咬牙切齿:“最毒妇人心!”

  “哈哈哈!”太后再次大笑:“这是神罚法文,代表着曾经的天庭最高等级的裁决之权!而这座山峰,就是一只巨大的秤砣,象征着裁断的一件神物,只是不知为何遗落在了这里。

  或者说……是什么存在,故意藏在这里的。

  让你前来此处的幕后之人,想要找的必定就是这个东西。祂自己不敢下来,所以驱使你这样一个小喽啰下来。

  原本你只要将此地的一切情形告诉祂就可以了,但是现在,祂必须杀你灭口了,因为你看到了代表曾经天庭最高等级裁决之权的六枚神罚法文,你死定了,哈哈哈,你死定了!”

  太后得意之极:“大仇终于得报,本宫死而无憾了!”

  宋征双眉深深拧起,在太后对他“知无不言”的时候,他就隐隐感觉不对劲,等到太后忽然要让他看清整个山峰,他心中警兆大生,但是仍旧没有逃过太后的暗算。

  但是这实际上也不能算是暗算,因为那怕是他真的闭上了眼睛,关闭了阳神视野,结果也是一样的。

  只要太后照亮了整个山峰,不管是古剑书卷,还是枯荣树叶等,都会默认宋征看到了。

  因为他们不敢冒险!这六枚神罚法文,能够威胁到祂们,甚至决定祂们的生死。古今书卷恐怕也没有想到,这里忽然多了一个“看门人”,导致事情变成了这个样子。

  宋征心中疑惑的是:到底是谁把太后送到了这里,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呢?因为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必定是大能者,至少也只枯荣树叶和古今书卷那个存在级别。

  但是偏偏这六枚神罚法文对祂们的威胁是最大的,这样做没有道理呀。

  他慢慢冷静下来,静静看着太后,太后还在大笑,畅快之极。

  “这疯婆子脑子不正常了。”

  宋征没有理会她,而是认真的查看器那六枚神罚法文。既然已经无法洗清嫌疑,宋征索性大大方方看个清楚。

  在观摩的过程之中,他忽然心中一动,仿照着观想修炼《道雷鼎书》的法门,开始修炼这六枚神罚法文。

  这一尝试竟然发现极为顺利,似乎神罚法文,本就是《道雷鼎书》的进阶!

  宋征默不作声,让太后没有看到预料之中“惊慌失措”“恐惧莫名”“面如死灰”等等场面,复仇的快感大大减少,她猛然把笑声一收,瞪着眼睛喝道:“小子,你死到临头还不自知!”

  宋征摇了摇头,他已经将六枚神罚法文在脑海之中观想成功,至于这一枚“神权”,他自问没有那个本事收走,于是不理会已经疯狂的太后,转身离去:“太后好自为之吧。”

  “你给本宫站住!”太后在他身后尖叫,但是她被某种规则所限,不能离开那如山的神权,宋征不理会她,她便毫无办法。

  宋征越去越远,太后在后面破口大骂,尖叫嘶嚎:“你急着出去做什么,出去就是你的死期!”

  宋征心中沉重,但并不绝望。如果说最近这段时间,他对于天道最大的感悟是什么,那就是天道总会于绝境之中,留有一线生机。

  他控制着古妖分身,不紧不慢的返回,心中思索着自己的一线生机在哪里。

  苦苦思索之下,他却始终没有找到这一线生机。眼看着古妖分身已经到了水道,穿过水道就回归了万沉渊,似乎是没有时间了。

  宋征却忽然明白了,不由得一笑:执着了。

  根本没有什么危机——若是有危机,他身体内的神明光花和神明龙剑早已经率先而动,将他斩杀了。

  但是他修炼了神罚法文,这两件神明之宝却纹丝不动,连眼皮子都不抬一下,说明什么?说明神明们对此根本不在乎。

  这其中的原因,可能是因为这一枚神权来自于上一届天庭,可能对如今的神明并不适用;但也可能是别的原因,宋征现在无法确定。

  他只确定,自己至少暂时是安全的。

  他一边操纵着古妖分身返回,一边在心中思考起来:那一枚神权就是天火想要掩盖的东西?

  上一届天庭的神权陨落世间,这东西的存在等级到时的确值得天火掩藏。可是如果如今的神明并不畏惧这一枚神权,又有什么掩盖的必要?又或者说……这神物对于天火,有别的意义?

  他不断地推测,综合自己所知道的一切有关神明的知识互相印证。

  等到哗啦一声水响,古妖分身从万沉渊中出来,被宋征收进了自己的窍穴之中,他已经有了一些比较有把握的结论。

  麻洞洞连忙上前,正要拍上一通马屁,宋征已经一挥手,将他卷入衣袖之中:“走了。”

看过《苍穹之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