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苍穹之上 > 第六七四章 不如静待宋大人(上)

第六七四章 不如静待宋大人(上)

  华胥新天子注意到了那些混乱的修士们,他不由得摇了一下头,抬手一划,独孤绝的封印顿时出现了一道巨大的裂痕,然后嘭的一声炸碎了。

  距离封印最近的那些修士,当场被炸死了七八十人,但是后面的两千人穿过破碎的封印,冲进了那一扇虚空之门。

  剑冢仙子静静地看着他,眼中没有痛心、失望,只是一种淡然的漠视。

  天子也是坦然,并不觉得自己做的有什么不对,并且更不觉得身为华胥天子,飞升战力,需要国中的资深镇国多说什么。

  他打量了一下大本营,询问道:“宋征阁下呢?”

  不动用半道神魂的时候,他还只是个命通境中期——这段时间,借助半道神魂的帮助,境界提升了一个小层次。

  剑冢仙子淡淡道:“闭关。”

  天子对她的态度倒也很容忍,颔首望着那些冲进虚空之门的修士们,道:“朕着实不知,你们为何要阻拦。让这些蠢货们去帮我们试探一下,有何不好?”

  剑冢仙子平静的看着他,问道:“你可曾想过,如此漠视生灵,已经不是当年的你了?”

  天子点了点头:“的确,最近朕也感觉到自己变化极大……这可能就是帝王所要承受的。”

  剑冢仙子竟然无言以对,她心痛却不得不承认,新天子说的很对,身为一国之主,很多时候,的确需要剥离作为人的一些情感,只从利益的角度去考虑得失。

  ——从卫国王到天子的变化,对华胥古国来说是一件好事情,但仙子还是忍不住心痛。

  天子转过身来,和剑冢仙子面对,坦然说道:“新世界中,有成神的途径,这件事情是真的。”

  剑冢仙子点头:“我知道是真的。”

  天子意外:“朕还以为你们不相信,所以将新世界封了起来。”

  “宋征告诉我,天火不会故弄玄虚,它说有就一定有,这个巨大的好处摆出来,就看你能不能抵挡住诱惑——你想要就得按照它的规矩来。”

  天子颔首:“宋征阁下果然很了解那魔物。”

  而后他又疑惑:“宋征阁下的意思是,想要得到什么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剑冢仙子看向了虚空之门,道:“他说,天火绝不会亏本,它给出了什么收获一定会更大。想要获得成神的途径,那么代价一定比成神的途径更加贵重。

  只不过天火不会去管是谁付出的这些代价。”

  天子似乎有些明白了,皱了皱眉头正要说什么,忽然感觉到虚空之门忽然平静了下来,两千修士冲进去之后,虚空之门本有些摇摇晃晃。

  现在却一片死寂,似乎根本没有人进去过一般。

  剑冢仙子道:“以往的虚空之门,不可能一次通过这么多修士。”

  天子意识到有些不对,他吩咐了一声:“去看看。”

  剑冢仙子的宫殿之外,阴影之中走出来一名皇族卫士,对天子一叩首,带着联络灵宝、怀着决死之心,走进了虚空之门。

  很快他出现在了虚空之门另外一侧的那个世界。

  他站在门下一眼看去,顿时遍体生寒。

  两千修士倒得漫山遍野!他们身上布满了各种伤口,大部分肢体残破。这些伤口五花八门,有些像是被巨兽的利爪撕裂的,有的像是被重锤砸碎的,有的像是被利刃劈成两半,有些像是被强大的波动震碎了全身的经脉、血管、骨骼……

  整整两千修士,其中不乏玄通境、命通境的强修,却在冲过虚空之门后的一瞬间,全部倒在了这一片方圆七八里的小山坡上!

  皇族卫士所看到的一切,通过联络灵宝传回了洪武世界,华胥天子和剑冢仙子在宫殿中也看到了这一切,剑冢仙子轻轻一声叹息。天子讶然,然后默默点头:“果然如宋征阁下所说,这个代价很巨大。”

  他想了一下,离开了剑冢仙子的宫殿,来到了虚空之门下,尝试着想要走进虚空通道,却还是不能通行。

  他回头问道:“可有镇国?”

  黑暗中,一位华胥皇族镇国站了出来,但是他尝试后和天子一样,无法走进虚空之门,垂手禀报道:“陛下,虽然通行的人数大大增加,但是力量上限应该还是巅峰老祖。”

  天子点了点头,道:“看来还是需要宋征阁下。”

  剑冢仙子瞬间出现在了天子身边,警惕地望向神烬山深处,独孤绝得深影轰然出现,庞大无比顶天立地,呈怒目相,喝问道:“何人大胆,敢毁坏老夫的封印!”

  华胥天子引发半道神魂,战力迅速飙升,瞬间就具备了和独孤绝分庭抗礼的能力,肉眼可见的两股庞大气势在高空之上剧烈碰撞,震荡万里!

  独孤绝的气势呈现出一种青色,而华胥天子因为身份和神魂的原因,呈现出一种明黄淡金色,两人都各自收束力量,即便如此,这一次飞升强者之间的碰撞,仍旧引起了大本营周围天崩地裂,瞬间有数十座山峰化成了齑粉,大地被分裂成数百块。

  生灵死伤无数。

  独孤绝没想到灵河东岸竟然拥有了飞升战力,大吃一惊后,很快看清楚了对手的状态,他深吸一口气,灵威荡漾,四下安抚,世界因为两位飞升强者的碰撞,而产生的损伤逐渐被他的灵能修补复原。

  而华胥天子却没有这个能力,这就是战力和境界的差距。

  但是无论如何,在这一次碰撞之中,从战力方面上来说,华胥天子不落下风!

  独孤绝怒极而笑:“好!好!好!东岸人果然包藏祸胎,竟然不声不响弄出这样一位强者!”剑冢仙子躬身道:“前辈息怒,仅仅一位飞升战力,东岸岂会因此自大,认为可以对抗通天朝?”

  通天朝有多位飞升强者,东岸人不傻,以为凭借华胥天子能够对抗通天朝?

  华胥天子缓缓开口道:“通天朝若是再被东岸牵扯力量,在西岸的局势必定大大不妙。”

  两人分别开口,一软一硬,竟然配合的十分妥当,独孤绝一声冷哼,不愿意纠缠这个问题:“你破开老夫的封印,意欲何为?”

  华胥天子直言不讳:“意欲成神!”

  独孤绝讥讽道:“你真的相信?”

  “朕对此深信不疑!”

  独孤绝一皱眉头,华胥天子说道:“阁下何不也试一试?你我联手,风险我来承担,阁下只需要坐收成果便可。”

  独孤绝心中瞬间便将整个事件的利害关系推演透彻,他转身而去:“好。”

  他不愿意和一位飞升战力对抗,不是畏惧,而是因为得不偿失。

  西岸的局势紧张,万妖庭和通天朝之间,正在酝酿着一场决战,他不能在东岸牵扯太多精力,这也是他之前决定封闭新世界的原因之一。

  但是现在,新世界已经打开,想要重新封印,需要战胜一位飞升战力——在这个关键的时刻,独孤绝立刻决定暂时放弃东岸,先杀败万妖庭,稳固通天朝的局势。

  独孤绝来得快走得也快,剑冢仙子暗中松了一口气,飞升强者之间的战斗非常可怕,她当然不希望天子和独孤绝冲突。

  华胥天子却望着虚空之门,露出沉思之色,片刻之后询问仙子:“宋征阁下何时能够出关?”

  花絮仙子淡淡道:“不知,他忽然闭关,毫无征兆,应该是心有顿悟。什么时候出关,就看他什么时候突破了。”

  天子大为意外:“他又要突破了?距离他成为镇国强者才过去几个月而已……”

  剑冢仙子淡然不答,自然不可能告诉天子,是我给了他《九绝霸体》,才让他心有感悟忽然闭关,等他出来,说不定就有办法限制你了。

  华胥天子有些等不及,转身吩咐道:“选拔国内巅峰老祖。”

  “遵旨。”皇室的镇国强者领命。

  剑冢仙子打开联络灵宝,知会各国、各部族的资深镇国,说明大本营的情况。镇国强者们对华胥天子的所作所为反应不一,但最终都保持了克制。

  毕竟东岸终于出现了一位飞升战力,不论他们对华胥天子的行为多么的不满,他们都需要华胥天子对抗独孤绝。

  当年独孤绝一人轻松压制东岸所有资深镇国的经历,对每一位来说,都是此生的奇耻大辱。

  另外,剑冢仙子还需要各国增派修军,重新镇守营地。

  ……

  华胥天子选拔国中巅峰老祖的过程并不顺利,他刚刚执掌大权,国中还有很多反对的实力,而这些势力往往都是那些古老世家,他们盘根错节,实力极为庞大。

  没有他们的配合,天子的政令都很难推行下去,更别说想要选拔强大的巅峰老祖了。

  天子暗中冷笑,抽身返回国中,三天之后,几个古老的世家被破公开表态,支持新皇。

  对于他们的反应,天子只有一个评价:贱!

  不挨打、不听话。

  终于在十天之后,华胥古国挑选了四位杰出的巅峰老祖,来到了洪武大本营。他们一同走入了虚空之门。

  这一次的虚空之门,只有力量上限,没有人数上限。

  :。:

看过《苍穹之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