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苍穹之上 > 第七五六章 神山幽冥(上)

第七五六章 神山幽冥(上)

  庞大的机关战傀抬起手臂,按在了自己的腰侧,在那里有一只特殊的凹陷,它的手掌落下,宋征立刻感应到周围庞大的幽冥之力瞬间被抽空!

  冥凰古舰能够一直存在,没有在天条的笼罩下,湮灭在时光的长河之中,就是靠着这特殊空间中,庞大的幽冥之力封印。

  原本这一片特殊空间外外面那一层阻隔一切的淤泥,正是幽冥之力影响之下的产物。

  但是现在,冥凰古舰所化的机关战傀,将周围的幽冥之力彻底抽空,同时它的手中出现了一柄巨大的战刀。

  战刀完全由幽冥之力组成,有着威胁一切的能力。

  而随着机关战傀将这一柄幽冥战刀抽出来,他看到这杀器越来越完善,竟然在战刀的表面凝聚出了一枚特殊的文字:神罚法文!

  上一代天庭的神罚法文之一。

  而且从宋征判断,是威力最强的几枚神罚法文之一。

  果然是用来对付属神的战力。

  它大步而来,手中的幽冥战刀闪烁着屠神的光芒,宋征现在有三个选择,第一当然是自身迎战,第二是放出神明光花和神明光剑,引来神明的力量,相信神山上的那些存在,看到曾经的反贼“余孽”一定会不辞辛苦隔空降临,帮自己解决了这个问题。第三个,就是联通幽冥。幽冥的阎君应该很有兴趣,收回这些曾经属于幽冥的力量。

  转瞬之间,庞大的机关战傀已经冲到了宋征面前,宋征将阳神天眼融合了定魂瞳朝它一照,嗤——

  巨大的白烟冒起,但是机关战傀却丝毫不受影响,或者说这种伤害并不足以影响到它的战斗。

  它高高举起幽冥战刀,一刀落下!

  宋征全身汗毛唰的一声竖了起来,一种巨大的危险感,让他心中瞬间只剩下了一个念头:转身就跑!

  他用力一咬舌尖,硬生生的将自己从这种恐惧之中挣脱出来,他很清楚这个时候逃走必败无疑!

  他深吸一口气,身后飞舞而出一片神文,当中有神罚法文,有道雷鼎书!一枚枚神文巨大无比,在他身后凝聚排列,让他的存在等级瞬间提升到了一个特殊的层面,已经逼近于华胥太祖孜孜所求的“陆上半神”!

  而后,他阳神威力全开,强行催动宝蓝分神,从冥凰遗蜕之中抽取力量。

  先祖剑一指,准确的点在了幽冥战刀上最玄妙的一个位置——战神技!

  叮!

  一声轻响,在这两柄强大的宝兵碰撞在了一起的那一刹那,似乎世间的一切都凝固了,这种凝固是绝对意义上的静止。

  但是这种静止仅仅持续了极短的时间,在时光的意义上,这一段时间甚至可能是根本不存在的。

  然后狂暴可怕的力量无穷无尽的爆发了,宋征的虚空战场瞬间被彻底撕裂,冥凰古舰存在的那一片特殊空间也一起彻底崩溃。

  扶苏王和姬武康站在大地上看着,定卢湖已经彻底被毁了,湖水被宋征一件排空,一旁的绝域也受到了连累,里面的荒兽莽虫被这一剑的剑气震死了三成,剩余的七成也大都重伤。

  此时,湖水已经把周围三百里范围变成了一片沼泽,雾气腾腾。

  他们根本不关心大地上究竟如何了,这里反正是荒芜之地,没有居民,多大的动乱也无所谓。

  他们昂着头,全神贯注的望着上空的虚空战场。

  宋征进入虚空战场的时间并不长,他们两个——尤其是姬武康——根据以往的经验,主要是镇国强者之间的战斗经验,以为只要进入了虚空战场,必定要杀个几天。

  两位旗鼓相当的镇国强者,在虚空战场中,甚至可能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才能够分出胜负。

  那么资深镇国的战斗,应该更加漫长吧。

  姬武康隐隐有些遗意动:若是能够就近观看,细心揣摩,对于自己提升到资深大有裨益。要不上上去?

  他是镇国强者,远胜过扶苏王。有虚空战场隔离,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便是真的有危险,以镇国强者的实力,应该也能够及时逃走。

  姬武康越想越冲动,已经按捺不住想要飞上去,那虚空战场中却忽然爆发出了他们前所未见的可怕力量,然后毫无悬念的虚空战场破碎了!

  姬武康顿时吓得一缩脖子,他两辈子都是镇国强者,哪怕是上一世面对苦海杀魔决定同归于尽的时候,也没有这样丢脸的动作。

  他不由得暗呼侥幸!若是自己快了一步,或者是宋征晚了一步,他就要成为洪武世界历史上第一位因为“围观”而陨落的镇国强者了!

  这一次恐怕没有人再帮他暗中安排,转世重修了。

  尽管虚空战场破碎,最大的余波也是在混乱虚空之中,但是这一击的威力太强了,他清楚地看到高空之上,虚空已经被击碎,有一股庞大的力量泄漏到了这个世界中。

  好在是在高空之中,远远看去就好像突兀的冒出来一片绵延千里的晚霞。

  他若是飞上去,必定被这一道余波轰个正着,他没信心觉得自己能够坚持下来。

  扶苏王和正在后怕的姬武康彼此相望,难得默契道:“要不,我们再退远一些?”

  两人一起点头,又后撤数百里……

  ……

  这样恐怖的比拼之下,宋征不落下风。

  但是他却在这一次的互相试探之后,毫不犹豫的放弃了之前的打算,绝不依靠自身的力量诛灭机关战傀。

  就算是赢了,他也必定一身重伤,这样的伤势,和以往绝不相同,不知道多久才能复原。

  世间大劫已至,他不能冒险。

  那要把这一尊机关战傀丢给哪一方?

  宋征心中一声冷笑,同时联系了神山和幽冥!

  而后他迅速后撤数万里,撤出了混乱虚空,在临走之前,他在混乱虚空之中丢下了一团宝蓝分神。宝蓝分神隐藏在周围的混乱之下,演化出一只眼睛。

  机关战傀持刀而立,隐隐感觉到了什么,并没有去追击宋征,警惕的观察着周围。

  混乱虚空之中没有声音,不管发生什么样的胡乱,永远都是一片死寂。可是此时的这种死寂,却带着一种不可言说的巨大压力。

  在机关战傀的一侧,漆黑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出现,那种力量和机关战傀本身系出同源,机关战傀却感觉不到一丝亲切,反而一阵毛骨悚然。

  灵沫阎君从黑暗之中现出了身形,在她之后,还有连绵不绝的阴影,似乎整个幽冥都被她带来了。

  那些阴影大多是和她实力相当,但更遥远处,却有一些存在似乎比她更加强大。

  比灵沫阎君稍晚了一线,在机关战傀的另外一侧,有一道光芒垂落下来,不知来自何方,也不知会消失于何处。

  在光芒之中,有一位神明展现出了自己庞大的神躯。祂一身神袍并无装饰,唯独腰上悬着一柄剑。

  宋征透过了宝蓝分神暗中窥探,不由得心中一动:这神明乃是他曾经看到神山下的那一位。

  祂腰上那一柄剑,和宋征的神明光剑一模一样。

  机关战傀不敢轻举妄动。

  而神明和阎君彼此之间也保持着克制。

  这种寂静持续着,就连已经不再混乱虚空之中的宋征,也感受到了其中强大的压力。

  “那小子、好狡猾!”一个晦涩古老的声音缓慢开口,无视混乱虚空中的规则,竟然可以让他的声音传遍诸耳。

  而宋征意外一愣,他没想到最先开口的竟然是机关战傀!

  灵沫阎君和那位神明仍旧没有开口,神明笼罩在光芒之中,阎君隐身在黑暗之处,都看不清祂们的面貌,但是宋征非常肯定,祂们都在凝望彼此。

  机关战傀再次开口道:“战神冕下,好久不见。”

  宋征一皱眉头:持剑者为战神?而冥凰古舰中的那古老意识,和战神很熟悉?它到底是谁?

  战神缓缓开口:“何必如此……”

  机关战傀道:“我、不甘心!若是换做了冕下,您甘心吗?!”

  战神没有回答它。

  它又转向了黑暗中的灵沫阎君:“阎君冕下为何来此?”

  灵沫阎君开口道:“幽冥需要收回属于自己的东西。”声音飘渺高远,颇有神意,与宋征交谈时完全不同。

  机关战傀干笑了一声:“还属于幽冥吗?”

  “自幽冥而出,永远都属于幽冥!”灵沫阎君毫不客气。

  机关战傀忽然大笑起来:“那岂不是说这诸天万界中,所有的生灵都属于幽冥?他们的灵魂都是从幽冥出来的!”

  灵沫阎君没有回答,而是看向了战神:“汝拘神魂,吾收古舰,如何?”

  战神声音淡然,却不容违抗:“神山统御幽冥。”

  灵沫阎君也怒道:“神山霸道,幽冥本应自成体系。”

  机关傀儡怒喝道:“尔等真当本神为待宰羔羊不成!”

  它怒喝一声,忽然全身变化起来,瞬间又组合变回了冥凰古舰的模样,而后船尾喷射出诡异的火焰,竟然引动的混乱虚空一阵阵的扭曲。

  战神和灵沫阎君却没有管它,只是严密的盯着彼此。

  在那种诡异火焰的推动下,冥凰古舰前方忽然出现了一个特殊的虚空,宛如泡沫一般,它一头冲进其中,在两位神明的眼前彻底消失了。

看过《苍穹之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