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苍穹之上 > 第八三五章 扑朔迷离

第八三五章 扑朔迷离

  宋征身边就有不少七阶灵宝,他随手丢给器神一件,器神一头扎了进去,很快就将里面还处在懵懂阶段的器灵融合了。

  宋征心念操控之下,先祖剑逼近!

  器神连忙叫喊着:“不要、不要,我现在很顺从。”

  宋征满意点了点头:“你先说一说,羿神为什么要射穿大日。”

  虽然大家知道这个结果,但是过程侯破云也不知道。射日神剑说了之后,宋征也是大为疑惑,又问道:“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器神茫然:“这等神明之间的谋算暗斗,小的怎么可能知道?在那一时刻——就是羿神冕下把手伸进箭壶世界,小的立刻感觉受到了感召,于是身不由己的飞了过——后来才知道,冕下只是想召唤一只普通金箭。”

  宋征敏锐的找到了关键:“你是说你感觉受到了感召?”

  “那当然,我们这些神箭,在箭壶世界中是身不由己的,没有冕下的召唤,我们不可能离开箭壶世界。”

  羿神以为自己召唤来的是一只普通金箭,破日神箭以为羿神召唤自己。这种谋划天衣无缝,保证不会出现任何意外。

  从器神的描述上来看,能够造成这种效果的神通,侧重于诡计、蒙蔽、误导、意外等方面。他询问器神,神山上有哪些神明的权柄,和这些方面有关。

  器神当即叫了起来:“那可多了,这些神通在神山上,都不是独立的神格存在,分别归属于不同的神明……”

  宋征不满的打断它:“并不是每一位拥有类似权柄的神明,都能够天衣无缝的瞒过羿神,你只要想一想,哪些强大的神明、能够做到这些的就可以。”

  器神得了他的提醒,想了一会儿说道:“三位主神都可以做到,另外还有殃神、虚神可以做到。这两位都是高等神力的神明。”

  它又想了一下,确认道:“除了祂们,其余的都和羿神冕下神力相当,虽有权柄,却没有能力做到这一点。”

  宋征点了点头:“殃神的权柄主要是灾殃?那么虚神,虚神的主要权柄是什么?”

  器神先肯定了宋征对于殃神的判断,然后才解释:“虚神是一位很特殊的神明,祂的权柄是千变万化、无形无相。”

  宋征一下子就明白了:“就是说祂其实可以模仿任何神明的能力?”

  “是的,虚神冕下在神山上是一个很特殊的存在,因为祂的特殊性,祂和绝大多数神明的关系都很冷淡,甚至有很多神明不解,三位主神冕下,为什么允许这样一个怪胎的存在。”

  宋征问道:“三位主神对此的解释是什么?”

  “冕下们公开的解释是,虚神是一位后备神明,如果有重要的神明陨落,虚神可以随时代替这位神明,确保神山的稳定。”

  宋征反正是不信的,他下意识的觉得,虚神的存在必定牵扯这个神明纪元,最深层次的秘密。

  他忽然想起来自己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三位主神又是谁?分别有什么权柄?”

  器神道:“天神的权柄是星空,母神的权柄是陆地,水神的权柄当然是一切水流。”

  宋征也明白了,三位主神的权柄范围极为广阔,虽然没有明确的诡计、蒙蔽、误导、意外等方面,但是在这广阔的权柄之中,很可能某个角落,隐藏着某些东西,变通一下便是这些权柄的能力。

  主神想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困难。

  他询问器神的意见:“在你看来,这五位之中,最不可能陷害羿神的是谁?最可能陷害祂的又是谁?”

  器神显然刚才已经把这些问题都考虑过了,立刻回答道:“最不可能的,应该是天神冕下。祂的权柄是星空,大日之神是祂的属神之一,祂不会削弱自己的力量。

  最可能的是虚神,那家伙看上去就是个阴谋者,而且一直神神秘秘,总感觉祂在谋划着什么。”

  宋征点了点头,这个意见他也就是权且一听,绝不会真的当做参考。

  他又询问了一些神山和神明的问题,可是器神只说了一些,便无奈道:“大人,我只是一件神器,而且几乎一直被藏在箭壶世界中,对神山上的一些基本情况有所了解,但是您要询问我神明之间的复杂关系……我实在回答不上来。”

  宋征当时就想发火:那你还有什么用处?

  但是转念一想,也的确强人所难了,它说的也是实情。能够从它这里问清楚羿神的事情,了解那些神明在这件事情上有重大嫌疑,其实已经足够了。

  他正要结束彼此之间的对话,忽然又想起一个关键问题:“战神呢?在这件事情上战神有没有嫌疑?”

  战神的主要权柄就是战斗,战斗中也包括的军队的战斗,这一项权柄下面,应该也有诡计的部分。

  而且战神极为重要,应该是高等神力神明,也有能力做到这一点。

  却不料器神回答道:“没有嫌疑,战神是微弱神力神明,在神山上,位置比羿神还低。况且战神屡遭贬斥,很大一部分权柄被分薄给了军神、斗神,祂现在就是神山的守山人而已。”

  这一次宋征是真的意外了:竟然是这个状况!

  这样看来,战神提前在自己身上下注,有种“本钱不够、只能提前搏大”的无奈。

  他心中转了几转,又问道:“光芒之神呢?”

  “光芒之神是天神属神之一,很受信任,乃是高等神力神明。不过祂的权柄之中,没有相关的部分,所以祂肯定也没有嫌疑。”

  宋征又不明白了:光芒之神是最早自己身上留下棋子的神明,祂又是天神信任的属神,在神山之上地位极高,为什么这么着急?

  而且光芒之神明显和天火有着某种默契,暗中进行了合作。

  天火可是提前陨落,谋划着某些重大的事件。宋征之前猜测,天火谋划的可不仅仅是洪武世界,恐怕还有神山。

  但是现在看来,这个推测会不会有些偏差?

  另外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光芒之神在他体内留下了神明光花,而后才是战神的神明光剑。但是光芒之神乃是高等神秘神明,战神是微弱神力,彼此之间差距很大。光芒之神怎么能够容忍战神?

  他越想越觉得一片混乱,之前的一些猜测,似乎和真相相差极远。

  光芒之神也是天神的属神,让宋征又想起大日之神,他又想到了一个问题:“大日之神应该不止掌管一颗太阳吧?每一个世界都有自己的太阳。”

  器神回答:“每一颗太阳都有一位大日之神。”

  “天神座下有很多位大日之神。”

  宋征恍然:难怪太阳被破日神箭射中之后,大日之神动弹不得。若是一位大日之神掌管所有的太阳,其中一颗的伤势,对祂而言轻松可以承受。

  但是每一位大日之神负责一颗太阳,那就真的被钉死在那儿了。

  他有些好奇:“为什么将大日的权柄如此分散?”

  器神:“这个……”

  宋征摆摆手,知道这个问题它肯定答不上来,摆摆手道:“你养伤去吧,有什么问题我再找你。”

  器神却是个耐不得寂寞的性子,它之前在箭壶世界中不知道多少年,好不容易在一次“意外”中被射了出来,然后那叫一个惊心动魄,比之前呆在箭壶世界中刺激太多,它经历了这等的“精彩”,越发觉得之前的平淡索然无味,连忙对宋征说道:“大人莫要小看我,便是没了本体,只靠这一件七阶灵宝,我也能够在凡俗世界中纵横无敌,须知道,我还掌握着很多神界的手段。”

  这倒是让宋征有些意外,这家伙居然这么积极主动,果然是个贱皮子,之前装高冷,被收拾了立刻服帖乖顺并且主动。

  他点了点头:“好,本大人记着你,有什么事情,合适的话,就唤你出来处置。”

  “诶,”器神开心的答应一声:“大人您可记着我。”

  宋征摆摆手,关闭了仙家洞府,将器神留在了里面。他暂时还不能完全信任器神,所以没有将他收回自己的小洞天世界。

  而后,他仔细观察先祖剑。这宝物击碎了破日神箭,显得极为满足,传递给宋征的情绪是那种“懒洋洋”的,就像是猫儿吃饱了准备晒太阳一般。

  虽然慵懒,但是宋征仍旧可以感受到其中蕴含的强大力量!

  这种力量很特殊,混合了凡俗世界的力量,来自宋征不灭仙魂的仙界的力量,以及来自神器的神界力量!

  三种力量并非泾渭分明,而是真的彻底融合在一起。

  先祖剑现在仿佛是一个容器,将这些原本不能够存在于世间的力量,和外界隔绝开来。就像是洪炉对于仙火。

  :。:

看过《苍穹之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