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苍穹之上 > 第九零八章 阎君(二)

第九零八章 阎君(二)

  无果阎帝此时,换上了一身最为华贵的帝服,最高级别的形制,显得无比华贵,但是鬼气森森!

  “叩见陛下!”灵沫阎君拉着赵绡再次叩拜,无果阎帝开口道:“平身。”

  灵沫阎君道:“谢陛下。”祂站起来说道:“属下带新晋的赵绡阎君前来向陛下谢恩。”

  无果阎帝看向一旁的赵绡,赵绡忽然抬起头来,一脸清冷,恬淡的迎上了无果阎帝的目光,没有躲避,并不对抗,却也守住了自我。

  “我并不是来谢恩的。”赵绡淡淡说道:“阁下这样做,有失厚道。”

  灵沫阎君在一旁脸色大变。

  赵绡却似乎毫无所觉,继续说道:“阁下和宋征之间有什么协议我并不知道,但是我非常肯定,这一定不是宋征的计划。”

  宋征如果在这里,一定会大大赞同,赵姐果然非比寻常。

  他的一切计划都没有告诉赵绡,但是赵绡了解他,并且自始至终毫无保留的信任他。

  “阁下断绝了我转生的希望,想来阁下也是在深思熟虑之后做出的这个决定,希望阁下将来不会为了今天这个决定后悔。”

  她说完,静静的站着,毫无畏惧的迎接将会发生的一切。

  灵沫阎君慌忙跪下去,连连叩首道:“陛下,此事和属下无关,属下并不知道新晋的阎君如此忘恩负义胆大妄为……”

  无果阎帝轻轻抬起手,灵沫阎君立刻闭口,不敢再说下去。然后无果阎帝淡淡吩咐一声:“你先退下。”

  不等灵沫阎君反应过来,便有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将灵沫阎君从这一片虚空之中清除了出去。

  灵沫阎君狼狈的从自己的领地上跌落出来,由此可见赵绡毫无顾忌的一番话,无果阎帝有多么愤怒。

  灵沫阎君诚惶诚恐,小心翼翼的回到了自己的宫殿之中。但是当宫门落下的那一瞬间,她一转身端然回归了自己的宝座,脸上却浮现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原本阎帝陛下座下只有她一位女性阎君,现在忽然来了竞争者,不过现在看来,那个赵绡,以后都不会对她构成威胁了。

  无果阎帝的决定她无法更改,但是赵绡是她从勾缚阎罗手中接过来的,事关她和宋征之间的合作,那个时候她还期望着宋征能够为自己带来更多的魂魄,对于赵绡当然会尽些心。

  她仔细的研究过赵绡的生平,知道赵绡是什么样的人,而今天赵绡果然没有让她失望。

  ……

  无果阎帝面前,虚空之中有各种暗金色的电光在不断闪烁,时不时的还会凝聚成庞大的雷球,发出轰然的巨响声,可见陛下的愤怒。

  那宫殿之中,可以无视阎君的鬼将们全都惶恐的跪下来,把自己的头深深地伏在地面上。

  但是阎帝怒火中心的赵绡,却仍旧昂着头,她所表现出来的不是倔强,而是一种恬淡。她的神情让人明白,她知道会是什么后果,但哪怕重来一次,也不会有任何改变,她还是会这样选择。

  无果阎帝一声冷笑:“后悔?”

  祂把手一指,赵绡也被一股不可抗拒的可怕力量赶出了这一片空间,她远远地跌落出去,出现在了一片无比险恶之地。

  无果阎帝的声音在天地之间回荡:“朕不会杀了你,朕要留着你,让你一直活下去,清楚地看到朕到底会不会后悔!”

  赵绡身上摔出来几道伤口,她已经是阎君的身躯,却只是摔了一跤,就多处受伤,可想而知阎帝的愤怒。

  她没有愤怒,没有哀愁,只是淡淡的站起身来,看了看身上的伤痕,并不在意,只是整理了一下衣衫。

  然后她打量着这一片天地。

  ……

  灵沫阎君已经得到了消息,不由得咯咯欢笑:“她被陛下发配去了太魔山,那里是整个幽冥最险恶的地方,几乎所有强大的凶鬼都在那里,而且那里还是整个幽冥中,环境最为复杂的地方,虚空之中危险无处不在,哈哈哈!”

  ……

  赵绡刚刚斩杀了一头小山般巨大的凶鬼,这凶鬼生着九种动物的头颅,身躯坚硬无比,十分难缠。

  不过赵绡本身就不是“善茬”——这一点宋征和史乙他们都没有疑义——而且现在,她乃是阎君级别的强者,虽然对于幽冥的力量还有些不熟悉,使用起来有些不习惯,但她还是获得了胜利。

  她被发配来太魔山仅仅半个时辰,就遭遇了三次战斗。每一次遭遇的凶鬼都十分强大。

  赵绡脸上留下了一道伤口,她用手掌轻轻抹去了伤口表面的“鲜血”,低头看看自己的手掌,“鲜血”是一种怪异的紫黑色。

  在这个时候,她的脸上才露出了一种失望的神色。

  但也只是一瞬间,她便恢复了那种清冷的状态,然后朝着一座山峰走去,凿开了山峰,为自己建造了一间石屋。

  无果阎帝让她留在这里,看看他会不会后悔。赵绡就坚定地留下来,她倔强的一定要看到无果阎帝后悔的那一天!

  她就是知道,那高傲的阎帝,一定会后悔的。她对书生就是这么有信心,没有由来的信心。

  ……

  宋征盘膝坐在星海之中,先祖剑横在他的膝头。

  他尝试着修行,却接连失败,先祖剑感受到他的愤怒,说道:“老夫带你去幽冥走一趟吧。”

  宋征很想答应下来,但是最终还是理智的拒绝了:“去了那里,便是阎帝的天下,我什么也做不了。”

  先祖剑道:“你准备和无果阎帝决裂吗?”

  宋征明白他的意思,如今的洪武世界,需要借助幽冥的力量对抗神山。没有幽冥的支持,孱弱的洪武世界,在神明的碾轧之下没有丝毫的机会。

  宋征深吸了一口气,周围的星空元能,好似无数流星一般朝他汇聚而来,在星海中形成了一片美丽的奇观。

  他稳住了自己的情绪,说道:“我知道前辈的意思。这个时候以大局为重,我应该放下自己的个人感情,忍辱负重,继续和幽冥合作,渡过这一场大劫。”

  先祖剑劝说道:“大劫是整个世界的大劫,你也是世界的一份子。世界如果毁灭了,你也必定陨落。覆巢之下安有完卵,这道理你肯定明白。”

  “只有你活下来,才有可能去想办法,拯救其他人,包括赵绡在内。”

  宋征没有回答,他仍旧默默地端坐在星海之中,一言不发,就好像自己惩罚自己面壁思过一样。

  太阳在转动,洪武世界进入了黑夜。

  宋征却忽然睁开眼来,对先祖剑说道:“可是我做不到!”

  “我的念头无法通达。”

  “以这种状态,我根本不可能渡过大劫!”

  先祖剑叹息问道:“你想怎么做?”

  宋征沉默,久久不语。

  ……

  人偶在神烬山深处跋涉,这里曾经是神明陨落的地方,有着诸多可怕的禁制。很多地方,还残留着一些神威,哪怕是过去了数十万年,这些神威也仍旧会让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生灵望而却步,甚至稍微弱小一些的,至少越过了某一个区域,就会被震慑的全身颤抖寸步难行。

  它现在所在的区域,在神烬山中很不起眼。人偶之所以能够来到这里,是因为它的双眼很独特,可以扫描地下一定深度的位置。

  它从宋征他们当年,在天火下曾经遭遇的那一片庞大神烬埋骨之地开始,不断地扩大自己的扫描范围,发现了一些特殊的虚空结构。

  如果是修士来到了这里,一定会全力去破解这些虚空结构。但是人偶只是一个扫描,就判断出来:自己无能为力。

  它不贪婪、不羁绊,迅速的放弃了这些看上去可能隐藏着“真正大秘密”的虚空结构,继续向周围扩大自己的扫描范围。

  这只它发现了几条线索,前面两条线索最终确定毫无意义,现在追查的是第三条线索。这个线索看上去并没有多大的意义。

  它发现有一条神烬从那一片庞大的埋骨之地,一直向外延伸出去,好像一条尾巴一样。

  但是这一道神烬的痕迹非常淡薄,如果是粗大一些,那还可能是某一位本体是龙蛇一类的神明陨落导致的,但是这一条神烬痕迹大约只有一根手指的粗细。如果不是人偶一板一眼的扫描,哪怕是宋征在这里,以不灭仙魂笼罩查看,也很能忽略了这个线索。

  当然,宋征若是在这里放出不灭仙魂,恐怕会被残余的神威严重伤害,得不偿失。

  人偶在地面上前进,双眼一直看着地下。这里已经远离那一片庞大的神烬之地数千里,是一片普普通通的山谷,因为距离冥河有些近了,周围的荒兽莽虫格外强大,六阶以下在这里难以生存。

  而因为冥河正在成为冥河血池,这附近的荒兽莽虫似乎感受到了什么,显得异常的躁动不安,连连咆哮彼此厮杀。

  人偶避开了两处巨兽搏杀的战场,绕过了一头凤翅金蜈进食八阶荒兽的“宴会场”,走进了小山谷的最深处。

  这里光线幽暗,有一座十分古老的水潭。

  潭水无比浑浊,看上去就像是搅进去了很多神烬。

  人偶靠近一些,感应到潭水的温度很高——在洪武世界中,宋征和人偶之间的联络没有任何延迟,他也同时看到了这水潭,当时就有一个奇怪的念头从脑海中冒了出来:是否数十万年前,这一池神血沸腾如火,漫长岁月之后,便是冷却了,也仍旧是一眼温泉!

  他也紧跟着明白了:是这一潭池水,将这个念头塞进了人偶的脑海中,然后传递给自己。这水潭拥有自己的意识?!

看过《苍穹之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