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镇鼎 > 第1140章 报复进行时

第1140章 报复进行时

  镇鼎中,萧邕的所受的毁灭之力已经被分解、转化,身体再次回到鼎盛时期。在闭关半年后,他欣喜醒来,因为他察觉到,真理法则已经掌握零点一成,完全可以感受到了;因此而造成各种法则均有不同程度的进步。

  一年半后,他再次醒转,真理法则达到零点五成,其余法则进步明显;这次醒来的原因,就是审判法则也领悟了零点一成。

  法则领悟是相辅相成的。虽然以前的领悟是囫囵吞枣,但贵在多;这次发现了问题,找出了针对性的修炼办法,领悟起来就快多了。

  出来和齐琳等人聊了一会后,他再次进入闭关状态。对于外界所发生的情况,他是一点都不知道。

  源外城,三个太极门虚神在镇守宝库,分别盘坐在宝库两边和正对面的房间里。宝墈带着能抽走的虚神去了天灶星,每座城池都没有了可以巡逻的虚神,只能镇守在一些关键的位置。

  现在,他们已经知道有十七座城池的虚神被杀,同时被杀的还有九十六个武帝以及近二百武皇,但捉拿萧邕是大事,他们没人手、也没精力去追查那些。

  冥冥中,他们感觉有人走向宝库,释放魂力探去,发现有四个武帝带着一只尺许高的小猪缓步朝宝库走来。

  宝库外侧的虚神走出房间,对着三男一女喝问,“你们是谁?不知道这里是城池重地严禁外人踏足的吗?”

  那个女修娇媚地看了他一眼,“春豁执事,我们是来给您传达宝墈长老口谕的。”

  春豁虚神看了几人一眼,淡淡地问道,“宝墈长老有什么指示?”

  四人一猪已经走到春豁身前一丈,女修朝身后看了一眼,低声说道,“宝墈长老说……你该死!”说着,手中出现一把剑,剑朝春豁心脏刺去。

  三个男武帝有的拿出棍棒、有的拿出大刀、有的拿出剑,都朝春豁攻去。

  春豁急忙后退,不顾被剑芒刺伤的胸口,大声问道,“你们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刺杀本神?”

  他这一声吼,本来已经注意外面情况的另外两个虚神也一起跳了出来,把通道堵得严严实实。

  一尺高的小猪吧唧吧唧嘴,“悦琪丫头,你出手了啊,下面轮到本皇了。”接着张嘴,一嗓子吼出。

  三个虚神见武皇境的猪只有这么一点点高,正惊讶之际,看到张嘴就是空间破碎,纷纷使出自己全身战力。但是,慢了!

  强大的空间之力与强大的魂力一起作用到他们身上,令他们瞬间失去意识,皮肉炸裂,直挺挺地往后一倒,死了!

  这三男一女一猪就是小龙、悦琪、庄牛,还有清理的带入求道宗的两个手下。他们负责击杀太极门在笪花星上的所有虚神,端他们的宝库,抠他们的空间石。

  看着三个死去的太极门虚神,悦琪很郁闷,“小龙师叔,都这么近了,我还是杀不死一个虚神,你说为什么呢?”

  小龙吧唧一下嘴,“小丫头,能把一个虚神击穿,你已经很不错了。”

  悦琪很不满意,“开始我爹在武帝的时候,已经能杀死虚神了。”

  小龙嘎嘎笑道,“你只有这么一个爹,神龙大陆也只有这么一个萧邕。别郁闷了,

  快点收拾完宝库,我们要回天灶星和他们汇合,还有硬仗要打呢。”

  中城一座很隐秘的小楼,被阵法完全覆盖。这是一栋二层木质小楼,上下共有十一间房,属于普天宗在天灶星的秘密据点之一。

  有四男两女六个武帝似乎是无意识来到这里,而那个女修似乎对这座小楼很好奇,围着小楼转了几圈,然后走近小楼。

  一个后期武帝从阵法内走出喝道,“私人领地,速速离开。”

  女修急速后退两步,右手拍拍胸脯道,“我以为见鬼了,吓死我了!”左手却是掐碎一块阵牌。

  小楼外,一丝白光闪过,一个阵法被激活,将小楼覆盖在其中。

  就在女修后退的时候,一个精壮的中期男修拿出大刀,朝后期劈去。第一刀只劈掉了他的一个肩膀,他接着一撩,后期武帝的头颅飞起。

  女修一把摄过武帝尸首,找出阵法玉牌,划拉一下,小楼的阵法开启,六个武帝急速冲入。

  一个持剑中期武帝冲向二楼,径直冲向左侧末端房间,一脚踹开门,朝正在里面盘坐的虚神就是一剑,接着转身就走,根本不看效果如何。飞速来到另一侧的房间外,也是故技重施。待这一剑刺出后,他转身就走,往楼梯口冲去。

  刚到楼梯口,就看到第一个背刺的虚神胸口有一个大窟窿,咆哮着出门追来,“何方贼子,竟敢刺杀本神?!”

  他这一声吼,沿途房间的门纷纷开启,乍愣之后,一个个武帝拿着兵器朝剑修追去;对面那侧的房间也涌出武帝,看到这架势,也纷纷拿出兵器朝楼下追去,只有那间房子里的虚神没有出现。

  一个跑到楼梯口的武帝感觉情况不对,执事的门怎么碎了?而且是由外向里暴力冲碎的。转身跑到执事门口,他发出惊天惨叫,“盖斯执事被刺杀了!”

  结果没人来看,因为下面已经是杀声震天,兵器交锋之声不绝于耳,把他的声音给掩盖了。

  他偷偷地走到楼梯口释放魂力观察了下方局势,看到同伴已经死了八成,包括执事都已经死亡,只有二十来个还在顽强抵抗;但对方两个拿长棍的、一个拿大刀的、一个持剑是那么威猛,每一击出去,不是有人死就是有人伤;两个女修站在小楼外,将那些好不容易才跑出小楼的同伴截杀。

  他心慌了,绝望了,喘着粗气退回到盖斯的房间,思索如何才能从这里逃生,把这里的情况汇报给诸葛任长老。可是,精力怎么也不能集中,更不用说想出什么切实有效的离开方法。

  很快,他不再抱任何幻想,那个持剑修士和一个持棍修士就来到房间里,持棍修士看着他,大声说道,“普天宗的弟子,这栋楼里只剩下你一人了。说一些能保命的东西,本帝不杀你。”

  他懵懵懂懂地看着两人,求生的**从内心深处升起,不断地回忆,不断地讲述,把自己知道全部讲了出来,甚至还对许多事情进行了推测;末了,他呆呆地看着眼前六人,希望他所讲的能令他们满意。

  一个女帝一剑挥出,他的头颅飞起。

  他吼出一声,“你们说话不算数!”

  持棍修士哈哈大笑,“本帝不杀你,并不意味着别人不杀

  。不过你和你们同伴所做过的一切,死的一点都不冤。”

  黑塔似的持棍中期武帝嘿嘿笑道,“他们灭了三百多小势力,积累了大量财富,结果被我们给收了。”

  另一个持棍修士哈哈一笑,“在恺檬那一战后,萧师兄就想着黑吃黑了。从今天的收获看,这还真是来财最快的途径。”转头看向持剑男修,笑道,“君轩,今天没使用龙啸啊。”

  这六人就是萨利吾、闵晨辉、英子、萧涵和择鸣、君轩,配备的力量是最为强大的;萧涵精通阵法,萨利吾、闵晨辉、择鸣战力强大;英子和君轩魂力强大,尤其是以魂阶进阶虚神的君轩。

  君轩指了指被一剑洞穿颅骨的盖斯,“我没想到他骨头那么不结实,被一剑洞穿了;只有一个虚神能战斗,那就能省则省罢。”

  英子咯咯笑道,“你这家伙能省则省,我可是耗费了不少魂力。”

  萧涵转身就往门口走,“走吧,该下一处了,速战速决。我哥还没回音,说不定还要帮清理前辈他们去打探消息呢。”

  一家酒肆内,两个中期武帝坐在一起谈笑风生,忽然看到街上有一熟人走过,连忙出去招呼,“刘琦芝兄弟,你也来这里了?”

  刘琦芝转身看到两人,呵呵笑道,“况义兄,郑仁嘉兄,你们也来了?”

  况义呵呵笑道,“刘老弟,进步不错啊,好像进阶武帝才五十来年吧,现在就到中期了,叫我和仁嘉情何以堪?”

  郑仁嘉笑道,“我们还有酒菜在呢,再不进去,桌子都会被人给占了。进去吧,权当给刘老弟接风洗尘,边喝边聊。”

  三人重新坐定,叫过小二把桌子上的残羹剩汁撤了,重新叫上六个菜,三坛酒。

  刘琦芝问道,“两位老兄,上次一别已近十年,现在过得可好?”

  况义摆摆手,“相比刘老弟,我们两个只能说是在修炼。这十多天,我们就呆在这中城,想看杀神这么解决这个杀局呢。如果还不来,估计那四十人很快就会有人重伤而亡。”

  刘琦芝皱皱眉,“估计这三大势力也不敢让他们死。”

  郑仁嘉问道,“为何?”

  刘琦芝惊讶地问,“你想他们敢让那四十人死一个吗?”

  况义惊问,“莫非老弟有什么消息?”

  刘琦芝睁大眼睛问,“你们真的没听说?”转头看了一眼四周,发现酒肆内三十余武帝要么看着他,要么竖起耳朵听他的答案,便哈哈笑道,“我以为大家的知道了呢。”

  “是这样的,昨天在一座山歇息的时候,听到山顶有两位虚神前辈在谈论,说杀神这下发狠了:如果求道宗这四十人有一人死亡或功力被废,他要先把三大宗门在外圈的弟子尽数击杀,不管什么境阶,都要死;然后去中央区暗杀三个势力的弟子,每废或死亡一人,就要用一万人来抵命,先虚神再武帝。”

  他的话一出,酒肆内轰的一声炸开了,大家嚷嚷着杀神就杀神,还是那么霸道;很快,就有人将这个消息传了出去,迅速覆盖中城,传向远方。

  刘琦芝心中暗暗地松了口气,心中默道:杀神,我能帮你的,也只能达到这一步了。

看过《镇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