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权门小老婆 > 第267章 考验你的时候到了

第267章 考验你的时候到了

  池荆寒一把抓住雷政的肩:“你是说……坏了,楚楚现在跟那些人在一起,那她……”

  如果只是单成义的人,他为了求财,必然不会伤害楚楚,但那伙雇佣兵,十恶不赦,他们要的可不只是钱。

  上一次在凯斯酒店,林楚楚就差点死在他们手上。

  雷政揉着眉心:“这次是我判断失误了,我把单成义排除在外,说不定收网计划就是他透的风。”

  这时,单成义换了套深色的衣服,戴了顶帽子,身上背着一个帆布包,从火锅店走出来,低调的潜入夜色中。

  雷政给池荆寒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先去追,雷政则要去联系人手。

  池荆寒不管三七二十一,拽着雷政一起追上,边走边说:“我不管你之前有什么计划,从现在开始,必须都听我的,一定要确认了楚楚安全,再通知警方,否则,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老池,你先冷静点,目前还不能确定楚楚就在永哥那伙人手上啊,如果单成义现在是去见永哥,一旦有情况,就咱们两个,你认为有多大的胜算?那可都是上过战场,舔过血的人。”

  雷政停住脚步,不同意他的一意孤行。

  池荆寒却严肃的告诉他:“不管有没有胜算,我只在意楚楚的安危,哪怕用我换她,都可以。”

  “你疯了吧。”雷政吼了一声,引得身边一些路人停下来,好奇的朝着他们俩看。

  池荆寒瞪了他一眼,转身毅然决然的跟上单成义:“是兄弟就听我的。”

  雷政叹了口气,收起手机,跟了上去。

  单成义专门挑选路灯比较少,没有监控的路段,绕啊绕啊停在了一家银行的自动取款处,他戴上口罩,过去取款。

  “你认为,单成义取了钱要做什么?替永哥他们买路出城?”雷政停在池荆寒身后,低声问。

  池荆寒飞快的转身,将他的手机抢了过去放进口袋里,以免他擅自行动,这才说话。

  “应该不是,你别忘了,他除了兄弟,还有家人呢。”

  雷政惊愕的看着他,也没办法,悻悻然的双手插进口袋里:“他不是已经离婚了么?这种亡命之徒,还会在意家人?”

  “亡命之徒也是人,你没留神过他的账户么?从他出狱到现在,他每个月都会给他上高三的女儿打过去一笔钱。”

  这个雷政还真的没有留意,当时也不是他亲自查的,警方只查非法款项,单成义给女儿钱花,不算非法,自然不会被重点关注。

  单成义取了钱,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四周,确定没人,他又躲进一条小巷子。

  那巷子很窄,只有一盏路灯,他们没办法再跟近了,那样很容易被狡猾的单成义发现。

  单成义蹲在那盏路灯下,拿出手机,打出了一个电话:“喂,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刘全也死了,你是不是该把我的家人放了?好,我现在过去,你可别再想给我耍花样,真要把我逼急了,我管你是谁的人!”

  挂断电话,单成义从帆布包里拿出一把小木仓,将子弹装好,紧紧的握在手里,走向了巷子的另外一头。

  两人赶紧跟上去,雷政轻声说:“会不会我当时没有判断错误,是收网计划之后,单成义才被永哥那伙人找上的?”

  “现在说这些有用么?先看看你还有多少子弹吧,够不够控制局面的。”

  雷政盯着池荆寒紧绷的侧颜,拽住他:“干嘛?你还不打算通知人手过来,咱们俩自己上?”

  池荆寒甩开他,紧跟上去:“考验你身手的时候到了。”

  雷政:“……”

  又绕过两条街,还是一条很窄的巷子。

  池荆寒和雷政停在巷子口两边,单成义则走到了一家略显破旧的门前。

  他敲了敲门,门灯亮了,里面走出来一个小姑娘,她穿着白色的针织毛衣裙,黑色打底裤,长发齐肩,五官清秀,眼圈红红的,看样子是刚刚哭过。

  “你怎么现在才来?我和我妈是被你连累的你不知道么,为什么现在才来?你想看着我们死么?”单成义的女儿很激动,嘶声嚷了起来。

  “闭嘴,你嚷什么?”单成义朝巷子两边看了看,还好没有惊动邻居。

  “没我你们早就死了,我还不是被你们连累了,现在惹上了*烦,早让你们走,你们不走,能怪我么?”

  单成义把帆布包递给她:“这里面是五万块钱,等我解决了这件事,你们俩赶紧走,别在我眼皮底下晃悠了。”

  “五万块钱?你以为这样就不欠我妈的了么?做梦吧,”小姑娘把钱丢到了地上:“你永远都欠我们的,你永远都还不清。”

  “放屁,老子从来就不欠你妈,我前脚进去,她后脚就找了别人,现在病成这样,也是她活该,你是我的种,我只是觉得不能亏待了你,这钱反正给你了,要不要随便你吧。”

  单成义把她推开,走进了那小院子。

  小姑娘可怜兮兮的看着地上的钱,最终还是捡了起来,拍了拍抱在怀里,走了进去。

  雷政和池荆寒这才走进巷子,停在她家门口。

  池荆寒看了一眼紧闭的大门,视线挪到了旁边大概有四米多高的墙上。

  雷政紧张的按住了他的肩:“你想干什么?”

  “跳墙进去呗,不然呢,敲门嘛?”

  “进去之后呢?咱们总要有个计划吧。”

  池荆寒活动活动两条长腿,淡淡的说:“计划就是,如果那伙人不放单成义和他的家人,咱们把他们救出来,然后让单成义带咱们去据点救楚楚。”

  雷政又拽住他,问:“那要是,永哥那伙人把单成义和他的家人放了呢?”

  池荆寒一边活动脖子,一边说:“那我没耐心等了,我会抓住他和他女儿,跟他谈条件。”

  “那样也算犯法的懂么?”雷政提醒他。

  “我顾不了那么多了,等我妈和我外公来找我算账的时候,至少,楚楚已经回到我身边了。”

  “行吧,行吧。真受不了你这种情深义重的样子,来,我托你,进去之后给我开门。”

  雷政站在墙根儿下,做出托举准备。

  池荆寒退后两步,忽的往前一冲,脚尖借力在雷政掌心上,同时,他的手在雷政身后抹了一把。

  雷政当下也没有反应过来池荆寒摸他那一下的意思,顺势往上一托,池荆寒的身影就轻盈的窜上了墙。

  池荆寒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晃了晃手里一把黑亮的东西:“借用一下。”

  雷政脸色一僵:“池荆寒,你给我下来。”

  池荆寒转身跳下了高墙。

  雷政:“……”

  妈的,老子今晚是不是出来找虐来了?

看过《权门小老婆》的书友还喜欢